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生育变迁 在瑞士当爸妈是一种奢侈……

瑞士女人生孩子越来越少,初次生育年龄越推越晚,因为很多人把生娃计划放在求学和事业之后,或者是尚未找到理想伴侣。为了更详尽地介绍在瑞士为人父母的情况,瑞士资讯swissinfo.ch推出“在瑞士作父母”的系列报道。

更多内容

下面内容也许对你有帮助。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公共健康 瑞士老年人滥用安眠药引发忧虑

一项最新研究结果显示,瑞士老年群体的安眠药消耗量居高不下,着实令人担忧;而瑞士女性则对安眠药更依赖成性。

此内容发布于2020年1月23日 下午2:00

系列报道:社会不平等 瑞士那些输在起跑线上的人

在瑞士来自贫困家庭或者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移民家庭的人,属于输在起跑线上的人。他们中只有少数风毛菱角能够不甘命运的安排,重新洗牌。大多数情况下,在瑞士社会阶层会代代相传。

蓝领助手 世界经济论坛不可或缺的平凡人

每年1月里有整整一个星期,达沃斯要迎来世界各地的各国首脑、活动人士与众多记者,齐聚这个阿尔卑斯山城参加世界经济论坛(WEF)年会。暂且抛开高层会议与浮华活动,到底是谁在维持此地的正常运转?

弃婴与收养 瑞士有扇弃婴窗

2020年新年伊始,瑞士就发生了一件事震撼人心的事,废品回收站发现了一个几乎被冻僵的新生儿,而瑞士各地有若干弃婴窗口,为无助的母亲提供可能,把新生儿丢弃在一个安全温暖的地方。

#2020世界经济论坛 #WEF20 世界经济论坛第50届年会活动上,与会者努力证明新型资本主义的优越性

商界和政治精英在达沃斯的首次聚会已过去半个世纪,世界经济论坛继续鼓励他们聚在一起高谈阔论。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街头,呼吁采取相应行动,论坛主办方试图证明,这个凭邀请函才能参加的活动不只会喊漂亮口号。

系列报道:社会不平等 一个均贫富的平等社会真的是理想社会吗?

在瑞士这样的富国,贫富分化在不断加剧。科学界、媒体和政界对于社会不平等现象的关注度也在与日俱增。瑞士资讯swissinfo.ch也做了一个系列报道,首先来探讨一个问题:为什么经济上的不平等会造成社会不平等?

动物权利保护 瑞士屠宰场被揭违规残忍操作

绝大部分的瑞士屠宰场能够小心地对待动物。但是,联邦兽医局在最新公布的调查报告中写到,有些动物在屠宰场过夜时出现扭伤状况。此外,动物在“赴死”前往往缺乏饮水,食物和供休息的稻草垛更是稀缺。

此内容发布于2020年1月17日 上午9:38

生活质量 瑞士小城巴登斩获瓦克尔文化遗产奖

瑞士北部小城巴登(Baden),因在改善当地居民生活质量方面成绩斐然,而经瑞士文化遗产协会)甄选审评被授予瑞士2020年度城市奖-瓦克尔奖。这座拥有约2万名居民的城市,因有效缓解老城区交通拥堵,以及大力投资改善公共空间而广受赞誉。

此内容发布于2020年1月14日 下午3:35

2月9日投票 恐同是一种犯罪,还是一种观点?

歧视同性恋者仍能被接受吗?这是瑞士人民2月9日要回答的问题。极端保守派发起了全民公投,反对一条将同性恋恐惧(简称“恐同”)行为纳入犯罪的新刑事标准,因为他们担心这会侵犯言论自由。非异性恋捍卫者们正积极采取行动。

从尼日利亚伏都教到瑞士教堂 “小时候我在睡梦中做弥撒”

杰拉尔德的故事,是一个小男孩在五岁成为男子汉,为实现梦想而斗争,终于成为神父的故事。现在,他在他的教区和提契诺州(Ticino)的学校将这股精神力量传递,相遇。

公民政治参与 鼓励家长开会参政,政府负责照看孩子

伯尔尼州小镇Court有意尝试:通过“政府出资请保姆看孩子”的办法,来提高年轻父母参加社区会议的积极性。镇政府已决定今年进行试点试验。

此内容发布于2020年1月9日 上午9:30

移民政策 瑞士是否存在城市庇护所?

近期美国多个城市在移民问题上与联邦政府对峙。在瑞士,类似的政策分歧也小范围出现。

遇袭5周年 《查理周刊》还在,查理精神已死

2015年1月7日,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十数位编辑部成员倒在恐怖分子的枪口之下。瑞士新闻漫画家Thierry Barrigue认为,《查理周刊》没有死,但它的精神已不复存在。他的视角不甚乐观。“恐惧已经赢了,”他说。

幸福链 海地大地震10年后:捐款显现出效果

2010年1月12日,海地发生了大地震。如今10年过去了,遇难的实际死亡人数依然未知。瑞士的援助组织主要负责当地的水资源供给和房屋重建。幸福链的评估报告显示,直至今日,瑞士大部分的救助项目还都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教育 为什么瑞士没有校服?

观察瑞士的任何一个操场你都会发现:没有校服。学生们最普遍的穿着是牛仔裤、连帽衫和运动鞋。为什么?实际上,唯一有校服是私立精英学校。

系列:社会不公 社会不公?瑞士人的遗产达到百年来最高水平

在瑞士,越来越多的财富被继承了下来,遗产把社会不公传给了下一代人。那么,遗产真的有悖社会公正吗?瑞士有一半的财富被继承了下来。在过去的20年间,瑞士人的遗产增长了1倍多,达到了一百年来的最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