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制 都是瑞士人,选票的分量却不一样




瑞士的联邦制政治体制,给生活在小地方的选民赋予了一定的优势。

瑞士的联邦制政治体制,给生活在小地方的选民赋予了一定的优势。

(Keystone)

尽管得票比希拉里·克林顿少,但是唐纳德·特朗普还是当选为美国总统,这就是联邦制的神威,在瑞士也一样,生活在不同的州,选票的分量也各不相同。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系列

当人们得知希拉里·克林顿比特朗普的选票多出了290万票,而特朗普却最后胜出的时候,天下一片哗然。而在实行联邦制的美国,这种“选举人团”系统却见怪不怪:在人口稀少的州,每个选举人代表的居民数量比人口多的州要多,这样做是为了让那些乡村的居民能在大城市人面前受到保护。

瑞士的联邦制中也有类似的保护。这里有两项措施来加强小州的力量,令他们不因为居民少而受到排挤。

·         联邦院议会:在国会的联邦院中,每个州可以派遣两位代表,每个半州派遣一位代表,无论居民人数多少。

·         大多数州:如果涉及更改宪法的事宜,不仅需要大多数选民的赞同,还需要大多数州的同意。有时候,一项投票议案得到了大多数公民的支持,但是如果没有得到大多数州的同意,则无法被通过。由此可见,理论上瑞士9%在小州生活的公民(瑞士11.5个人口最少州中选民的一半)可以阻止一项投票议案的通过,换句话就是,一位生活在外阿彭策尔州的居民针对修改宪法的投票,力度是苏黎世人的39倍。

瑞士的小州一般都是乡村州,而城市州人口都比较密集而且还在不断增长。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这样理解:联邦制比较保护乡村居民。

(swissinfo.ch)

城乡鸿沟

主要问题是,城市和乡村在全民投票和大选时,总是观点相左。

城市居民在政治上大多比较偏向左派,而乡村地区则比较倾向于右翼的观点。

政治学家和博客撰写人Sandro Lüscher对2007-2016年苏黎世州的公民投票结果与全瑞士的公投结果进行了对比。被通过的投票议案两者之间的区别为9.2个百分点。在所有82项投票议案中,苏黎世州共通过了16项,通过率仅相当于19.5%。

苏黎世州、卢塞恩州和伯尔尼州甚至提出分成城市和乡村半州,因为在这几个州里,乡村居民与城市居民总是意见不统一。

直接民主 独特的瑞士政治体系如何运作

作者:

支撑起瑞士良好形象的,不仅有中立和联邦制,还有被称作直接民主的政治制度。正是它,将瑞士不同的语言、宗教和文化特色凝聚在了一起。本视频就是要向大家讲解,这一独一无二的政治体系,到底是如何运行的。(ASO授权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制作)

瑞士西部法语区

其实,瑞士为什么不引进一种政治系统,让每个人都有同等分量的一票?是有历史原因的:自从天主教州在1847年的一场内战中失败之后,瑞士希望通过“大多数州”这一方式,将这些州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来接受,直至如今,某些州还是这种情况。

已经退休的公共权益教授Rainer J. Schweizer外部链接认为瑞士之所以引进“多数州”举措,最主要是因为法语区各州,他说:“早在1872/74年修改联邦宪法时,就针对是否采用多数州举措和选派联邦院代表时,用人口作参数进行过讨论。”但是考虑到法语区各州的利益而放弃了这一想法,从而延续至今。

我们要考虑,一些州的人口在猛烈增长。“这令维持各州之间这种形式上的平衡更加难以理解。”但是这位专家表示,针对取消“多数州”举措的全民投票议案涉及更改宪法,需要动用这一“多数州”举措,而任何州都不会自觉自愿投赞成票同意削减本州力量。

保护少数?

而瑞士的小州和法语区各州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他们的道理,因为他们与那些大州和德语区各州的兴趣点实在不同。如果按照人口多少决定各州投票分量的轻重或者取消“多数州”举措,对他们当然不利。

夸张点说就是这样的问题:想要一个大多数派的独裁者还是想要一个少数派的独裁者?如果启用“一人一票”的模式,那么那些像苏黎世、伯尔尼、沃州和阿尔高州这样的大州就会频频在投票中打败格拉鲁斯、汝拉、沙夫豪森或者乌里这样的小州,而德语区州则更是可以轻松战胜法语区州,因为瑞士70%人讲德语。

赋予小州一定特权,是对少数派的一种保护方式,让他们有一定的话语权。总之这是一个不易解决的矛盾,尤其是在政治体系如此“与众不同”的瑞士更是不好解决。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