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现代化的家庭法 “人们管这也叫‘伴侣关系’”

Zwei Männer lachen in eine Kamera, in ihren Händen tragen sie einen Blumenstrauss.

终于:Andreas(左)和Christoph在迟疑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决定注册伴侣关系。

(Ursula Häne)

法律与生活现状渐行渐远,瑞士的家庭法可有必要进行修改了,这其中也包括“人人可结婚”的诉求,近几年来,这一请求依然悬而未决。想结婚的同性伴侣们至少还要等到2020年。两位男子向您讲述,为什么他们不想再等了。

Andreas希望给这段关系赋予更多的象征意义:“我想出于爱情而结婚,那是一种极浪漫的行为。戴上婚戒,是令人愉快的”。结婚?“对,我们结婚了,”他说着笑了。在苏黎世一家餐厅的花园里,桌子旁正坐着他的先生Christoph。这位微微一笑,说得更具体:“人们也说,这叫结为伴侣关系”。


婚姻与注册伴侣关系的区别

自2007年起,同性伴侣可以到民政部门注册其伴侣关系。伴侣关系在许多方面享有和婚姻关系同样的权利和义务。

原则上来讲,伴侣双方实行的是夫妻财产分别占有法,婚姻双方则是共享财产。(婚姻双方在解除其婚姻关系时,是共享经济利益的)

注册的伴侣不允许收养儿童,不允许申请人工授精。自2018年起,伴侣间可以收养对方的孩子作为养子女。

与婚姻关系不同,伴侣关系对公民权没有影响。

信息框结尾

早在10年前的瑞士,同性恋就可以到民政部门注册伴侣关系。这样他们就形成了一个生活的共同体,双方互有权利和义务,与婚姻类似。Christoph说,他认为这更多的是保障法律权益而非为了浪漫。例如,“只是为了确保,一旦有人发生了什么,对方可以享有探视的权利”。

这对伴侣已相识14年。Christoph通过网络平台结识了他未来的先生。这位先生在他的头像旁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可以让我的心拜倒在你脚下吗?”-引自德国戏剧家海纳·米勒(Heiner Müller)的话。作为演员和戏剧创作者,Christoph觉得这正是向他发出的讯号。

“不结婚,继续相爱!”

很长时间以来,这二位都不想理会注册伴侣的事儿。这样的反感与政治有关:Andreas认为,注册伴侣只是一种解决方式,却将同性伴侣在法律上和社会政治上,置于异性伴侣之下。这不公平。“我们工作,纳税,过着普通的生活,和其他人一样”。

“我们可不想给这堆垃圾鼓劲儿,”Andreas说。与此不同,正是出于爱两人才在6年前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庆典,其口号正是“不要结婚,继续相爱!”。5年过去,他们还想因为爱再搞一次庆祝活动,但情况却不同了。

这个主意是在与朋友们吃饭时突然冒出的。4个月之后,也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他俩和众多前来庆祝的客人共同站到了户籍登记处。可惜只有10人获许进入伴侣注册现场。Andreas心心念念的可是一个在乡村餐厅举办的“热闹的庆典”,在婚礼蛋糕前,站着两个男人。

Zwei Männer, verkleidet als Brautpaar stehen vor grünem Hintergrund.

"不结婚,继续相爱!": Christoph和Andreas及他们的第一场婚礼。

(Andreas Lehner)

尽管Andreas和Christoph共享一个家庭医疗保险,在税务部门也是作为伴侣登记的,但被社会承认为“一个完全正常的婚姻家庭”,还夹杂了些别的情感:像是一种“二等婚姻”。

“人人因有权结婚”减少了自杀行为?

瑞士要求“人人有权结婚”的浪潮持续了几年有余。而早在18年前,Andreas正属于曾协同组织过第二大男同和女同(同性恋)游行的协会。那时5000-6000人为了平等的权利而在伯尔尼的联邦大厦前游行,其口号是“是的,我们愿意!”

出于职业原因,他也在政治上比较活跃,这位瑞士艾滋病援助组织的副会长解释说。对他来说,男同的健康问题非常重要。他希望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这其中就包括向同性恋敞开婚姻的大门。自从“人人有权结婚”逐渐为社会所接受以来,许多国家的青年同性恋男子的自杀人数都有所减少。  

Andreas确信:婚姻与注册伴侣的区别越小,提供给“恐同”(同性恋恐惧症者)的攻击素材就越少。“我们是瑞士人,我们的文化就是协调统一。尽管有许多的不同,但我们的社会依旧在向前发展。为什么?因为我们总是在平等地对待这些差异”。

民调显示选民会同意

早在2013年,自由绿党就通过一项议会提案试图取消这样的区别。他们要求,法律所设定的“生活共同体”概念,在瑞士应适用于所有伴侣,无论其性别和性取向。同性伴侣应该也可以结婚,而异性伴侣应该也可以注册伴侣关系。

在这项提案中,他们尝试将“生活共同体”与宪法挂钩。他们特地放弃了同性伴侣的全收养原则,以增加该提案获得通过的胜算。

男同性恋组织Pink Cross的一项民意调查(德)外部链接显示,2016年69%的受访者表示,同意或比较同意为男同和女同敞开婚姻的大门。但如果就此发起全民动议,那么观察家认为,则不排除在联邦院就难以获得通过。

2019年夏,议会将再次拾起这一议题。此前还要起草法律草案,作为讨论的基础。近30条不同的法律,将对此作出适应。

如果‘人人有权结婚’在瑞士被接受了,Christoph还想不想再结一次婚呢?“当然!我要专门再结一次,”Andreas抢着说。两人都笑起来。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