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生活质量调查 巴塞尔为什么是瑞士最宜居的城市?

城市一景:在莱茵河畔小憩

城市一景:在莱茵河畔小憩

(Keystone)

​​​​​​​在世界最宜居地排名中,瑞士城市巴塞尔与苏黎世、悉尼和温哥华均跻身前十。两位在这里居住的外国人表示,巴塞尔上榜是实至名归。

在美世公司发布的外国人生活质量年度调查中,巴塞尔与悉尼排名并列第十。这个位于德法边境的瑞士城市是首次在此项调查中上榜。

巴塞尔是继苏黎世和日内瓦之后的瑞士第三大城市,拥有大概200’000名居民,其中35.7%是外国人。这里是一个制药业中心,也是40家博物馆的所在地。

杰奎琳·胡瓦勒(Jacqueline Huwyler)今年24岁,拥有一半的瑞士血统,但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她于20168月抵达瑞士,在巴塞尔大学攻读埃及考古学博士。

Jacqueline Huwyler

Jacqueline Huwyler

(courtesy)

我之前就来过巴塞尔几次看望我的家人。我一直觉得这里的生活质量非常高。一般来说,在巴塞尔居住的人似乎都过着愉快而舒适的生活。我真正搬到这里之后,这一点得到了证实。这对我的学业也很重要。

我感受到文化冲击了吗?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我的情况可能比较特殊,因为我曾经在很多地方生活过。我个人认为,巴塞尔对返回瑞士居住的瑞士公民非常开放。我的学业和生活总体上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充满条条框框。在美国大家都在谈论,“在瑞士,你必须遵守时间,你不能迟到,你没机会搞砸。”但我觉得在这里我学业和工作上的压力与之前相差无几。

我父亲从没教过我瑞士德语。但我自己学习了德语。自学德语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我肯定不希望自己来到这里却一点德语也不懂,但是在这里很多人都能说些英语,尤其是年轻人。幸运的是,我试图说德语的时候,人们通常都很容易接受,并且试图帮助我。

有一件事确实令我很震惊,那就是物价。去年我在弗吉尼亚州开始读另一个博士,学费非常昂贵,但是生活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这儿则完全相反:我的学费不值一提,每学期也就几百法郎,但是生活花销却要贵得多。

我真的非常享受在莱茵河畔小坐,尤其是在夏天。这里有为烧烤设计的小架子,酒精管制政策也比较宽松,所以只要你不至酩酊大醉,就完全可以来一杯不错的鸡尾酒。我也在莱茵河里面游过泳。有些人觉得这很疯狂,但是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这挺流行的。巴塞尔组织了一个全面恢复和清理水体的工程,现在人们认为河水已经足够干净,可以游泳。

我从小就一直想成为一位埃及考古学教授,所以我的职业走向限制了我对居住地的选择。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在博士毕业后继续住在巴塞尔。莱顿也可以考虑。如果我以后不能住在瑞士,我肯定也打算长期居住在西欧。

除了物价上的差异以外,我还注意到美国和瑞士在工作心态方面的差异。在美国,你会感觉工作无休无止,如果你很幸运你可能会放个小假,你可能甚至会为自己休假的决定感到内疚。你提出休假,有时候你的雇主还可能不批。这与瑞士截然不同。我小时候总是听阿姨和叔叔们讲起他们休假的事,他们确实在放假,那是职业之外的生活。我搬到这里之后,发现我的朋友、家人和同龄人确实是这样。这是衡量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也是我决定留下的重要因素。

凯西·哈特曼-卡贝尔(Kathy Hartmann-Campbell外部链接),今年62岁,来自美国康涅狄格州。她是一位沟通培训师、自由职业者,同时从事外国人融入方面的志愿工作。她在欧洲各地旅行时遇到了她的瑞士丈夫,之后已经在巴塞尔居住了35年。

Kathy Hartmann-Campbell

Kathy Hartmann-Campbell

(courtesy)

1982年我第一次来到瑞士,我体验到了文化冲击。最后我接受了心理治疗,但这真的积极地改变了我的生活。我认为“我可以把这些传递给其他人”,于是我考取了心理治疗师资格。这也促使我选择了外国人融入和跨文化理解方面的公共服务志愿工作。

我一直把巴塞尔称为国际大都会。我们有世界一流的文化,但城市规模却如同一个村庄,所以你可以骑上自行车漫游全城,与熟悉的面孔再次相遇。也许每个人感受不尽相同,但对我来说,这是巴塞尔最大的魅力之一。

这座城市的生活质量极高。我认为巴塞尔能和悉尼比肩真是太棒了。我们确实没有海滩,但是我们可以在莱茵河里游泳。35年前在莱茵河里游泳的人为数不多,我丈夫和我就是其中一员。现在感觉几乎每个人都会到莱茵河里过过瘾。这里的居民也十分多元化和国际化,由于诺华(Novartis)、先正达(Syngenta)和罗氏(Roche)这样的大制药公司以及小型生物科技公司纷纷在此落户,国际居民也在不断增加。

有些人认为这里太安静了。但是他们发现这里也有喧嚣的派对和舞会,只是你必须找到它们。还有人说这里规则太多,但是我总是强调文化是一柄双刃剑,既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两面结合在一起。正是严格的管理使得这里安全有序,这里是养育孩子的好地方。

也许人们最经常提到的最大障碍就是如何能接触到当地人。这也是我供职于“连线巴塞尔”(Basel Connec,英)外部链接的原因,我们的工作是通过与当地人的直接交流促进外国人融入社会。动员当地人并不容易,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固定的社会关系,没有必要向陌生人敞开圈子。那些有外国生活经历、或是从瑞士其他地方移居到巴塞尔的人,最有可能参加我们的活动。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来欧洲时,美国旅游指南中对巴塞尔的描述:“巴塞尔是一个位于莱茵河畔德法交界处的灰色的工业城市,你会想到访那里的唯一原因就是到火车站转火车!”虽然现在河上游船和游览巴士都多于从前,但巴塞尔还在很大程度上不为游人所知,我觉得这样很好,不然它可能会失去乡村风情的那一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