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冠疫情中被遗忘的英雄

殡仪馆工作人员的工作是与死人打交道,无形中一道墙将他们与普通人隔开。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殡仪工作人员在新冠疫情期间一直坚守岗位,面对潜在危险工作在第一线。然而,在新冠疫情暴发的这一年,他们既没有得到公众的掌声,也没有得到官方的感谢,为什么会这样?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06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整整一年前,也就是2020年2月25日,瑞士出现了首例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一名来自提契诺州的70岁男子10天前在米兰感染了病毒。自此感染人数迅速上升,很快就有了第一例死亡记录,瑞士第一位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是沃州一名74岁的女性。

那是2020年3月5日,当时还只是这场大流行病的开始,慢慢地新冠病毒逐渐蔓延到全球,瑞士也不例外。每日更新的数据记录着这一发展形势,令人提心吊胆。

长期压力

瑞士殡葬服务协会(SVB)主席Philipp Messer在比尔有一家自己殡仪馆。 Ben Zurbriggen Fotografie

赤裸裸的数字背后,不仅隐藏着许多人间悲歌和家庭悲剧,也暗藏着卫生部门和殡葬业工作者不可估量的工作。但与医护人员不同,殡葬工作者并未收获公众的感谢,尽管他们也工作在第一线,身处高风险感染环境,而且一周七天,夜以继日。

这场大流行病扰乱了殡仪馆工作人员的正常工作节奏。他们不得不冒险工作,这令他们倍感压力和疲惫,身心都受到很大负荷,但为了能够为死者及其亲属提供良好的服务,他们只能将恐惧与疲倦深藏起来。

不奇怪

殡葬行业在这场新冠危机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在“疫情期间的日常英雄”公开表彰中却未被提及。对此他们并不感到惊讶或愤怒,“我们早已习惯了,”瑞士殡葬服务协会(SVB)主席Philipp Messer说,“殡葬师一般不会被感谢。”

看看平时的讣告和感言就知道了。几十年来,这些讣告千篇一律,遵循着同样的模式-殡仪馆从不在感谢的名单中,Messer说。他在比尔(Biel)经营着一家自己的殡仪馆。“我们的工作在大流行病期间没有受到感谢,我并不惊讶,”他补充道。

不过,他说,自疫情暴发以来,记者经常与殡仪馆取得联系,进行报道:“这也是对我们工作的一种认可。”

禁忌和迷信

日内瓦学者Nic Ulmi对殉葬工作者的工作不被认可也并不惊奇,他是《哀悼》一书的作者,书中他追溯了一个半世纪的历史,讲述了日内瓦的公共殡葬工作。

日内瓦历史学家Nic Ulmi写了一本关于殡葬工作的书。 © Magali Girardin

“人们喜欢给殡葬工作加上一层面纱,这里有忌讳,有否定。与逝者告别时,他们在场,因为他们不可缺少。但除了这一时刻,很多人都希望他们不存在,”这位历史学家说。他提到了他在研究过程中收集到的许多真实案例。

“日内瓦一家殡葬服务机构的员工告诉我,他周围的人经常表现得好像认为死亡本身是会传染的,而不是导致死亡的疾病,”他说。因此,很多人在殡葬工作者身边时,都害怕被传染。

一道无形的墙将殡葬工作者与社会其他成员隔离开来,他们被视为死亡的化身。“除此之外,还有一层迷信色彩,任何人都或多或少有点迷信,即使是最坚定的理性派也一样。我认为这种内心的排斥依然根深蒂固地存在着,”这位日内瓦历史学家评论道。他还补充:“埋葬死者的人被看作是靠别人的不幸而生存的人,这种刻板的印象从未消失过,尤其是对私人殡仪馆工作人员更是如此。”

Ulmi表示,他在大流行病期间并未做过实地调查,因此不能列举任何事实。但他有这样的印象,殡葬人员的负面形象变得更加牢固了。“另一方面,死亡人数的大量增加和保持距离的规则,令殡葬工作者变得比平时更加隐形,”他说。

亲属的痛苦

殡仪馆工作人员在疫情期间自己也遭受了极大的痛苦并感觉孤立无援,这不仅来自于繁重的工作,也是因为感受到丧葬家庭的巨大悲伤。迫于卫生条例,疫情期间不能举行正常的的丧礼,亲友只能匆匆与死者告别。而殡葬人员也不能按照习惯给这些家庭提供正常的支持,这令他们感到不安。

与一般人想像的不同,殡仪馆不仅要处理死者事宜,还会为其亲属提供具体的、精神上的支持,而这些支持其实是整个悲伤的丧葬过程中一个最重要环节。

其实,最困难的并不是尸体的准备过程,埋葬或火化才是最艰难的工作。“你很快就会习惯触摸尸体,但你永远无法习惯痛苦和悲伤。这是一种长期持续的挑战,”Ulmi表示,“所有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跟我这么说。”

用Ulmi的话说,这是一种矛盾:“度过悲痛是每个人最痛苦的内心挣扎过程,也正因如此殡葬人员的这部分工作是最有意义的,因为殡葬工作者对于死者家属的陪伴是一种重要的精神支持。”换句话说,他们的职能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外在角色。

没有接种优先权

Philipp Messer作为瑞士殡葬服务协会的主席,对与联邦卫生局在应对疫情方面的合作总体上非常满意。然而,联邦卫生局决定不将殡葬业者列入新冠疫苗接种的最优先群体。“我对此很失望,因为我们有感染的风险,”Philipp Messer说。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语: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