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融入瑞士 美味與人情味交融的瑞士餐飲業

追尋著踏入瑞士餐飲業夢想的阿智,2010年開始在蘇黎世近郊的飯店裡擔任廚房助手。最初他僅只有初級的德語程度,工作環境火熱水熱,備菜、烹煮、送餐等分工,在講求品質與速度的瑞士廚房裡,大廚、二廚與助手們,所有人都處在高壓下。

分娩数据 三分之一的瑞士准妈剖宫生产

​​​​​​​根据最新的分娩数据,瑞士的剖腹产总数略有下降。但与国际相比,瑞士的剖腹产比例依然很高。据2017年的统计,剖宫产占了瑞士当年分娩总数的32.3%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5月20日 下午2:13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通勤人生 瑞士火车“五星乘客”指南

跳上火车,乘到目的地,跳下火车-全程不冒犯到任何人。听起来简单易行吧?一位瑞士公交礼仪权威警告说,其实真没那么容易。

贫困 谁是瑞士最穷的人?

根据欧盟统计局的统计,6.2%欧盟公民属于超级贫困户,而瑞士只有1.5%这类人口,远远低于欧洲平均水平。只有瑞典、卢森堡的及其贫困公民比例低于瑞士,欧洲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是保加利亚,每5个人中就有1人非常贫困。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5月16日 上午11:00

瑞士的人民團體 摩托車上行俠仗義的現代騎士

春暖花開了,在瑞士騎摩托車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瑞士人Uwe Knopf說著他不只在瑞士境內騎車兜風,也騎出了瑞士到了德奧等鄰近的國家。認識了許多騎車同好,更不可思議地在車旅程中他離開了舒適圈,更看到了許多需要幫助的人,感受到的生命熱情,於是發願:我每一年都要靠自己的力量募款,在金錢上協助在為難...

步入暮年 瑞士提高退休年龄,无法避免

代表瑞士部分主要出口行业从业人员权益的联合团体“瑞士雇员”(Employees Switzerland)常务董事日前表示,由于瑞士国家养老基金连年持续面临巨大的财政压力,因此,提高瑞士退休年龄、使从业者延迟退休难以避免。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5月15日 下午3:45

针对女性的暴力 家庭暴力受害者庇护所“心有余而力不足”

据瑞士一家报纸报道,由于缺少空间或人员,国内的19所女性庇护所去年不得不拒绝了近500人的求助。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5月14日 上午10:30

癌症预防 在夏日骄阳来之前,先来个免费皮肤癌检查

今年5月13-17日期间,80名瑞士皮肤科医生将向问诊病人提供针对皮肤上可疑痣或斑点的免费检查。身体出现颜色或形状特殊的斑点时,切不可疏忽,它们有可能就是皮肤癌的征兆。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5月7日 上午9:30

瑞士华人信仰 在瑞士寻得身心安住的信仰

佛教不只是“磕头拜佛”,更多的是文化与传统传承。在瑞士许多家庭坚持对华二代的传统文化教育,包括文学艺术,而佛教也是一个进入的渠道。华人子弟即使在西方长大,有一天寻根的时机来时,宗教的内涵也能指引一条正确的路。

大麻政策 30年后,一半瑞士人将尝过大麻的滋味

大麻在瑞士不是禁物,然而瑞士人的大麻消费在增高。根据苏黎世和巴塞尔大学一份科研报告,等到2045年,将近一半瑞士人将至少一次吸食过大麻,而经常吸大麻的人数也将增加。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4月30日 上午11:37

犯人逃跑 瑞士是越狱的天堂

一项欧洲最新调查显示,瑞士是犯人最常越狱的国家。2017年在一万在押犯人中255人从监狱中逃之夭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而瑞士专家却另有一套看法,认为这一排名实际上是“颠倒是非”,也就是说排名越差反倒越好。

瑞士习俗 今年复活节瑞士人餐桌上少了盘菜

复活节马上就要到了,这是西方国家非常重要的一个宗教节日,瑞士也不例外。正像我们元宵节要吃元宵,端午节要吃粽子;中秋节要吃月饼,瑞士的复活节,一定少不了兔子肉和染成五颜六色的鸡蛋,还有一种春天特有的食物--芦笋。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4月18日 上午9:30

跨文化溝通之 高情境文化與低情境文化 別跟瑞士人說「嗯嗯」,把話講清楚

你常說「嗯嗯」嗎?這應該是台灣人最常使用的字眼了。如果你熟悉台灣用語,你應該知道依據情境這兩個字代表「是」或「我接收到訊息了」的意思。甚至,當你不曉得要說什麼的時候,也可以嗯嗯含混帶過,化解尷尬,而接收訊息的一方會根據當下的狀況和你答覆的語氣解讀背後真正的含意。

传统中国医学 中国希望瑞士认可中医文凭

在中国上百万年轻人上大学学习中医。而中国取得中国中医大学文凭在瑞士不被认可,中国政府希望改变这种现状。

瑞士民间组织 瑞士的跨国婚姻协会

瑞士外国人的数量约占全国人口比例的25%,而且每年以家庭团聚身分定居瑞士的外国人大约有4万之众,其中不乏高知人士的外籍配偶。瑞士职场对语言能力和文化知识要求较高,如不能掌握瑞士官方语言,外籍配偶很难找到一份与之学历相对应的职业。

苏黎世传统 瑞士“爆炸性雪人”的诞生

在每年4月的某个周一晚上18点整,苏黎世六鸣节广场上都会有一位叫勃哥(Böögg)的“雪”人被点燃。一旦他的头爆了炸,计时就会停止。按照民间的说法:勃哥燃烧至爆炸的时长预示着当年夏季的长短和温度。

养老金 养老天堂:瑞士人的养老金是否太高?

尽管瑞士养老金系统面临崩溃,但瑞士的退休老人的养老金依然非常优厚,与任何国家的老人相比手头都富裕,那么瑞士人的养老金是否太高?

何时何地怎样死去? 从“人间天堂”上天堂:瑞士人的六条路

有什么比孤独终老更令人害怕面对的呢?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这样的人生晚景似乎又难以避免-在老龄化的瑞士,更是如此。在家中安详离世,对于生活在“人间天堂”的瑞士人来说已是奢望。最新一项统计显示:在瑞士去世的65岁以上老年人中,80%的人都死在医院或养老院,而他们走向人生终点的路有六条。

安乐死 瑞士协助自杀机构"尊严"负责人浅谈安乐死

事实上,“安乐死”这一概念自诞生之初,各种争议始终如影随形,即便是思想相对开化、允许协助自杀的瑞士,也不例外。这段视频,帮助您更详尽了解瑞士协助自杀组织“尊严”是如何运作的、曾经面临哪些困境。

安乐死 傅达仁临终遗言

形如枯槁,呕出胆汁,腹泻不止,每日四次依赖吗啡暂缓疼痛。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傅达仁依然期待能亲自见证台湾安乐死合法化。

安乐死 瑞士安乐死,能“移植”到台湾吗?

一位名叫傅达仁的癌末老人,决定求死。身为高龄胰脏癌末期患者,在经历了辗转求助台湾、中国、日本各种疗法之后,他不堪忍受病痛折磨,数次远赴瑞士,向全世界唯一合法为外国人施行安乐死的机构“尊严”(Dignitas)寻求协助自杀,最终安然辞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