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查理周刊》还在,查理精神已死

《查理周刊》女漫画家Coco在恐袭惨案后发表于《Vigousse》的作品。 Coco / Vigousse

2015年1月7日,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十数位编辑部成员倒在恐怖分子的枪口之下。瑞士新闻漫画家Thierry Barrigue认为,《查理周刊》没有死,但它的精神已不复存在。他的视角不甚乐观。“恐惧已经赢了,”他说。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1月07日 - 13:09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在《查理周刊》12名编辑部成员遭恐怖分子屠杀后的第二天,“我是查理”这几个字凝聚成全世界捍卫言论自由的诉求。但这一情绪很快被互联网规则和媒体困境所压倒,成为了过眼云烟。瑞士讽刺周刊《Vigousse》(法)外部链接创始人Thierry Barrigue为新闻漫画的未来深感忧虑。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查理周刊》遇袭5年之后,新闻漫画师这一职业有所改变吗?

“带着这种恐惧心理,我们无法保证言论自由的进步,只能令其退步。”

End of insertion

Thierry Barrigue:有的,这个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枪击案不仅夺走了这些同行朋友和他们的才华,整个新闻漫画界都遭受重创。新闻出版人不寒而栗的自我审查令这一行业死气沉沉。

报刊倒的倒,亡的亡。漫画师要么无法再以此谋生,要么就得屈服于网络约束或者那些病态诠释自由的媒体限制。

国际同行们最近发起了将新闻漫画家行业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请。我们现在就走到这一步。

2015年1月7日周三,时任瑞士讽刺周刊《Vigousse》主编的Thierry Barrigue展示该报报道惨案的新头版。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到底做什么能够捍卫言论自由呢?

我们不能再仅仅满足于待在各自办公室画画的状态了。我们要走出去,到街上、到学校,为新闻漫画争取未来。应该把言论自由的概念和批判精神划入学校教程,这样年轻一代就会懂得,新闻漫画对民主至关重要。

如果说《查理周刊》在恐袭中幸存,查理精神还活着吗?

“我们对逝者是有责任的,他们徘徊在我们画纸之上,我们总在想着他们。”

End of insertion

没有。那句著名口号“我是查理”曾经响彻巴黎的大游行,很多国家元首出席活动,但其中一些领导人却在自己国家囚禁着新闻漫画家。查理精神在情感的依托下持续了一段时间。原本收支拮据的周刊靠着恐袭后得到的捐款存活了下来。

"幽默是不会放(下)手(臂)的。" 《查理周刊》在遇袭一周后新刊出版。 Barrigue / Vigousse

但在人们的头脑中,查理精神已不复存在,对未来的忧恐成为我们社会自然合理的组成部分。报纸害怕刊登新闻漫画,害怕网络回响,害怕匿名网友。但是带着这种恐惧心理,我们无法保证言论自由的进步,只能令其退步。

这么说,恐惧胜利了?

是的,很不幸,恐惧赢了。说到这里,我是百感交集的。业界同行很抱团,但是我们显然缺乏公众和社会的支持。欣赏幽默的读者总是有的,我们有自己的读者群,但这不足以保证漫画师的生计。

瑞士有没有《查理周刊》事件之前和之后的划界呢,比如在《Vigousse》编辑部里?

当然有,说没有就太虚伪了。我们不再会像上世纪70、80年代那样轻松地发表漫画了。我们在决定创作某一主题时,心里肯定是多了一种责任意识。我们对逝者是有责任的,他们徘徊在我们画纸之上,我们总在想着他们。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