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机会均等 为什么瑞士大学里的才女越来越少?

想在高等学术机构实现男女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想在高等学术机构实现男女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Keystone)

如果说瑞士男女博士的人数相当,那么到了博士后这一水平,女性人数就一落千丈。瑞士巴塞尔大学启动了一项计划,旨在扭转这种趋势- 说不定这一创新项目能够在瑞士引发新潮流。

“我们发现在高校中,很多有才能的女性到了博士后这一阶段都不见了踪影,”巴塞尔大学男女平等办公室的Beate Böckem介绍道。下方图表也证实了他的这一观察。

进入博士后研究阶段的学人都是要成为专业研究员的。可处在30岁左右这一年龄段的女性中很多都在着手生育大计,于是她们当中的一些人放弃了科研之路,转向更为灵活的工作。

巴塞尔大学的“不脱轨”(Stay on Track)基金就是为支持女博士后们在产假后重返工作岗位而设立的。其目的很明确:保证女学者们在产假结束后的一学期内不承担强制性科研教学任务,以便她们将精力集中于自己的研究计划。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巴塞尔大学,一条堵住的学术路

有的放矢的支持

电影艺术史专家Eva Kuhn就是该基金的受益者之一,她的儿子现在15个月了。早前,“不脱轨”项目为刚做母亲的Kuhn请了一位临时代课老师,接替了她每周一次的讨论课授课工作,这样一来,她便有了充足的精力来组织以比利时女导演Chantal Akerman作品为主题的、为期三天的国际研讨会。对此她可谓全心投入。

Eva Kuhn的研讨会获得巨大成功。“现在回想起来,这是我事业的关键一步。如果没有‘不脱轨’项目的支持,我想我不会有足够的勇气和精力去促成这一活动的举办。”

Flora Cristina Moreno的两个孩子都还不到3岁,她的研究课题是通过植物标本分析植物对气象变化的反应。多亏了“不脱轨”项目,她得以聘用了几名大学生,准备了3000份标本用来进行同位素分析。标本制作属于基础工作,但是十分费时。

“巴塞尔大学十分清楚那道阻挡女性学术上升的、看不见的‘玻璃天花板’,”对“不脱轨”项目给予了很大支持的大学副校长Edwin Constable说,“该项目能有效地帮助优秀女研究员在科研道路上发展,值得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扭转观念

Beate Böckem认为,幼儿园难上并不是构成“玻璃天花板”的唯一因素。为了女性学者不远离学术道路,改变严格的学位授予制度也很重要- 因为女性当中“要么顾家、要么顾工作”的这种非此即彼的倾向还很明显。

瑞士大学协调机构swissuniversities(多语)外部链接的副秘书长Sabine Felder还指出了所谓“双就业”的现象:女性知识分子经常比自己的配偶年轻,“我们叫她们‘第二就业梯队’,因为她们的丈夫通常已经在大学工作。 ”

瑞士联邦2017-2020年度男女机会均等促进项目已于今年3月初启动(活动基金1200万瑞郎)。项目首次聚拢了27家高等教育机构。上次的四年计划(2013-2016年度)设定了“实现高校女教授比例25%、女副教授比例40%”的目标,期望值过高,最终未能实现,所以本次项目没有制定明确的工作目标。

欧洲邻国什么样儿

在欧洲,并非只有瑞士女学者面临“玻璃天花板”的局面。德国、法国和北欧国家也存在类似情况。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欧洲国家的女教授比例

要想改变现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巴塞尔大学的Flora Cristina Moreno指出,年轻的女知识分子不应为家庭牺牲自我,“因此,有效的协助措施至关重要。”

对Eva Kuhn来说,生儿育女不仅没有限制自己的学术思维和事业心,而且还起到了推动作用。她知道自己是幸运的,既享受到作母亲的快乐,也接受住了事业上的挑战,“‘不脱轨’在我看来是解决燃眉之急的项目,它是保障下一代女性学者学术水平的必需,”她说。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