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我們想給女性一個家”

為這家客棧溫馨氛圍增添上一抹亮色。 Christina Stucky, Bern

在蘇黎世市,有著一家歷史悠久、專門接待女性的客棧,如今客棧的主人希望透過現代化管理和營造社區感,可以使得這間特別的客棧能夠繼續在這個成本高昂的瑞士城市存活下去。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1月15日 - 09:00
Christina Stucky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客棧位置隱匿,只有那藍灰色牆上印著的“Josephine’s”為人們指引方向。入口低調,前台簡陋,但卻色彩斑斕,顯得很有吸引力。絲毫看不出這家客棧已經在此經營了逾一個世紀之久。

這家客棧原名為“Töchterheim St. Jakob”,與街對面的教堂同名。它成立於1869年,專門接待女性房客。成立50年後,客棧由Marta協會接管,該協會於1877年設立,是國際青年女性之友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Friends of Young Women)的一個分支。之後這家客棧以“Pension Lutherstrasse”這個名字漸漸為人所知,在瑞士工業化時期主要接待那些從鄉下搬到蘇黎世找工作的女性。作為20世紀早期提升社會道德感運動的一部分,這家客棧不只是為女性提供經濟適用的住所,也是為了防止她們因生活所迫而淪為娼妓。

“我們真的只想給年輕女孩兒們提供質優價廉的住所嗎?”Marta協會的主席在1928年新建的婦女旅館開業慶典上問道。

“不,我們想要的不止這些。我們想給她們一個家,儘管只是個臨時的家。這應該是個讓她們有安全感的地方。 ”

女性獨有

這家剛剛重新裝修的客棧,改名為“Josephine的女性客棧”,它的立意仍是為那些來到這個瑞士最大城市的女學生、遊客或商務訪客們提供住所,同時也接待那些剛剛經歷危機,需要找地方靜思、尋找新方向的女性。

這家現代的客棧仍保留著其前身的傳統情懷。 Josephine’s客棧仍只為女性顧客服務,少則一晚,長則數月。除了一位男性技工外,這裡只有女性員工。男性最多只能進到前台。這家客棧的新名字得於英國女權運動家和社會改革家Josephine Butler,為了向她的社會理想主義致敬:這裡38間客房的10間是為那些身處或面臨生活困境的女性們預留的。

Josephine’s客棧的一個房間 Franz Rindlisbacher

Verena Kern Nyberg管理著非營利性的Frauenhotel公司,掌管Josephine’s以及蘇黎世的Ladys First和Marta旅店。她相信Josephine’s“抓緊了時代的精神”,因其廣受歡迎的長期租房業務,以及對女性社區的培育和對有住房需求的婦女的關注。 Josephine’s客棧始終為這些婦女在最低價檔次的住房裡保留一些客房,因為“緊急情況沒法預料”,Kern Nyberg說。一般情況下,會有8位到10位婦女租用這些房間,往往帶著她們年幼的孩子。

“簡潔、迅速、無需押金”

在蘇黎世這樣的城市,想要找到經濟的出租屋相當困難,Josephine’s客棧部分滿足了這些需求。

“在這裡她們可以迅速找到臨時住所,手續不複雜,也不用支付押金或與50個房客搶一套公寓,”Kern Nyberg解釋道。房客關係經理Doris Albisser相信“應該設立更多這樣的客棧,它們肯定會供不應求”。 Josephine’s之所以受歡迎,她說,“是因為人們可以獨立而不受干擾地住在這裡”。

廚房和洗衣房為所有房客服務。無論是只在蘇黎世短住一週、想自己做飯不去餐館的女性,還是被城市社會服務署介紹過來的女性,這些設施允許房客們滿足自身的需求。 (蘇黎世市社會服務署會為那些需要緊急住所的居民提供住宿費)。

Doris Albisser女士 Christina Stucky, Bern

多樣的生活故事

“這裡的許多人都不談論她們遇到的困境。她們有時會只言片語地提到。我們很少會知道她們整個的生活故事,”Albisser說。

這些故事各有曲折,這些婦女也各不相同。一位婦女起先為逃離家暴而住到了蘇黎世受虐婦女收容所裡,現在她要用住在Josephine’s這段時間籌劃下一步的生活。一位懷孕的外國學生被趕出了共同租用的公寓。另一位婦女在坐牢出獄後,不得不重新調整自己的生活。還有一位被拒的難民申請者帶著她的孩子正等待被驅離出境。

客棧的網站上寫明了客棧的社會承諾,有些房客在閱讀後會問些問題,有些則會在每日自助早餐期間與另外的婦女談起這些承諾。付費房客的反饋一般都很正面,Albisser說。時間長了,她已能大概判斷一位婦女“是否適於住在這裡,是否會遵守這裡的規章”。

嚴重違反客房規章可能導致被驅離。舉例說,一位婦女多次偷帶一位男性進入她的房間,並與他吵架,這最終導致她被立即驅離。

Josephine’s社區

Josephine’s客棧成功的關鍵是在經濟性酒店和“為那些遭逢厄運的女性提供住所”間維持了一種平衡,Kern Nyberg說。她強調這間客房想要營造一個多元化的婦女社區,為她們提供一個可以互相傾聽彼此心事的空間。

最終,這位客棧經理說,塑造客棧內涵的是這裡的這個社區,而不是客棧為有需要婦女提供的那些幫助。那些花錢住在這裡的房客大多給出了正面評價,這讓她很高興。 “她們總是滔滔不絕地對我們講述她們在Josephine’s遇到的那些很酷的女性。”

Josephine’s客棧裡的公用廚房和進餐區域,對所有房客開放。 Christina Stucky, Bern


住在Josephine’s客棧

在“Josephine’s女性客棧”,一間為尋求幫助的女性提供的房間每月的費用在1600到2000瑞郎之間(1608到2009美元),包括早餐和無線網路。帶孩子的婦女住在更大的房間裡。婦女們最多可在Josephine’s住6個月。

這些費用由蘇黎世市社會服務署(Social Services of the City of Zurich)承擔,該署與Josephine’s客棧管理層簽訂了框架協議。儘管一些婦女有工作,但她們的收入往往沒法負擔她們的生活開銷。蘇黎世市社會服務署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解釋說,這樣做的目的是避免這些婦女無家可歸,給她們時間思考下一步的生活。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