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弃婴与收养 瑞士有扇弃婴窗

2020年新年伊始,瑞士就发生了一件事震撼人心的事,废品回收站发现了一个几乎被冻僵的新生儿,而瑞士各地有若干弃婴窗口,为无助的母亲提供可能,把新生儿丢弃在一个安全温暖的地方。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棄嬰與收養 瑞士有扇棄嬰窗

2020年新年伊始,瑞士就發生了一件事震撼人心的事,廢品回收站發現了一個幾乎被凍僵的新生兒,而瑞士各地有若干棄嬰窗(棄嬰箱),為無助的母親提供可能,把新生兒丟棄在一個安全溫暖的地方。

动物权利保护 瑞士屠宰场被揭违规残忍操作

绝大部分的瑞士屠宰场能够小心地对待动物。但是,联邦兽医局在最新公布的调查报告中写到,有些动物在屠宰场过夜时出现扭伤状况。此外,动物在“赴死”前往往缺乏饮水,食物和供休息的稻草垛更是稀缺。

此内容发布于2020年1月17日 上午9:38

从尼日利亚伏都教到瑞士教堂 “小时候我在睡梦中做弥撒”

杰拉尔德的故事,是一个小男孩在五岁成为男子汉,为实现梦想而斗争,终于成为神父的故事。现在,他在他的教区和提契诺州(Ticino)的学校将这股精神力量传递,相遇。

遇袭5周年 《查理周刊》还在,查理精神已死

2015年1月7日,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十数位编辑部成员倒在恐怖分子的枪口之下。瑞士新闻漫画家Thierry Barrigue认为,《查理周刊》没有死,但它的精神已不复存在。他的视角不甚乐观。“恐惧已经赢了,”他说。

遇襲5週年 《查理周刊》還在,查理精神已死

2015年1月7日,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十数位编辑部成员倒在恐怖分子的枪口之下。瑞士新闻漫画家Thierry Barrigue认为,《查理周刊》没有死,但它的精神已不复存在。他的视角不甚乐观。“恐惧已经赢了,”他说。

宗教多元化 瑞士是个基督教国家吗?

虽然在瑞士的宗教版图中,基督教占据主导地位,然而盘点国民的宗教信仰,依然呈现出多样性特征,这个阿尔卑斯国度,可谓是林林总总各类宗教和宗派共存的家园。

宗教多元化 瑞士是個基督教國家嗎?

雖然在瑞士的宗教版圖中,基督教佔據主導地位,然而盤點國民的宗教信仰,依然呈現出多樣性特徵,這個阿爾卑斯國度,可謂是林林總總各類宗教和宗派共存的家園。

摄影 被镜头解放的科索沃同性恋者

在科索沃,同性恋者常常被迫躲躲藏藏。但他们也很难在瑞士的阿尔巴尼亚侨民中生存。来自科索沃的瑞士摄影师皮埃尔·卡斯特里奥·贾沙里想给他们一些发言权。

攝影 被鏡頭解放的科索沃同性戀者

在科索沃,同性戀者常常被迫躲躲藏藏。他們也很難在瑞士的阿爾巴尼亞僑民中生存。來自科索沃的瑞士攝影師皮埃爾·卡斯特里奧·賈沙裡想給他們一些發言權。

纳粹拍卖 瑞士人买下这顶希特勒的礼帽

在德国举行的一次拍卖会上,某日内瓦企业家成为几件希特勒遗物的新主人。“我买下这些物品以防其被用于新纳粹宣传目的,“这位竞拍者说。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11月26日 上午10:00

同性双亲 “我不能和我爱的女人一起当妈妈”

在瑞士,一位同性恋者若想为人父母,就必须踏上一条布满荆棘的路。除了政策空白和繁冗的手续之外,瑞士法律并没有保障同性恋人士的平等待遇。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彩虹群体将寄希望于“人人有权结婚”议案,瑞士新组议会将对此议案进行审议。

同性雙親 “我不能和我愛的女人一起當媽媽”

在瑞士,一位同性戀者若想為人父母,就必須踏上一條佈滿荊棘的路。除了政策空白和繁冗的手續之外,瑞士法律並沒有保障同性戀人士的平等待遇。為了改變這一現狀,彩虹團體將寄希望於“人人皆有婚姻權利”(Mariage civil pour tous)議案,瑞士新組議會將對此議案進行審議。

庇护解密 瑞士难民接收:这样搞行不行?

自2019年3月1日起,瑞士的庇护申请者接收政策发生了根本变化。由此一来,申请程序得以加快-这意味着大多数难民申请将在140天内得到处理。但是这项复杂的改革为何却引起了多方批评?我们为你做一解释。

难民政策 瑞士“执着于”儿童监狱

每年都有20多名儿童被囚禁在瑞士监狱,监禁时间长短不一。因为这些孩子的难民申请遭到拒绝,官方把他们暂时安置在监狱中,直到他们被驱逐出境。尽管这一做法备受指责,瑞士议会依然不愿进行干预。

难民政策 从监禁到陪伴:监狱的华丽变身

伯尔尼州决定将穆捷(Moutier)监狱改作拘留待遣返的庇护申请者之用。对于工作人员和机构日常来说,这一决定势必带来重大改变。

毒品依赖 瘾君子,请不要感到羞耻

30年前,吸毒者聚众在苏黎世肮脏混乱的“针筒公园”自生自灭。30年后的今天,瑞士司法终于赋予吸毒者们“病人”的身份-这意味着,瘾君子将能够领取社会疾病伤残保险。

残疾人权利公约 “瑞士对残疾人保障得还不够”

瑞士于2014年在纽约签署并通过了《残疾人权利公约》,因而有义务推动认知障碍人群在社会中的融合。什么是融合呢?苏黎世的一个音乐节向我们展示了融合的具体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