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生活 为什么瑞士10个囚犯中就有7个是外国人?

囚犯

监狱中人们的情况与导致其被监禁的原因一样地多种多样。

(Marco Zanoni / Lunax)

居民的购买力,对毒品的大量需求以及人口结构,为我们了解瑞士这个独特的国家提供了一些线索。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在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一些读者的要求下,我们与洛桑大学刑事犯罪学学院副院长、欧洲委员会年度刑事犯罪统计负责人Marcelo Aebi共同谈论了,为什么瑞士的监狱中关押着大量的外国人?

南北差距与东西差距

信息框结尾

Marcelo Aebi 接受欧洲委员会委托、新近发表的欧洲监狱状况SPACE 1以及洛桑大学(UNIL) Mélanie M.Tiago的研究显示,外国人在欧洲国家在押犯中所占的比例为15.9%,在瑞士的比例为71.4%。

要指出的是,外国人在北欧、西欧国家的在押犯中所占的比例要高于中、东欧国家。

外国人在欧洲监狱囚犯中所占的比例

图表:外国人在欧洲监狱囚犯中所占的比例

摩纳哥 (39'000 人), 安哥拉 (80'000人), 列支敦士登 (38'000) 和卢森堡 (600'000)排名靠前,然而在人口过百万的国家中,瑞士则名列榜首。

如何解释这种现象?

信息框结尾

除了上述小国以外,瑞士是外国人口比例最高的欧洲国家。外国人占瑞士人口总数的25%,达到了2'126'392人。

瑞士:25.1%的人口是外国人

图表:瑞士:25.1%的人口是外国人

“近十分之三的外国人拥有合法居留权,在法律面前,他们享有与瑞士居民同样的权利与义务。澄清这一点对解释囚犯统计数据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不陷入民粹主义话语猜测的陷井里,” Aebi说。

瑞士的囚犯

图表:瑞士的囚犯

在全部囚犯中(6'863 人),49.3%的囚犯在瑞士生活,也就是说,他们是瑞士人或者是居住在瑞士的外国人,9.6%的囚犯是难民身份申请人,41.1%的囚犯是“其他不明身份的外国人”。

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最后一类人包括“不在瑞士居住的外国人,拥有G证的跨境工作人员(也就是拥有邻国居住许可和瑞士工作许可的人员),无证件人士和游客”。

居住地不在瑞士的外国人只占监狱囚犯的34%,拘留所囚犯的49%。这两者有必要区别对待。 

拘留所囚犯:无证件人士占49%

信息框结尾

在苏黎世州、日内瓦州、沃州拘留所的囚犯中,外国人比例高达48%,在瑞士名列前茅,这三州的情况有助于我们了解没有居留许可的囚犯的情况。

比如,在日内瓦州,95%的囚犯为男性,10个囚犯中有7个人的年龄在35岁以下。2014年,71%的囚犯来自非洲、巴尔干半岛国家、欧洲其他国家、美国和中东地区。

“沃州的情况与苏黎世州类似。拘留所里的许多囚犯除了违反了移民法以外,还犯下了其他罪行。他们在瑞士没有固定的住处,为了防止他们逃跑,他们被关在拘留所里,直到法院宣判为止,” Aebi补充道。

可视化数据

瑞士“黑户” 廉价劳工,寸步难行

根据瑞士联邦移民事务秘书处(SEM)近日发布的一项调研报告显示,粗略估计,滞留于瑞士境内无合法居留证件的“黑户”多达7.6万名之众。该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人,常年作为非法劳工跻身于瑞士各行各业,夹缝中求生存,进退维谷、寸步难移。 ...

