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 Page

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福利补助 社会保障津贴让瑞士贫困减少五成

在瑞士这个连下水道里都堆聚着高浓度可回收黄金的国度,却仍有约60万尚未脱贫的贫困人口。但倘若失去了包括养老金、健康补助、失业救济以及住房津贴在内的所有社会转移性援助,恐怕这一数字将会一路飙升为现如今的两倍之多。

在瑞士的童工 “工厂孩子”的被盗的童年

在工业化过程中, 在瑞士工厂辛苦劳作的孩子们会累到倒下。主要归功于一个非主流无党派人士, 瑞士童工相较于其他国家相对较早被取缔。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淘金盆 瑞士下水道里价值百万的真金白银

想来瑞士度个“淘金假期”吗?只要一路南下到提契诺州(Ticino),按照联邦科学报告的说法,那里的下水道里黄金聚集,其浓度之高“具有回收的潜在价值”。

“自由言论”还是“仇恨言论”? 瑞士网上言论的法律困境

在互联网普及之前,界定一段话是自由表达还是歧视偏见就并非易事。在社交媒体和即时通讯的时代,二者之间的界限则更加模糊不清,稍有不慎就会越过雷池,在瑞士也是如此。 上周,在瑞士西部的德莱蒙(Delémont)镇,火车站外有两个男孩争吵打斗,这个情景被人拍下来并传到了网上。 ...

航班取消? 伯尔尼的SkyWork本月底倒闭歇业

由于资金问题,总部位于伯尔尼、由瑞士首都伯尔尼机场始发、发送航班飞往欧洲17个目的地的瑞士航空公司SkyWork,或于10月底被迫停止运营。 因SkyWork航空公司无法兑现2017年和2018年冬季航班时刻表的财政保证,因此瑞士联邦民航局(FOCA,The Federal Office ...

企业收购 当中国人在瑞士大幅收购企业

中国购买国外企业成为一种潮流,已经有不少瑞士公司被中国企业收入囊中。这在瑞士政治和经济届引起不小波澜,这是一篇2017年9月24日刊登在《联邦报》(der Bund)上的文章,瑞士人对中国人收购本国公司的看法可见一斑。 联邦政府应该保护重要的瑞士企业免受中国收购: ...

世界肥胖日 瑞士儿童患肥胖症者较少

世界各国患有肥胖症或体重超重的儿童人数正迅速增多,而瑞士这种情况却很少见。

算上一笔明白账 在瑞士月薪6000瑞郎意味着什么?

当瑞士人出国旅行,尤其是到那些收入明显处于劣势的国家,如果有人询问他们的薪水,他们就会立刻调转话题或者偶尔撒谎敷衍了事。如何让别人理解他们五、六千欧元的月收入其实与对方所赚的一千、两千欧元没有可比性呢?

顶级科学家+顶级企业家相聚瑞士 瑞士双峰会论坛在伯尔尼举行

2017年10月15日, 首届瑞士双峰会论坛(Swiss DuPEAK Forum)在伯尔尼Schweizerhof酒店举行,论坛由DuPeak委员会组织举办,主题:科学研究的产业转化动力。旨在促进最新科研成果的商业化和产业化,弥合科研和工业应用之间的距离,为科学家和企业家提供一个面对面交流的机会。

瑞士华人 月是故乡明?瑞士华人入籍不后悔

瑞士安定富足,有着优厚的社会福利,是世界最宜居国。要拿到瑞士绿卡(C卡)说难也难,要在瑞士工作生活10年以上,说易也易,只要有一份固定工作到年头自然水到渠成。加入瑞士国籍要住满12年(从2018年1月1日缩短为10年),与C卡一样,也是一个时间问题。 ...

今秋的约会 联邦大厦灯光秀:宗教改革500年的光影

伯尔尼联邦大厦每年秋天的约会季又到了,一定要来赴约哦!10月13日到11月25日期间,每晚都有绚丽迷幻的灯光大秀在联邦大厦主墙的衬托下隆重上演。瑞士政治中心建筑的肃穆将被巨型光影的震撼与瑰丽所取代。每天晚上2至3场表演。免费欣赏,敬请前来。

瑞士短租民宿 Airbnb在瑞士偏远山区最走俏

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之一,提供短期出租房屋的在线平台爱彼迎(Airbnb)在瑞士呈现出如日中天的蓬勃之势,只不过在瑞士,民宿日新月异、空前繁冗的大本营并非城市,而是偏远山区。

民主调研室 公投通过了,如何实施呢?

选民投票通过一项动议后,议会就着手工作:找出能够使新决策与现存法律相辅相成的解决方案是他们分内的事。

热气球 瑞士热气球驾驶员打破世界纪录

这对冠名为“弗里堡挑战队”的双人黄金搭档,在一年一度于美国举行的挑战赛期间,以59小时35分横跨3666公里的好成绩(英),斩获桂冠。上周日(10月8日),这对瑞士好战友从美国新墨西哥州中部的阿尔伯克基(Albuquerqu...

吃遍瑞士最佳餐厅 米其林带您品尝“舌尖上的瑞士”

来瑞士旅游,您还带着榨菜方便面老干妈三大“中国游客出国标配”吗?最新出炉的《2018年度米其林指南瑞士篇》,为对美食爱得深沉的中国饕餮食客们提供了更多选择:弹丸之地的瑞士竟有118家餐厅上榜,成为欧洲境内米其林餐厅数量相对其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度。 ...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笑飞作品 范博士后

范博士后的实验室在我楼上,他从事神经传导方面的研究,是在我做博士后的第二年进的站。我俩的专业不同,他算是我半个学弟吧。由于博士后英文简写PostDoc 读音的原因,我们称自己为泡狗,我是笑泡,老范自然就是范泡了。我们一般每天工作从早9点到晚7点8点,十多个小时,比狗狗勤奋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