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性交易 性工作到底算不算工作

Eine Prostituierte streckt ihre High-Heels mit roten Bleistiftabsätzen aus einem Autofenster.

卖淫职业需要被禁止或者治理吗?

(Robert Schlesinger / Keystone / DPA)

苏黎世一个小小的非政府组织,依照瑞典模式要求瑞士给卖淫下禁令。该倡议竟然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在瑞士“性工作”可是被当做是“真正的”职业的。

“全世界到处都有人把瑞典和瑞士混为一谈,或许你们瑞士人不介意,但我们是介意的,”在苏黎世女性中心的宣传视频里,瑞典人这么说。6月28日一个小小的非政府组织掀起了一场旨在按照瑞典模式在瑞士禁止卖淫的宣传活动。瑞典是禁止人们消费性服务的,嫖客将会受到惩罚。而瑞士还属于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之一,允许买卖性行为:提供和消费性服务,以及站街、性桑拿和妓院,在瑞士都是被允许的。瑞士承认卖淫为一种职业,妓女必须纳税,大多被当做是自由职业者。

“这怎么能是合法的呢?”在视频中一位演员问道:“当然,所有的,只要是能挣钱的,在瑞士都是合法的,”另一位解释说:“你们瑞士人还生活在中世纪”。

Kampagnenvideo Prostitutionsverbot

Kampagnenvideo für ein Prostitutionsverbot

这一充满挑衅的视频(英文,德文字幕)在社交媒体中如病毒般肆意传播。其他非政府组织开始针对此展开反宣传:“性工作也是工作”,他们试图反对“给卖淫下禁令”,并且维护性工作者的权益。甚至瑞士国家的平权办公室和咨询机构也表示反对苏黎世女性中心提出的“禁止卖淫”倡议。

讨论导致两协会分裂

参与这场反宣传战的就有瑞士女权组织妇女大地(TERRE DES FEMMES,简称:TdF),不料这却导致了它与德国同名的姐妹组织德国妇女大地的争执。“我们要与她们严格划分界限,特别是’瑞士妇女大地’所说的’性工作也是工作’,我们绝不敢苟同,”德国同名组织在一则声明中写到。而且,德国妇女大地组织要求的比苏黎世女性中心所提议的“禁止出售性爱”更多。(虽然直至今日卖淫在德国也是被允许的)。“我们想建立一个没有卖淫嫖娼的社会,因为卖淫就是暴力,”德国妇女大地组织的Inge Bell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卖淫是对女性最深的蔑视。

Zwei männliche Prostituierte in einem Bordell.

苏黎世女性中心提出,那些用钱买男性性服务的女性,也应该受到惩罚。图为据传为瑞士首家为女性服务的妓院的2名员工,该妓院开张不久即关门大吉。

(Walter Bieri / Keystone)

这点瑞士女性有其他的理解:在“性工作也是工作”的宣传中,她们提出,平等意味着所有人的权利平等,这其中也应该包括性工作者。这种权利就含自我决定和职业自由。“所有人的尊严都应该得到维护,那些从事着令社会所不齿工作的人,她们的尊严也不容侵害,”在网页上这样写到。还有:性暴力和贩卖人口不在性工作之列。

因为这点观念上的差异,两个协会(女性大地)不再合作:“两个组织已步入分解程序,”Bell向瑞士资讯证实说。此前他们已有分歧,例如瑞士的协会就对“波卡(穆斯林女性罩袍)和少女头巾禁令”不感兴趣:“如果女性政策总宣称与文化相关,就像极端保守的穆斯林组织所说的那样-可能在瑞士就是如此-,那么这每次都会破坏两性平权的真正改善,”Bell说。因此瑞士协会今后必须改掉自己的名字和标志。

Ein Strichplatz

苏黎世Altstetten的“做爱盒子”。

(Steffen Schmidt/Keystone)

卖淫禁令未获多数支持

大部分瑞士媒体对苏黎世女性中心的这一建议同样持怀疑态度。卖淫禁令“太昂贵”,《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这样评论到:谁将性产业纳为非法行业,谁就要帮那些女性重新找工作,或者为她们的再培训买单。如果不这么做,就是假慈悲,是不公平的。尽管《新苏黎世报》同意:“卖淫确实是蔑视女性的,既没有显示出给予女性的尊重,也没有力争男女平等”。然而他们也不同意一纸禁令:“但到目前为止,也无法证明卖淫在地下就灭绝了,而女性却被更强力地推到了非法的境地”。仅《一瞥》(Blick)报,这个用性广告大赚其钱、且比任何一张报纸在性话题中都赚得多的花边小报,大力推崇卖淫禁令:买来的性就是花钱买强奸。

瑞士独自踏上歧途?

一边倒的负面评价并未让苏黎世女性中心惊讶。“我们已经预想到了,”该中心主席Andrea Gisler说:“性行业和与它有关的所有负面现象,在瑞士都被粉饰了”。在其他国家,女性组织和其游说队伍都会对卖淫持反对态度。还有欧洲委员会、欧洲议会以及其他国家很久以前就对卖淫的议题进行了深入地讨论。瑞士政府2015年也触碰过该话题,却得出结论说,瑞典模式并未阻止人口贩卖。

尽管瑞士在19世纪后15年里,也发生过“风化革命”,试图取缔卖淫。但自1942年起,卖淫却在瑞士合法化了。20世纪后期,瑞士的司法实践如此自由,在进行国际对比时就会发现,这里有许多妓院得以建成。自从瑞士引入了与欧盟的人员自由流动政策以后,21世纪初有不少东欧女性涌入瑞士。

苏黎世2013年针对站街女严重的状况作出的反应是修建了“做爱盒子”:用纳税人的钱建起了卖淫公园,嫖客可以来一次“免下车”式的服务,驾驶汽车进入,妓女在车上进行服务,并且可以在做爱盒子里避人耳目,旁边还有报警按钮。与毒品政策一样,瑞士人希望对卖淫予以整治而不是取缔。

历史的伤痛和受损的骄傲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女权组织提出了一个在瑞士不会获得多数人支持的倡议,就会掀起轩然大波呢?可能是因为那段视频戳中了瑞士的历史伤痛和低人一等的复杂情感:这次宣传傲慢地让瑞士人想到它曾是一个将自己的公民作为士兵卖给国外的国家,和一个1971年才赋予女性选举权的国家。“不要让我们再等待10年,才让瑞士和瑞典一样,”这段宣传视频因此提到。

苏黎世女性中心的Andrea Gisler对此有自己的理解:那段视频损害了瑞士人的自我形象,她说:“瑞士人以为自己是开放的、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宽容的。但如果涉及到平权问题,那么瑞士无论如何也挤不进前列”。正相反,Gisler认为传统的角色定位还在瑞士根深蒂固。“外国人初入瑞士,往往会很惊讶,这里的人竟然这么保守!”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