此外,还有一些专门从邻国来到瑞士作案的外国人,比如:法国人、意大利人、德国人、阿尔及利亚人、阿尔巴尼亚人和罗马尼亚人。

最近,有罗马尼亚人或罗马尼亚犯罪团伙的成员从法国来到瑞士作案。

“瑞士对来自欧盟穷国的小偷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他们把窃得的战利品在别的国家出手,” Aebi解释并补充道:“有的人被关押在拘留所里,直到法院宣判后被驱逐出境。重罪犯被关押在监狱里,直至被驱逐出境并被宣判禁止入境。许多人说,没想到瑞士的法律如此严厉。”

移民政策 瑞士不欢迎的外国人

在瑞士,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外国人。但是,每年数以千计在瑞士非法居留的外国人最终会被送上飞机,遣送回自己的国家或者飞往其他欧洲国家,他们不(再)受瑞士欢迎。 瑞士的移民和遣返不受欢迎的外国人的政策一直都是备受关注的话题。 ...

囚犯:多数在瑞士生活

信息框结尾

犯罪学家强调,在瑞士,只有犯了重罪,才被监禁。

“大约11%的囚犯犯了杀人罪,15%的囚犯犯了贩毒罪,20%的囚犯因财产犯罪,10%性犯罪。瑞士法官不会因为被告人的国籍而做出不同的判决。”


“瑞士法官不会因为被告人的国籍而做出不同的判决。”

Marcelo Aebi

引言结束

瑞士位于欧洲中心,交通便利,四通八达,因此,瑞士成为了许多事件的中心,同时也成为了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其他国家的社会不平等也是犯罪的另外一个原因。

“财富使瑞士成为了重要的毒品市场。与欧洲邻国相比,瑞士的瘾君子拥有更大的购买力,” Aebi强调道。

比如,瑞士每年消费5吨可卡因,价值3.3亿瑞郎。

运毒女 身携12公斤可卡因,从机场到监狱

已经2个多小时了,扎拉依然在苏黎世机场换乘区里转悠,她在找那家餐厅,好让货出手。“我迷路了,只得对自己说,‘我被困住了’”。这是Hindelbank女子监狱一名年轻女囚故事的开端。 “我住在圣多明哥的Cristo ...

刑事犯罪:青少年问题

信息框结尾

尽管没有具体材料,专家们可以证实,瑞士的刑事犯以及囚犯不论国籍“主要是居住在城市的青年男性”,女性只占5.5%。

另外,Aebi 说,“自从1990年代以来,外国人口增长了一倍,从而决定了总人口增长,近30年来,瑞士人口增长了20%。”“一方面,瑞士人口在老化,另一方面,而外国人则年轻”,这也间接影响了刑事犯罪统计数据和囚犯人数。大多数的囚犯都是年龄在20岁到50岁之间的男性。

各年龄段瑞士居民比例

图表:各年龄段瑞士居民比例

外国人不等同于罪犯

信息框结尾

2018年犯罪统计数字显示,近40%在警察局记录在案的罪犯是外国公民。Aebi和其他专家证实,“犯罪的决定性因素,不是国籍,而是社会经济地位和教育水平。”

“国籍不是犯罪的决定性因素。”

Marcelo Aebi

引言结束

另外,瑞士是欧洲囚犯人数最少的国家:10万个居民中只有82名囚犯。“我们不要危言耸听。与欧洲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瑞士的犯罪率非常低。当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网络犯罪正呈现出上升的趋势。”

Aebi指出,媒体的责任是分析已有的数据。“信息就摆在那里,在民主国家里,隐瞒信息是最大的错误。每个人都可以同意某种观点,也可以不同意某种观点,但是,他至少要拥有信息,可以形成自己的观点。”

这位瑞士、阿根廷籍专家认为,不要否认事实,而是要解决问题,“作为社会,我们要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要把问题留给蛊惑人心的家伙和民粹主义份子。”

驱逐罪犯 

2010年,52.9%的选民通过了瑞士人民党(SVP)提出的驱逐犯罪的外国人的公民动议。

2016年10月,相关法律正式生效,同时严格了司法驱逐罪犯的规定。

对于某些罪行,比如杀人罪、严重伤害身体罪和欺诈罪,法院有义务驱逐犯罪的外国公民,并规定他们在此后5到15年之内不得进入瑞士境内。

不久前,司法部长Karin Keller-Sutter表示,现在对该公民动议的实施进行评估还为时尚早。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