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沙夫豪森州(Schaffhausen)


民主?瑞士最后一个施行强制投票制的州







 (RDB)
(RDB)

向北渗入德国的沙夫豪森州是瑞士最北部的一个州。但它还有另一个出名之处:沙夫豪森州对不参加投票的人处以罚款,这在瑞士是独一无二的,在全世界也寥寥无几。

3月17日,沙夫豪森州(Schaffhausen)议会投票决定将罚款金额加倍,改为6瑞郎(约合42元人民币)。这个金额似乎是九牛一毛,但对自豪的当地政府和居民而言,这是个具有象征性的数额。

在一个晴朗的春日早晨,我们乘坐的火车徐徐停靠沙夫豪森站。来的路上我们行经欧洲最大的瀑布-莱茵河瀑布。跳下火车,离该州人口密集的首府市中心便只有几步之遥。

虽然天色还早,主要购物街的集市Vordergasse上已经有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行过该市装饰华丽的巴洛克建筑之一-墙面绘有壁画的骑士楼(Haus zum Ritter)。

沙夫豪森是个微型州,人口不到8万,只占瑞士总人口的1%左右。虽然在很多方面该州也不断与时俱进,例如最近为改变依赖苏黎世、增强经济多样化做出的努力,吸引来联合利华等企业,但人们在这里感受到的肯定还是传统的气息。

而这也在针对投票的态度中反应出来。“沙夫豪森州是瑞士唯一一个施行强制投票与选举的州,”该州州长斯蒂芬·比尔格(Stefan Bilger)透露。从他的办公室窗口望出去,可以瞥见该市的另一座标志性建筑、建于16世纪的Munot城堡要塞。

据这位亦需负责监督投票的州长解释,到上世纪70年代,其它25个州已相继废除了19世纪仍很盛行的强制投票。但沙夫豪森多次投票否决了废除该制度的建议。

世界各地的强制投票

西欧:比利时、卢森堡、列支敦士登、瑞士沙夫豪森州、塞浦路斯和希腊(未施行)。

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都存在某种形式的强制投票法令,但推行程度各异。

澳大利亚于1924年引入强制投票,主要是为解决低投票率的问题。

新加坡于1959年引入强制投票。斐济泰国则到1997年才引入。

(来源:英国选举委员会、民主与选举援助国际研究所)

温和压力

“强制投票的优点,在于它以温和的方式督促公民更多参与政治问题,”比尔格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瑞士的直接民主制度要求公民通过每年数次的全民公决和人民动议,对重大决策作出投票。而沙夫豪森州的选民参与率一向多出瑞士平均值的15%-20%。以今年2月9日的限制移民投票为例,该州参与率高达70.5%,全国平均值才不过55.8%。

但比尔格强调,这一成绩并非出于罚款。要想不投票相对还是很容易,只需在退回的投票卡上注明合理原因,如度假或生病,并不会有人来核实。况且在投票结束后,还留给公民3天的缴卡宽限期。

只有当未参加投票者以上两样都没有做到时,才可能会被处以目前的3瑞郎罚款,到年终时加到一项当地政府账单上一并上缴。

这个金额比起澳大利亚来要低多了-该国的罚款金额为20澳元(约合115元人民币),不缴罚款者还会面临被起诉。全世界实施强制投票的国家不过二十余个,澳大利亚也是其中之一。

公民义务

促使人们踊跃投票的,是对承担公民义务的关心,比尔格指出。从亲自去投票站的人数之高与邮寄选票的人数之低,也能看出这一点。

“人们将行使投票权看作一种特权,甚至可能还带着一点自豪。”

在该市的街头巷尾也能体会到这种感情。“我自己从未忘记过一次投票,所有的熟人也都去投票,”一位走在通往Munot要塞葡萄园台阶上的古稀老太说:“我们这是个小而团结的州,人人都在投票站碰头。这是我们这儿的传统。”

“我总是参加投票,我的朋友们也不例外,”一位到市中心在朝阳下抽烟的20来岁小伙儿说:“郑重对待投票权相当重要,尤其是世界上那么多地方的人连投票权都没有。”

不过他也承认,年轻人可能对政治不太感兴趣。“我觉得,我在20岁以后才真正意识到,”他说。

有些不投票的人也公开了他们的想法。在接受瑞士公共电视台采访时,旅馆经理勒内·拉维尔(Rene Laville)谈了他的看法。

回到未来?

在对选举法做全面修订时,罚款金额也增加了一倍,而州议会商议期间没有任何反对的呼声,这也很说明问题。大家都觉得,40多年来未曾增减过的金额也应该赶上通货膨胀的脚步(若按通胀率,这个金额应当增至7瑞郎)。1973年前,仅为1瑞郎的罚款金额甚至曾保持了一个世纪之久。

6瑞郎的罚款有望于2015年开始实施。这笔款项也能用来支付罚款制度管理方面的某些附带支出。

当地日报《沙夫豪森新闻》(Schaffhauser Nachrichten)的主编与发行人诺伯特·南宁格尔(Norbert Neininger)评论说,该州对政治与辩论的兴趣,正是他的报纸的生存命脉。

“这听起来可能非比寻常,可我认为,不应该再简化投票与选举,因为实在应当让人们意识到,这是件有意义的事,”南宁格尔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分享自己的意见。

他不太推崇邮政投票,更喜欢在家里认真讨论过议题后,才去投出自己的一票。不过他也理解,现代生活的压力意味着不一定总能去亲自投票。

但某些批评人士,例如政治学家格奥尔格·鲁茨(Georg Lutz)在一次瑞士公共电视台的采访中,就主张强制投票并不一定代表着更多的人民权力。

5月18日,沙夫豪森州的选民将再次于投票箱前聚集。届时,他们需要就是否在全国范围内引入最低工资的提案,及是否为瑞士空军购买新式战斗机的争议作出选择。

就当地范围而言,该州公民要决定是否进行区划重组,因为在沙夫豪森26个行政区中,有14个人口不足千人,令地方管理效率低成本高。

不过这一次,沙夫豪森人不需就是保留还是摒弃强制投票作出决定。

沙夫豪森州

沙夫豪森州位于瑞士最北部,其领土的80%被德国环绕。

该州因葡萄酒出名,尤其是黑比诺葡萄酒。那里还有欧洲最大的瀑布莱茵河瀑布,每年吸引的游客约300万人次之多。

沙夫豪森州面积为298平方公里,相当于瑞士国土面积的0.7%。

该州有8万人口,近一半在同名首府城市生活。外国人口总数接近1.9万人。

近一、二十年,沙夫豪森州致力于提升工业与高科技吸引力,提供可与苏黎世、沃州、楚格等州相匹敌的竞争力度。联合利华(Unilever)、博世(Bosch)、雅培实验室(Abbott Laboratories)等企业都入驻该州,沃尔玛(Wal-Mart)和约翰迪尔(John Deere)也在这里设立了公司总部。

(来源:沙夫豪森州、沙夫豪森旅游局、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