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通往创意的公路 彰显瑞士艺术的“迂迴之道”

一座村落的中心繁华地带,或通往城镇的马路,过去往往会以一棵盘根错节的老橡树或者一方巨砾作为显著地标。而现如今,昔日老树巨石的地标功能,被突出某件艺术作品或雕塑的环形交叉路口所取代。成本不斐、甚至毁誉参半,那么,隐藏在这些“环岛艺术”背后的创作初衷究竟是什么?

罗伯特·瓦尔泽-雕塑 不容错过的体验

比尔市(Biel/Bienne)由托马斯·希尔施霍恩(Thomas Hirschhorn)制作的“罗伯特·瓦尔泽-雕塑(Robert Walser-Sculpture)”,是个用廉价材料搭造的“迷你城”。这个雕塑引来人们的诸多讨论,成了当地一个颇值得游览之处。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沃韦酿酒师节 “20年后再相会!”

酿酒师节,又称沃韦葡萄酒节-这一大型庆典每20年举办一次,它的第12届盛会于上周日谢幕。7月18日至8月11日期间,本届酿酒师节共举行了19场盛装表演,4场演出因为暴雨而取消。盛典期间共售门票35.5万张,接待了逾百万名观众,在公众中引起巨大的反响。唯一的阴影:这是一场“赔本”的活动。

离开莱茵河 改作他途、赋予新生的船舶,成为巴塞尔文化地标

就在上周,巴塞尔当地居民用镜头捕捉到了一艘如庞然巨物般足足重达600吨的船舶被牵拽出莱茵河、“降临”这座城市的震撼场景。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8月12日 上午10:00

法国影坛传奇人物 阿兰·德龙中风后在瑞士得以康复

曾因扮演佐罗而家喻户晓、且享有“影坛第一美男子”美誉的法国男影星阿兰·德龙(Alain Delon),继数周前因中风和轻微脑溢血在法国接受手术治疗、后转院至瑞士接受后续治疗,目前正在逐渐康复中。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8月9日 上午11:18

第72届洛迦诺电影节 高雅与流行并存:新导演引领洛迦诺返璞归真

第一年担任洛迦诺电影节艺术总监的莉莉·辛斯廷将为观众呈现多年来最大胆、最激动人心的洛迦诺系列电影作品。电影节于今日开幕。

蒙蒂马戏团(Circus Monti) 瑞士蒙蒂马戏团:多点支撑,振翅高飞

传统企业如何在现代社会保持活力?瑞士蒙蒂马戏团的盈利不靠空中飞人,也不靠动物跳舞,而是依靠多样的经营模式。

«The Pearl River» -珠江 澳门-纸醉金迷的世界

说到澳门,中国人会想到东方赌城,以及与之关联的金钱、奢华、光鲜、 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中国人好赌,但是中国禁赌,所以这座旧时葡萄牙的殖民地城市,一直是中国人梦想的赌博之地。

«The Pearl River» -珠江 澳門-紙醉金迷的世界

說到澳門,中國人會想到東方賭城,以及與之相關的金錢、奢華、光鮮、 紙醉金迷的生活方式。

沖廁所、炸藥以及黃金 事實真相:孤獨的豚鼠以及其他奇怪的瑞士謠傳

這是真的嗎?我們曾向你們詢問是否聽到過一些關於瑞士的、聽起來可疑、你們想讓我們調查澄清的傳聞。現在我們就來一起看看一些很詭異的問詢的答案--那些謠傳、都市行為守則以及奇怪的法律。

冲厕所、炸药以及黄金 事实真相:孤独的豚鼠以及其他奇怪的瑞士谣传

这是真的吗?我们曾向你们询问是否听到过一些关于瑞士的、听起来可疑、你们想让我们调查澄清的传闻。现在我们就来一起看看一些很诡异的问询的答案--那些谣传、都市行为守则以及奇怪的法律。

瑞士媒体看中国 中国正在征服世界(系列四)

中国正在崛起为超级大国,我们向大家展示大国崛起的后果,同时我们也要探讨,中国崛起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本集以电影工业为主题,在电影领域,中国也开始在全球市场重新洗牌。

艺术中的阿尔卑斯山 给瑞士旅游业带来腾飞的艺术画作又回来了

阿尔卑斯山曾是一片荒地,可怕、多岩、冰冷、毫无生气。一位年轻的英国人用他的画作扭转了这片未知之地的形象:使这里成为了充满魔力、美丽绝伦、魅力无穷的原始风光所在。

联邦体操节 瑞士7万名体操运动员的盛会

瑞士第76届联邦体操节于6月23日在瑞士北部小城阿劳完满落幕。同体操比赛及表演活动一脉相承,本次体操节的闭幕式也活力四射。活动组委会表示本次比赛取得巨大成功:共有有6.9万名体操运动员参赛,赛事吸引了约20万参观者前来观战助威。

酿酒师节 沃韦如何组织“20年一次”的酿酒师节

酿酒师节(Fête des Vignerons),这个每20年才在湖畔小城沃韦(Vevey)举办一届的传统节日,组织起来绝非轻而易举。预计将吸引百万观众的本地庆典,业已演变为堪比里约狂欢节的宏大活动,与之俱来的是节日组织的巨大挑战。

酿酒师的庆典 酿酒师节-回顾曾经的时光

让我们对日内瓦湖畔小城沃韦(Vevey)举办的、一代人只有一次机会的酿酒师节(俗称“沃韦葡萄酒节”、“沃韦葡萄种植者收获节”)做一次历史回顾。

音乐之外 露天音乐节,除了音乐还有垃圾

瑞士是世界上最钟爱露天音乐节的国家,然而享受完美妙音乐之后,留下来的是满目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