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养老

民主陷阱?维系瑞士养老金体系谈何容易

如何避免养老金体系的“坍塌”?许多国家面临这一迫在眉睫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瑞士比其他国家还多了一重困难:直接民主。对瑞士来说,这实为一道难解之题。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3月11日 - 11:10
Corinna Staffe (插图)

瑞士养老保险体系结构复杂,建立在所谓的“三大支柱”基础之上:1.养老遗属保险(AHV/IV,AVS-AI);2.企业职工养老保险(LPP);3.个人养老储蓄(计算个人收入所得税时,此项开支可从收入总额中扣除,达到减税作用)。

这样就可达到“风险分担”的目的,苏黎世大学社会保险法学教授Thomas Gächter解释说,这种构架使瑞士体系成为“其他国家的榜样”,尽管瑞士模式“也有其不足之处”。

该体系在瑞士带来暂时的积极效果,但却难以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后果。据预估,如果不采取恰当的改进措施,瑞士养老金储备不足以令未来退休者“老有所依”。Thomas Gächter对此并不乐观,“炸弹已被触发,”他说。

尽管瑞士政府一再警示时间紧迫,可是几十年来,瑞士养老体系改革一直是一片“大型工地”,一年半载不会完工。

联邦政府目前也放弃了“全盘改革”,而是转向“局部补漏”的路线。从2004年至今,所有政府的此类提案不是在议会中被否,就是在全民公投中遭拒。

养老遗属保险政策第11次修订案可谓是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养老体系改革均能带来积极效果,令养老体系得到巩固。那时候,在全民公投中赢得大多数选民的支持比现在要容易得多。

就连引入养老遗属保险的决定甚至都是通过公投形式而得以确认的:1947年7月6日,80%的选民投票赞成建立养老保险的“第一支柱”。第二年,瑞士退休人士怀着喜悦的心情领取到第一笔养老遗属保险金。以下的档案视频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可是,当改革计划开始令受保人和政府为难的时候,直接民主的运作也开始困难了起来。

令情况雪上加霜的是:为了阻止养老遗属保险赤字,避免未来几代人为此买单,绝大多数年轻人并不会去投票,而是采取激进的方式。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老年人和接近退休年龄人群在全民公投中的参与率却很高。

在这一背景下,养老保险体系毫无疑问地成为瑞士人最为关注的政治议题之一,而瑞士民众对政治力量解决棘手困境的信心正在“崩塌”。

瑞士政府目前已将“AHV 21”养老遗属保险改革议案递交议会审议。瑞士政治决策者能否通过这项改革方案再次赢得大多数民众的信任和认可?

毫无疑问,这项议案必将引发热烈讨论和激烈争议。

以下文章详尽解释并分析了改革议案的内容:

把女性退休年龄从64岁提高到65岁,这无疑是政府改革议案中最敏感的一项措施。瑞士女性目前可以比男性早一年领取“第一支柱”养老金,反对者批评这一现状是“在其他欧洲国家不存在的特权”。

而反对“提高女性退休年龄”人则抗议道,瑞士女性的平均退休金本来就低于男性。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