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人员自由流动


欧洲移民: 瑞士社会的寄生虫?


作者:Stefania Summermater


 (Keystone)
(Keystone)

瑞士人民党(SVP/UDC)批评说,人员自由流动政策不仅给瑞士带来了外国劳动力,也带来了失业率的增长。如果说该右派保守党将这一现象称为“领取社会救济之旅”,瑞士政府则以更稳定人心的口吻,坚持强调移民在社会运转中的积极作用。

人民党议员Guy Parmelin 表示:“制定人员自由流动政策是为了方便欧洲公民来瑞士工作。但是在如今经济危机的大环境下,越来越多没有工作许可的人进入我国,还有的人在失去工作后依然留在这里。而他们的费用要由我们国家的福利来承担。”

人民党“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的成败取决于2月9日的全民投票。所谓的“社会旅游”是人民党反对大规模移民的重要且敏感的论据。这一社会现象在英国和德国也引起了政治讨论,只是讨论的形式有所不同。

失业率数据

2013年,瑞士平均失业率为3.2%,同2012年2.9%的比例相比,有所增长,其中:

瑞士人:2.2% (比前一年增长了 0.1%)
外国人:6% (+ 0.5%)

在来自欧盟国家的移民中,平均失业率达到5.2%,同前一年相比增长了0.7%,其中:

葡萄牙人:7.5% (+ 0.9%)

法国人:6.1% (+ 0.6%)

西班牙人:5.8% (+ 1.2%)

意大利人:4.7% (+ 0.4%)

德国人:3.6% (+ 0.4%)

 

来源:联邦经济秘书处

不存在“领取社会救济之旅”

为了了解瑞士的情况,我们还是拿数字来说话。 自从双边协定2002年签署以来,来到瑞士生活的外国人多了70多万人,其中60%来自欧盟国家。除了工人外,还包括失业者和接受社会救济者。

但这一数字是否意味着社会体系遭到了“滥用”?对于在此领域工作的人来说,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州级移民服务协会(ASM)的主席Marcel Suter证实说:“我们没有发现真正意义上的‘领取社会救济之旅’现象。大部分欧洲工人在来瑞士时都持有工作许可。”

这一看法也得到洛桑社会福利办公室负责人Michel Cornut的认同-尽管洛桑是瑞士移民和贫困问题最为凸显的城市之一。Cornut说:“明显的滥用社会福利的现象是存在的,但它们是极少数,比如移民将全家人带到瑞士,接受社会救济。当然,越来越多的外国工人需要社会福利,这同他们困难的处境分不开,特别是很多人做着工资极低的工作,所以他们才会申请社会援助。”

谁是受益人?

为了申请社会救济根本不需要设骗局。双边协定写得清清楚楚。一位持有不限期工作许可的法国人有权获得可续签的5年居留证。如果失去工作,他可以领取失业保险金(只要他可以证明自己在过去的2年里至少工作过12个月),如果需要,他还可以获得社会福利金。

但是对于Guy Parmelin来说,如果一个人不再工作的话,就应该很快回国,而不是成为“福利国家的负担”。Parmelin评论说:“他们大多没有这样做的兴趣。”

2012年,有来自27个国家的愈3.5万名欧盟公民接受瑞士的社会资助,占所有在瑞欧盟公民的3.1%。Marcel Suter表示,即使经济拮据状况会影响到居留证的续签,但它并不成为终止居留权的理由。

但是对于来瑞士找工作的人来说,情况则有所不同:这些人只能获得最多6个月的居住许可,而且法律也不赋予他们获得社会福利的权利,这一点同欧盟国家内部的规则相反。不过,有些市镇还是为处境最为艰难的外国居民提供一定形式的帮助。这一举措遭到很多政党指责,而联邦政府最近也宣布有意引入一项特殊的法规来对此进行管理。

退休人员的财政

据联邦社会保险局的一份报告,自2001至2010年,欧盟公民交付的养老遗属保险(AHV/AVS)占总额的比例从18.5% 上升到 22%,而瑞士人同比从75.2% 下降到72.8%.

2012年,欧盟公民享受的养老遗属保险金额仅为总额的15%。

目前,联邦当局表示,对于移民现象对未来养老金费用的影响“无法做出可靠准确的预计”。

来源:联邦社会保险局

虚拟合同

人民党还有另一条重要论据:就是被称作“整合化”(totalisation)的状况。瑞士经济国务秘书处解释道,理论上讲,欧洲公民只要在瑞士工作了1天,便可获得失业保险,不过前提是:他要在某个欧盟成员国工作过至少一年。

Guy Parmelin认为,很有可能存在“虚拟合同”的状况,他揭露道:“以上这些(针对欧盟公民的)情况的支出都是由联邦支付的,而社会保险的结算一定是负数。”

可是,据瑞士经济国务秘书处的数据显示,2013年仅有1800人享受了这种待遇,他们是73318名新移民中的2.5%。虽然他们的人数呈增长趋势,但依然处于控制之中。联邦政府尤其加大了管理的力度,并加强了不同部门间的合作,以发现社保中可能出现的虚拟合同和福利滥用等状况。

社会救助之数据

2012年,有250333人接受了社会救济,占瑞士总人数的3.1%。

外国国籍人士更容易面临生活窘困的状况,因为他们中很多人受教育程度比较低,家庭成员人数较多,而且工作较差。

据联邦统计局数据统计,6.3%的外国人以及2.6%的瑞士人享受社会救助。

来源:2012年瑞士社会救助统计-联邦统计局

有何影响?

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希望能够安定人心。失业率的增长保持在正常范围内,而且移民对于社会保险的整体作用是积极的。其发言人Isabel Herkommer书面表示:“欧洲移民减缓了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所以也缓解了社会保险的财政问题。”如果没有移民,养老保险制度的第一支支柱-养老遗属保险(AHV/AVS)从1992年起就会一直赤字。

Herkommer继续写道,至于失业保险,我们在收支上找到了很大程度的平衡。

那么,再也没有什么让人担忧的事情了吗?Michel Cornut认为并非完全如此,他强调说:“社会福利领取者数量的每一次增长,不管是瑞士人还是外国人,都是令人忧虑的。政府认为人员自由流动的利大于弊。但是也存在一些副作用,比如贫困率的明显增加,我们不能忽略这些。 ”

Guy Parmelin对乐观论调也表示质疑,他认为政府数据并未反应现实情况,而且也没有考虑到瑞士可能出现的衰退情况。他说:“我们面对的是一枚定时炸弹,3、40年后,承担我们目前养老费用的欧洲移民将享受他们的养老金待遇。谁来付这笔钱?事实上,我们需要面对人口老龄化的问题,移民的到来只是拖延了我针对此问题采取必要措施的时间。”

目前来看,瑞士似乎是从人员自由流动政策中受益最大的国家-至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欧洲部的一项调查结果是这样显示的-《新苏黎世报周末版》刊登了相关引文。如果算一笔帐:将移民进入所带来的开支(行政、基础设施、社会保险)和收益(税款)做一比较,我们就会发现:收益还是高于支出65亿瑞郎。

总之,数字上的战役还没有结束。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