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裸体艺术 瑞士小城中的裸体艺术节

裸体舞蹈:Foofwa d’Imobilité吸引了比尔市的群众

裸体舞蹈:Foofwa d’Imobilité吸引了比尔市的群众

(Keystone)

某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漫步在瑞士比尔市(Biel)街头,周遭一切显得再正常不过。一群人围住一名街头艺人,只不过-这名艺人竟一丝不挂。然而他并非单枪匹马-整整两天时间里,这座城市上演了世上首个都市裸体艺术节。

“我觉得很有趣!”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笑着说,她正站在人群中观看裸体舞者Foofwa d’Imobilité的表演,看着他轻盈地在铺满石砖的大广场上起舞。“他有权这么做吗?”

他有这个权力。这座讲德法双语的城市投入了1万瑞郎(约合68’310元人民币)来支持“人体与自由节”(Body and Freedom Festival),该市文化局局长塞德里克·内米茨(Cédric Némitz)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伯尔尼州,没有哪条法律禁止人裸体出入公共场所。

“在比尔市,我们有个文化活动基金,支持各种形式的文化活动。当然,活动必须专业化,还要满足某些标准,”内米茨透露:“当时只有一个问题-在比尔街头能不能允许?当地治安部门说行,那么就可以,我们也能放行。”

6年前,比尔市就曾举办过规模更小的裸体艺术表演。

“我组织了差不多16个人,全身裸露站在市中心广场上。比尔对试验性活动总是很开放的,”那次活动的组织者、瑞士艺术家托马斯·佐林格(Thomas Zollinger)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表示。然而压力来自附近城镇的有关部门,他们看不惯裸体展示,这就意味着,要说服比尔市允许佐林格再办类似活动,就要多花很多精力。当他终于在2014年组织起另一场裸体表演-“一次裸体艺术走秀”-时,因为走出允许使用的空间,他受到了罚款处罚。

据佐林格介绍,该市主要的担心,是要表演者必须远离机动车道,以免轿车司机开车分心造成危险。

围观Foofwa d’Imobilité(他根据真名起的艺名),会觉得这个担忧似乎并不夸张。人们纷纷在他的表演场地周围停下,无论是人行道还是十字路口,瞠目结舌地观看眼前上演的一切。

“他在干嘛?”一位路人问她的朋友:“他喝多了吗?”

脱衣故事

瑞士人与公开裸体现象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运动中心的裸体桑拿或公共浴室一直都是个热门话题,一方是对此虽能接受,却心情矛盾的瑞士人,另一方是来自更注重身体隐私文化的游客与新移民,后者对此常有怀疑或尴尬的反应。

而在更引人注目的场合中,裸体滑雪则成为公开讨论与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家门之外,到底还有哪些地方可以允许人们随便脱衣服。

2009年10月,一名女性在瑞士东部的外阿彭策尔州(Appenzell Outer-Rhodes)一处野餐地附近,注意到了一位裸体徒步客,并向警方报了案。此人被处以罚款,却拒绝缴纳罚金,案件于2010年送呈法庭。这位深爱此道的徒步客表示,已连续两年裸体徒步,并没觉得这么做有错,后来他被宣判为无罪。然而故事并未就此结束,原告将此案上诉到洛桑的联邦法院,该法院裁定,各州有权对选择裸体徒步的人实施处罚。

而在传统的天主教州内阿彭策尔(Appenzell Inner-Rhodes),由于一波裸体主义者-其中有些甚至来自邻国-涌上该州充满诗情画意的健行路线,追求与自然合二为一,这个州干脆在2009年全面禁止裸体徒步。

挑衅性

取决于个人的观察角度,这到底只算公开裸体还是严重的伤风败俗,瑞士不同地区的态度也大相径庭。在知名的巴塞尔艺术展上,2014年曾有瑞士行为艺术家米洛·莫列(Milo Moiré),在主会场外面做了一次非正式表演-从她的阴道中掉出一些内装油彩的蛋,此举引来全世界的关注和一些批评。她是在寻求注意,还是在做出有力的声明?

不穿衣服表演在艺术世界不算新鲜事,然而有那么多表演者在两天时间内、都市环境下,直接在街头表演,却非常罕见。“有些人确实不喜欢裸体,出于我不能理解的原因,他们感到被冒犯,”佐林格说道:“裸体在瑞士不很常见,可我得说,人们比2、30年前开放和宽容得多。人们想要自由,行为的自由。”

身体与自由节上的表演多种多样,从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的人,到一丝不挂只是在街头走走站站的女人,到十人左右的集体舞蹈,这些舞者起初还衣冠整齐,然后一边横作一堆在地上打滚,一边把身上的衣服一层层扒掉。

在节日开幕就率先作过表演的日内瓦舞者Foofwa d’Imobilité,正站着观看一男一女在超市外跟一棵树缠绵。此刻穿着衣服的他评论道,“这让我想脱掉衣服加入他们!”

他还参加了佐林格上一次的“艺术走秀”,用他的话说,全裸舞蹈是“一种选择-更大的调色板的组成部分”。他以前未曾在这种环境下作过裸体舞蹈表演。“有这样的机会面对现实、自然和偶尔经过的观众,实在很有趣”。

对观众中的很多人来说,底线是这些表演为何要裸体进行。“裸体能让你看到更多、拥有更多-有更多选择,”他一边思考一边说道:“还有毫不遮掩的身体这样简单的东西。”

而对于佐林格,答案是个他数年来不断推进的概念。“我问过自己,(从我的表演中)还能去掉什么。因此我脱掉了衣服,真正只剩下裸露的身体……这背后还有禅意。当你停止思考,你就很纯粹。”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