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Daniel Koch其人 瑞士“病毒先生”:英雄還是“狗熊”?

如果說瑞士德語媒體對Daniel Koch不乏稱讚的話,瑞士法語和意大利語區對他的工作則有頗多微詞。

(Keystone / Anthony Anex)

新冠病毒令他一夜成名。病毒來襲之前,沒人知道他是誰;現在,全瑞士人都認得他的面孔。 “病毒先生”Daniel Koch-瑞士聯邦衛生局流行病辦公室負責人-可謂是瑞士抗擊新冠病毒戰役的標誌人物。疫情暴發以來,他頻頻出現在媒體中,不厭其煩地向公眾闡述政府的防疫策略。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Daniel Koch已然成為所有居家隔離​​者和外界溝通的紐帶以及媒體青睞的對話者。公眾天天通過他聲音,了解新冠病毒感染人數的急劇增長。他的聲線永遠平靜和緩,哪怕是在他不得不承認“疫情非常嚴峻”的時候。媒體欣賞他的鎮靜平和。 “他像靜悟大師一樣,成功地讓集體脈搏每分鐘降低了幾下,達到了可以承受的、更加健康的水平,”《伯恩報》(Berner Zeitung)寫道。

“我經歷過很多可怕的事情”

Daniel Koch的職業成就了他處亂不驚的性格。 “我經歷過很多可怕的事情,”這位64歲的醫生說。他來自上瓦萊地區,在伯恩大學醫學院畢業後,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任職15年之久,負責醫療協調工作。

這一經歷讓他近距離接觸過人類的殘酷。尤其是在1991-2002年獅子山共和國10年內戰期間。 “那是一場尤為殘酷的戰爭,人們的雙手被割掉,童兵成為犧牲品,”他回憶道。此外,Daniel Koch還參與救治過烏干達的戰爭受害者;1994年,見證過盧旺達大屠殺。

Daniel Koch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出任醫療協調員時的工作照。

(SRF/Screenshot)

在當下的公共健康危機期間,Koch和他的7人團隊夜以繼日地工作。他無暇繼續自己的愛好“狗拉人跑”(canicross),他的兩隻狗也已寄養出去。當公眾對他憔悴蒼白的樣子表示擔心時,這位有兩個女兒、新近成為外公的纖瘦先生說:“我睡得好,吃得好,我向來都很瘦。”

褒貶不一

儘管如此,“病毒先生”肩上毫無疑問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因為如果說瑞士德語媒體對他不乏讚譽的話,瑞士法語和意大利語區對政府和聯邦衛生局的防疫計劃則有頗多微詞。

和法國和奧地利以及疫情曲線發展迅速的意大利、西班牙等鄰國不同,瑞士政府沒有強令禁足,而是把“注”壓在瑞士民眾的公民意識和個人責任感上。在瑞士法語區,呼籲實施全面禁足令的呼聲越來越高,甚至有公民發起了請願書。

在國外,瑞士的防疫政策也引起了批評。法國上薩瓦省參議員Loïc Hervé就曾陳請法國外交部長,要求其緊急聯絡瑞士當局。這位議員認為瑞士的不力政策會波及到相關地區許多法國跨境工作者的安危。 “如果國境的另一邊執意於鬆懈的防疫政策,我們這邊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將是徒勞無功,”Hervé向媒體表示。

“我們這裡不是中國”

各國政府防疫措施的不同顯示出文化上的差異:瑞士拉丁語(法語、意大利語)地區的居民傾向於全面禁閉,但德語區居民則尊重現行規則。 “日耳曼文化認為是個人責任感在帶動集體責任感。這同南方文化的‘命令應該從上而下傳達’的觀念不同,”歷史學家Olivier Meuwly在法語區《時報》(Le Temps)上分析道。

>> Daniel Koch在瑞士法语电视台捍卫政府防疫政策的讲话 (RTS)

RTS

Daniel Koch是站在最前線捍衛政府策略的那個人。 “我們可能會進一步收緊措施,但目的不是全面禁閉。” 他深信瑞士人的理性和守紀:“我們採取的措施必須與我們的文化、社會習俗和民主傳統相適應。我們這裡不是中國,我們也無意搞極權主義。”

根據3月24日公佈的民意調查結果:瑞士民眾對“病毒先生”的工作是信服的。 63%的瑞士人對危機時期的政府表達了信任之情。 4月13日就年滿65歲,眼看進入退休年齡的Daniel Koch能夠圓滿完成他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個任務嗎?現在看來,他的退休生活可能需要延後一段時日了。

疫情時期,Daniel Koch一半的工作時間都在用來回答媒體訪問上了。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