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瑞士第一猫 别了,图卢茨!

作者:

这里讲的图卢茨不是法国城市,而是一只瑞士公猫。它不是一只普通的猫,而是“奥尔腾之王”,是瑞士第一猫。它有着着非同寻常的能力和王者风范,一个眼神就能够臣服一切- 至少奥尔腾人都这么认为。神猫图卢茨有自己的明信片、自己的小说,甚至有自己的城市… 作为它的臣民,我来给你讲讲它的故事。

更多内容

下面内容也许对你有帮助。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瑞士养老院是怎样炼成的 “养老理想国”:现实,还是妄想?

作者:

中国老人已不满足于“老有所养”,而更追求“安度晚年”。但究竟什么样的养老院才是我们老有所依的理想之地?为何中国养老院护理水平,永远跟不上光鲜亮丽的硬件资源?且听“养老理想国”-瑞士的中国护理员为您揭秘那些“不能说的秘密”。

中瑞比较 钱和其他 你是中产阶层吗?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作者:

如果你是月入在2.8至6万人民币的单身;或者已成家生子,家庭月入在5.8至12.5万人民币之间,那么恭喜你,你的收入已经达到了瑞士中产阶级的水平。当然,是不是中产,要看钱,但也不只看钱。“中产”和“中产”的区别可大了,无法等量齐观。尽管如此,我们依然壮胆来为你说说瑞士和中国中产阶层的那些事儿。

瑞士人婚姻观 瑞士人更喜欢与外国人结婚

作者:

瑞士并不是移民国,但是却是一个外国人口较多的国家,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瑞士833万人口中,共有超过200万外国人。如此大的外国人比重,也影响了瑞士的婚姻观。去年超过一半新婚夫妇中的一方不是瑞士人。

“祥瑞之士” 是谁给“瑞士”起了这么好听的中文名字?

作者:

中国人是从什么时候、通过何种渠道开始知道瑞士?他们对瑞士印象如何?选用“瑞士”二字翻译国名,是否有其深意? 历史上的瑞士不是一个古老、统一的王国,而是由一些小社群逐渐结成的松散同盟,有文字记载的旧瑞士邦联最早可以上溯到13世纪末乌里(Uri)、 ...

中国学生在瑞士 那些没赢在中国教育起跑线上的孩子,出国后怎么样了?

作者:

对于就读于省重点中学的郑雨夕来说,放眼望去,智商爆表、实力碾压的“别人家的孩子”比比皆是。然而就在瑞士中学交换的这一年,她一夜之间成了校园风云人物。上课头一天就被老师举荐、一路过关斩将斩获瑞士奥数三等奖;最终规避了中国高考,拿着全额奖学金成为世界联合书院德国分校的新生:...

从火车站的钢琴讲起 不会扫大街的钢琴家不是好兽医

作者:

如果最近在奥尔腾火车站换过车,也许你已经知道当嘈杂车声和滚滚人群将你淹没时,一串清脆钢琴声钻入耳际时那种超现实的感觉。是演出吗?不像。弹琴的人都互不相干,大多衣着随意,来去匆匆 。走进一看,钢琴上简简单单贴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着:请(Bitte)... 一架朴素的钢琴,一位倔强的老人,很多有趣的故事。

瑞士污水处理 瑞士曾经禁止下河游泳!

作者:

瑞士山清水秀,尤其是湖泊和河流中的水,清澈见底,夏天是人们纳凉戏水的好地方。曾几何时,这些自然水域中的水臭气熏天,鱼儿翻肚,游泳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直至1950年,在瑞士,河水和湖水上还漂着垃圾,多年之后的今天,几乎每位公民都能享受到污水处理过的水,现在要面对的是新的挑战。 ...

瑞士百家姓:哪个姓最多? 瑞士的米勒是中国的老王

近日瑞士因一个人寿保险公司的电话服务中心的外国员工在接电话时,不用自己的真实姓氏介绍自己,而改用瑞士姓氏。这件事在瑞士引起热议。那么瑞士人最常见的姓氏是什么,瑞士资讯进行了调查。 李、王、张、刘是中国最常见的姓,那么瑞士的李王张刘又是什么呢? ...

瑞士社会 在瑞士,姓名背后有大名堂

长期以来,瑞士人寿保险公司(Swiss Life)电话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如果有个外国姓名,那么该公司会提供使用虚假瑞士姓名的选项,如今这一鲜为人知的做法正引起道德方面的质疑。 21年前瑞士人寿保险公司开始推行这种做法,让公 ...

瑞士大麻合法化 “给我来一包香烟和两克大麻,谢谢!”

作者:

市面上有不含咖啡因的咖啡、不含酒精的啤酒,一段时间以来,也出现了不会致幻的大麻。在瑞士的商店和报亭里,消费者都可以买到这种所谓的“低浓度大麻”或者说“大麻二酚”。一位生产者向我们透露了这一盈利数百万瑞郎市场不为人知的一面,也再度掀起了大麻合法化的话题。

伯尔尼的夏季休闲 在瑞士首都随波漂游

四处泼溅的冰川融水,欣喜若狂的尖叫,头在水面上忽沉忽浮-身边偶尔还冒出一两只嬉水纳凉、宛若出水芙蓉一般的小狗:对于首次造访瑞士首都伯尔尼的游客来说,在阿勒河(Aare)中畅游一番无疑是一大惊喜。这条静卧于瑞士首都市中心的河流,也是当地人在骄阳似火的夏日下水消暑之地(Diccon ...

牢狱墙后的宗教 监狱伊玛目与伊斯兰极端化作斗争

作者:

穆斯林约占瑞士总人口的5%,但在狱中服刑的人里,每三个就有一个信奉安拉。可是只有个别监狱允许伊玛目探访,伯尔尼地区监狱便是其中之一。

“瑞士曾经在污水处理方面是先锋”

作者:

“没有水就没有生命!”这个看似简单的句子却一直激励着致力于污水处理的Beat Ammann,15年来他一直担任伯尔尼ARA污水处理厂厂长。

芭蕾传承之《魔笛》 芭蕾大师贝嘉:斯人已去 余音犹在

作者:

古典芭蕾的重要革新者、20世纪最伟大的芭蕾大师莫里斯·贝嘉和瑞士洛桑有着剪不断的渊源。在舞剧《魔笛》(La Flûte enchantée)公演之际,洛桑贝嘉芭蕾舞团的舞蹈家们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中心话题:大师贝嘉“非典型”的艺术风格。 ...

瑞士工资剪刀差 罗氏老总的工资是员工的266倍

你知道罗氏执行总裁塞文林·施瓦恩(Severin Schwan)工作一个小时挣多少钱吗?这么说吧,这位老总工作一小时的薪金要比公司最底层员工多挣几百倍,在具体一点:如果这位小虾米挣1瑞郎,这位老总就会挣266瑞郎。

第30届瑞士国家约德尔调歌唱节 传统瑞士约德尔调:听了耳朵要怀孕!

瑞士本土民族音乐-约德尔调到底是一种众声嘈杂的陈词滥调,还是一种鲜活且带有蓬勃生命力的艺术形式?今年瑞士民族约德调歌唱节的主办地-瓦莱州的居民给出的答案是:它绝不仅仅只是“山民”原生态音乐,更是一项颇受欢迎的潜在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