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研究人員首次針對無家可歸者展開統計

這個由樹枝和舊帳篷搭乘的簡易屋棚,位於日內瓦阿爾夫(Arve)河畔,目前它是一位摩洛哥少年的家。 Mark Henley / Panos Pictures

無家可歸是一個難以處理和量化的難題。有些國家和城市會對這些流落街頭的人進行登記或設法施以救助,也有些國家和城市對其漠然處之。瑞士雖然是一個很富裕的國家,但在這方面的表現卻差強人意。在這個阿爾卑斯山國家有多少人無家可歸?研究人員第一次就此進行了全國性的調查,希望能夠找到答案。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28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一些國家、城市和地方政府在幫助無家可歸者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加拿大,一群無家可歸者最近一次性獲得了7500加幣(約合美金5772元)的現金援助,這是一項社會實驗,旨在幫助他們重回正軌、自食其力。

這項名為“New Leaf”的實驗,選擇了50位最近在溫哥華地區(Vancouver area)有露宿街頭經歷的人,並給他們發放了一筆現金,金額相當於不列顛哥倫比亞省(British Columbia)一年的收入救助金。一年之後,這項研究發現(英)外部链接,與沒有收到援助的無家可歸者對照組相比,受助者在住房穩定性、食品安全以及對社會服務的依賴程度等方面都有了更大的改善。

1948年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對居民適足的住房權有所規定,但據估計,全世界有1.5億人無家可歸(英)外部链接。儘管瑞士的富裕程度在全世界享有盛譽,但是這裡同樣有人流離失所:每年冬天,氣溫下降,流落街頭的人需要溫暖的床鋪,這導致緊急收送所床位告急,從而引發了有關流浪者群體具體人數的爭議。

在這座歐洲最貴的城市裡,有些人躲在橋下的帳篷裡睡覺,在河裡洗澡。 Mark Henley/panos Pictures

人數難以確定

要想在全國性內對無家可歸者的人數成功進行量化,這顯然並不容易,但是歐洲內外都有許多國家至少發佈了估算的數據(英)外部链接。 2017年,美國公佈的無家可歸人口為55.37萬人(佔總人口的0.17%),丹麥公佈的數據是6635人(0.11%),韓國公佈的數據是1.1萬人(0.02%)。包括瑞士在內的其他國家則只公布貧困率。

瑞士西北應用科學大學(FHNW)的研究人員目前正在進行一項全國性研究,首次就瑞士的無家可歸者人數進行估算。由Jörg Dittmann教授領導的團隊,於2020年初啟動了該項目,預計明年春季便可以獲得初步結果。該研究的重點在於一系列面對面形式的訪談,這些訪談已於12月第一個星期內完成。

在該領域展開研究

負責協調訪談的Christopher Young解釋說:“我們想要了解的是一個很難接觸到的群體:如果他們沒有住房,你就無法定向發送調查問卷。而問卷可以說是一種標準的調查方法。”

阿尔夫河流经日内瓦,最终汇入罗纳河(Rhone),在阿尔夫河的Acacias桥下,可以发现一个与日内瓦居民的生活场景截然不同的“平行宇宙”。这个隐藏的帐篷群里居住着来自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的年轻人。 Mark Henley/panos Pictures

Young 說:“僅僅給他們一張10頁的問卷和一支筆,這是行不通的。通常,這些人還有其他擔憂。”他強調,這些人的語言和教育背景也可能不盡相同 。 “當然,有些人拒絕參加調查。但總的來說,他們對調查人員普遍充滿善意。”

研究方法

研究人員在日內瓦、洛桑、巴塞爾、伯恩、聖加侖和盧加諾這六個主要的瑞士城市中選出了50家機構,包括慈善廚房、緊急收容所以及醫療機構。 85名調查人員走訪了這些機構,他們坐下來與造訪這些機構的無家可歸者聊天,以結構化匿名訪談的方式完成了一短一長兩份調查問卷。

參與調查的無家可歸者如果能完成歷時15分鐘的問卷調查,就可以獲得5瑞郎(約合人民幣36.7元)的報酬。這份問卷可以過濾掉那些前一夜在戶外或緊急收容所中過夜的人。然後,調查人員會進而要求這些被視為無家可歸者的目標人群填寫第二份較長的問卷,完成問卷後他們可以再獲得10瑞郎的報酬。

End of insertion

在部分機構中,在場的無家可歸者群體中至少有一半人願意回答調查人員的問題。 “我認為,他們對這項研究總體上持積極態度,這表明(參與調查)不僅關乎報酬問題,還為人們提供了一個講述個人經歷和談論自己的機會-即使這只是一次結構化的訪談, ”研究人員表示。

訪談獲得的數據尚未經過分析,但是研究團隊跟踪調查了造訪這些機構的流浪者總人數,以評估參與調查者佔瑞士全境無家可歸者的百分比。他們會將自己的中期數據與所在城市負責處理無家可歸人口問題的部門提供的數據進行比較,然後再通過計算得出最終結果。

研究遇到的挑戰

如何應對處理無家可歸者的問題,不同國家也有不同的做法。負責瑞士西北應用科學大學該研究項目的Dittmann教授,同時也是歐洲聯網“統計歐洲無家可歸者數量”(英)外部链接組織的成員。因此,他可以比較不同國家的方法,從而找到在瑞士研究這個問題的最佳辦法。

Young解釋說:“在柏林、巴黎或布魯塞爾,人們進行了​​大範圍的街頭調查,統計那些睡在戶外的無家可歸者的人數。由於各種原因,我們最終決定摒棄這種做法,主要是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資源。”

“(各國)統計無家可歸者人數的方式總是存在差異。”

End of insertion

北歐國家的調查更具連續性。 Young 說:“已經有斯堪的納維亞國家對無家可歸者進行官方登記。我們可以定期獲得丹麥的數字,我記得大概是每兩年更新一次。但是(各國)定義和統計無家可歸者的各種方式總是存在差異。”

日內瓦阿爾夫河邊,一位露宿街頭者站在Acacias橋下,他晚上就睡在這裡。 Mark Henley/panos Pictures

在瑞士,一般只能找到某個機構的數據,很少有關於整個城市無家可歸者全貌的統計。瑞士西北應用科學大學之前的研究估計,在巴塞爾大約有100人在戶外或緊急收容所過夜。蘇黎世市估計,全年至少有十餘個人露宿街頭。

後續如何

儘管確定哪些人是無家可歸者、並對該群體進行量化統計是很難完成的任務,那並不意味著沒有必要去直面和處理這個問題。恰恰相反,“我們的目標是為社會變革提供數據,當然包括討論、甚至是制定與無家可歸者相關的政策……這可能是某些流落街頭的人願意參與這項研究的動力所在;也肯定是某些機構配合我們的動力之源,” Young說。如果想改變某種情況,那必須得先去了解它。

位於布魯塞爾的歐洲議會已於11月24日通過了一項決議(英)外部链接,該決議呼籲歐盟及其成員國在2030年之前徹底解決無家可歸者問題。然而,瑞士尚未制定全國性有關無家可歸者的政策。研究人員希望他們的研究結果可以帶來政策上的改變。

Young 指出:“我們絕對可以從這個方面去改善情況:為無家可歸者提供一種更全面的幫助。”他解釋說,儘管有大量機構可以滿足流離失所者的需求,但是該群體還是被迫顛沛流離,不斷從一個溫暖的地方搬到下一個地方。

(譯自英文:樊樺)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