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养老金和性别差异 关于养老金 – 女人们应该知道这些



夕阳红的日子可能很拮据,尤其是对于女人来说。

夕阳红的日子可能很拮据,尤其是对于女人来说。

(Keystone)

很多瑞士女人兼职工作或者全职侍家,到了晚年突然意识到只靠养老金生活的日子捉衿见肘。Marianne de Mestral就是这样一位女性,她把自己的故事开诚相见地讲给了我们听。

De Mestral(多语)外部链接今年80岁,已进耄耋。她早年曾在美国工作,后来当了妈妈,子女幼年时,她一直兼职工作- 这样的人生轨迹带来的便是晚年退休金的拮据。“在我年轻的时候,妇女的社会地位和如今大不相同。我们没有投票权力,女人就是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即使去工作也只是作为乐趣,”她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讲述道:“我是年纪越大才越意识到自己应该对自己负责。”

在瑞士女性1971年终获投票权后,她开始积极投身政治,她关注妇女儿童权益,却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年龄和养老金的问题。De Mestral至今活跃于政界,现在担任着左翼社会民主党60岁及以上党员支部 (SP60+,多语)外部链接 的联合主席。

可喜的是,女人的社会地位如今已经有所改观,de Mestral说,尽管年轻一代女性依然要面对兼顾家庭和事业的难题。可她同时还警示道,即使是现在,人们不到接近退休年龄也不会真正关心养老金的问题。

Marianne de Mestral 

(社会民主党党员)

不止是她

人到晚年养老金微薄、生活粒米束薪的女人可不止De Mestral一个。她目前的月收入总额低于每月3100瑞郎的贫困线,而这是一个人在瑞士生活所需的基本开支。一项联邦社会保险局2016年7月公布的性别差异调查(多语)外部链接显示:在瑞士,女性人均所得退休金比男性低了37%,正好位于欧洲平均差异比率之下。这意味着,瑞士女性人均每年比男性少获得2万瑞郎的退休金。

而这一性别差异部分源于国家养老体系的构成方式。瑞士人养老靠的是三大支柱:养老、遗属及伤残保险(AHV/AVS);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即退休金或养老金);以及(享有优惠税策的)私人养老储蓄保险。

女性养老的收入劣势主要集中在第二支柱“企业职工养老保险”上,因为后者的额度和当事人在职业生涯中累计缴纳的养老保险数额直接挂钩。由于每年支付的金额对最终养老金的额度影响甚微,所以就算提高工作百分比,如果着手晚了,也不会填满女性在养老金上的亏空。

至于第一支柱“养老、遗属及伤残保险”则是另一码事:作为生存的最低保障,无论工作与否,该收入的个体差异都不大。但是,如今仅靠第一支柱维持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第二支柱收入的高低才是决定老年人生活质量的关键。

女性养老收入处于劣势的另一个原因是延续至今的“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家庭角色分配。女性中相当大比例的人都兼职工作或全职在家,瑞士有子女女性中80%兼职,其中半数人的工作量低于50%。这种局面造成的结果就是职工养老保险性别差异明显,同时养老基金入账走低。

离婚

家庭律师Andrea Gisler认识好几位对自己养老金金额之低感到意外的女性。“很多女人之前根本没有考虑过养老金的事儿,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也不例外,” Andrea Gisler说道。

但是养老金的分配问题在离婚时就会凸显出来。因为离婚之后,女性便失去了婚姻前提下同男方共享的养老保障。就像Gisler的一名女委托人一样,她为了家庭而中断事业,但离婚之后猛然意识到自己陷入每月只有3000瑞郎(其中1200瑞郎职工养老保险)维持生计的窘况。由于3100瑞郎是最低生活保障,所以她必须依靠福利才能勉强度日。

同样,处于未婚伴侣关系中的女性也属于弱势群体。就算是男友收入丰厚,女人也无法从中获得任何保障:因为没有结婚,她们只能靠自己就业缴纳职工养老保险来为晚年未雨绸缪。如果在老年时结束伴侣关系,那女人的处境往往会异常艰难。

鉴于女性在此问题上知识欠缺,苏黎世女性中心(德)外部链接组织了养老金咨询讲座,颇受女性欢迎。

解决办法?

那么, 怎样做才能将女性劣势缩减到最小呢?联邦社会保险局副局长Colette Nova认为只有在未来改变传统家庭模式才可以。

“如果生子后, 夫妇双方以相同的工作量继续上班,”那么男女养老金的鸿沟将进一步缩小。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家庭外的托儿机构以及灵活的就业模式这两个环节都得跟上,Nova继续道。

此外,联邦议会正在审议一项养老金2020(多语)外部链接的议案。按Nova的话说,这一政府提交的养老金改革方案在于“改善女性养老金劣势的现状,并消除现有体系的弊端”。具体措施包括调整工资中的养老金扣除和雇主缴付雇员养老金的比例(最终养老基金的保险金额多少与此相关),保证收入偏低的兼职员工在养老第二支柱方面享有更为平等的待遇等,Nova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介绍。

态度

但是企业应该做些什么?De Mestral认为,男女同工同酬能够鼓励越来越多的妇女投身职场。另外,员工还需要更多价格可及的托儿机构。

“但幼儿托育机构的缺乏和社会越来越强的流动性,都是改变现状的阻碍。有时候祖母外婆虽乐于帮忙,但不在身边爱莫能助,况且有的祖母自己还没有退休,”她说,“每个村庄都应该有自己的托儿所。在大城市相对还好安排,尽管托儿费依然昂贵。”

妈妈们如果愿意更多地发展事业,也不必有负罪感,Gisler补充说。想要消除男女养老金的落差,男性女性必须具有同等强烈的工作意愿和适应就业市场的能力。“除了家庭分工和制度需要改进之外,不断削弱企业和社会上的性别定型观念也很关键。”

瑞士男女平等问题专家代表座谈会在其2016年6月的报告中更进一步提出:无论性别,男女都最好保持至少70%的工作量- 因为,“亲子家庭时光的代价就是养老金受到削弱,”报告结论一语中的。

养老金和性别差异

欧盟2015年的一份报告指出,欧盟公民养老金的男女差距明显,女性退休金平均比男性低40%。而且,各国情况差异显著,从爱沙尼亚的4%到荷兰的46%。

瑞士以37%的比例微微略低于欧洲平均水平。德国、法国、意大利三大邻国的退休金性别差异分别为:45%、38%和36%。

“大部分西欧国家的体制都大致相同:即养老金和职业活动密切相关。而在退休金和职业生涯关联较弱的国家,男女养老金差异也较小,比如北欧和东欧国家,” Colette Nova介绍道。

信息框结尾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