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宠物“循环再利用” 瑞士动物收容所三分之二的动物或物归原主,或终获领养

回溯去年,栖身于瑞士动物庇护所共计1.9万只昔日或遭旧主遗弃、或无家可归流离街头的动物中,近三分之二在善待宠物的瑞士或重回旧主怀抱,或获得领养、入住新家。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8月19日 上午10:00

瑞士人當中醫 瑞士本土的中醫師們

一個西方人如何接受東方思想成為中醫治療師,在背後都有各自經歷。採訪中的三位瑞士中醫治療師投入中醫的起點不同,循著自我的思想,也走出了不同的風格。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科学星期六 瑞士科研人员:术后止痛,我们有新招!

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的科研人员现已研发出一款能在体内释放止痛剂,且可自行生物降解的微型电路。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8月14日 上午11:30

瑞士绿色乳业标准(SWISSMILK GREEN) 瑞士“可持续奶源”新标准,你喝的奶达标了吗?

自2019年9月1日起,如果瑞士牛奶生产商符合包括动物饲料中避免添加棕榈油在内的10项基本标准,便可采用全新的“瑞士绿色乳业”(Swissmilk Green)品质认证标志。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8月14日 上午9:30

法国影坛传奇人物 阿兰·德龙中风后在瑞士得以康复

曾因扮演佐罗而家喻户晓、且享有“影坛第一美男子”美誉的法国男影星阿兰·德龙(Alain Delon),继数周前因中风和轻微脑溢血在法国接受手术治疗、后转院至瑞士接受后续治疗,目前正在逐渐康复中。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8月9日 上午11:18

鸦片类药物引发的案例 瑞士法院裁定“瘾君子”有权享受伤残保险

根据瑞士联邦法院于本周一(8月5日)作出的裁决,经一位专科医师评估和诊断、从而被为判定为药物依赖者,可享有残障保险福利。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8月7日 下午2:00

鴉片類藥物引發的案例 瑞士法院裁定“癮君子”有權享受傷殘保險

根據瑞士聯邦法院於本週一(8月5日)作出的裁決,經一位專科醫師評估和診斷、從而被判定為藥物依賴者,可享有殘障保險福利。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8月7日 下午2:00

DOCUPASS 死亡也需要一點統籌安排

“請不要盡力搶救我,我想平靜地死去。我希望捐獻自己的器官,其餘部分則送去火化……”很多人都想過自己臨終時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可是卻只有很少人會真正採取行動,以保證這些願望得以實現。

DOCUPASS 死亡也需要一点统筹安排

“请不要尽力抢救我,我想平静地死去。我希望捐献自己的器官,其余部分则送去火化……”很多人都想过自己临终时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可是却只有很少人会真正采取行动,以保证这些愿望得以实现。

病毒探测物 瑞士研究人员发现流感疫苗的潜在替代疗法

瑞士研究人员发现流感疫苗的潜在替代疗法 瑞士意大利语区大学(USI)的科学家发现了一种能够识别流感病毒多种变体并在患者体内触发正确免疫反应的分子。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8月2日 上午10:00

沖廁所、炸藥以及黃金 事實真相:孤獨的豚鼠以及其他奇怪的瑞士謠傳

這是真的嗎?我們曾向你們詢問是否聽到過一些關於瑞士的、聽起來可疑、你們想讓我們調查澄清的傳聞。現在我們就來一起看看一些很詭異的問詢的答案--那些謠傳、都市行為守則以及奇怪的法律。

冲厕所、炸药以及黄金 事实真相:孤独的豚鼠以及其他奇怪的瑞士谣传

这是真的吗?我们曾向你们询问是否听到过一些关于瑞士的、听起来可疑、你们想让我们调查澄清的传闻。现在我们就来一起看看一些很诡异的问询的答案--那些谣传、都市行为守则以及奇怪的法律。

瑞士僱傭關係矛盾 劉醫生在瑞士會被告上法庭嗎?

劉醫生*收到了一封律師函,並附有一張1.5萬瑞郎的帳單。原因是劉醫生的太太在距離他原工作診所5公里的瑞士小鎮開了一家中醫診所,而劉醫生當初與這位老闆簽署了一份帶有限制條款的勞動合約。合約中規定,劉醫生在合約終止後,不得在距離這家診所5公里範圍內從事中醫行業。

瑞士雇佣关系矛盾 刘医生在瑞士会被告上法庭吗?

刘医生收到了一封律师函,并附有一张1.5万瑞郎的账单。原因是刘医生的太太在距离他原工作诊所5公里的瑞士小镇开了一家中医诊所,而刘医生当初与这位老板签署了一份带有限制条款的劳动合同。合同中规定,刘医生在合同终止后,不得在距离这家诊所5公里范围内从事中医行业。

健康風險 亞洲虎蚊入侵瑞士

攜帶寨卡病毒等有害疾病的亞洲虎蚊開始入侵蘇黎世。蘇黎世沃利斯霍芬(Wollishofen)地區出現虎蚊蟲體、幼蟲和蟲卵。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7月18日 上午9:45

生活在瑞士 我在瑞士精神病人互助小組的7年

在Sarnen的村廣場上,行人們拿著牛角麵包、互相溝通著各自的經歷。這是瑞士上瓦爾登州(Obwalden)自救小組的首次開放日。無論是癮症、心理疾病還是慢性病患者,都可以結成互助(自救)小組,相互交流、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