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Ausgelassene Stimmung am Gründungsfest für den Kanton Jura im September 1978 in Delémont. (Keystone)

Ausgelassene Stimmung am Gründungsfest für den Kanton Jura im September 1978 in Delémont.

(Keystone)

11月24日,汝拉州和伯尔尼汝拉地区的公民将针对成立“大汝拉州”进行投票,这是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瑞士最大的领土纠纷。投票的举行再次证明瑞士联邦制和直接民主的公正性。

“我不知道汝拉问题这次是不是会有一个最后的结果,但是这一投票却无疑在政治程序上起到了很好的榜样作用,”瑞士前联邦院议员汝拉间调停委员会主席Dick Marty这样表示。

“它激活了文化间的对话和沟通,在直到现在依然处于对立面的双方之间建立了新的关系。”

这个1994年成立的汝拉间调停委员会似乎实现了一个目标-在矛盾中创造对话的机会,这一矛盾可以追溯到1815年:在维也纳大会上,当时的巴塞尔主教将汝拉州拨给了伯尔尼。也就是说,讲法语、大多数信奉天主教的汝拉州被归入大部分讲德语、接受新教的伯尔尼州。

这一分派引发了不满,但是这种不满并未在民众中爆发,直至20世纪上半叶,这种不满情绪才因经济和文化边缘化发展的前提下显现出来。

在他们的山里显得有些孤立的汝拉人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忽视,比如涉及公路和铁路项目等等。南部汝拉地区,越来越多讲德语的伯尔尼人入住,也导致了紧张关系的出现。

剑拔弩张

在战后时期,出现了首次带有挑战性的分裂运动,“汝拉人联盟”就一直在为汝拉州的独立和脱离伯尔尼州而战斗。另外处于对立面的“热爱汝拉联盟”则一直在为留在伯尔尼州而努力。

汝拉间调停委员会

汝拉间调停委员会于1994年在一次伯尔尼和汝拉州制定协议时成立,职能是寻找两州间问题的解决办法。

委员会针对汝拉州和伯尔尼汝拉地区的合作给出建议。两者之间的合作在1979年汝拉州成立时中断了。

委员会中共有12名代表,汝拉州和伯尔尼州各半。主席由联邦委员指定,自2011年由Dick Marty担任。

等到伯尔尼州关于汝拉地区何去何从的投票结束后,委员会就会解散。

“起初只有社会精英对汝拉问题感兴趣,但是在几年之内,这一问题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洛桑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所的讲师Bernard Voutat这样说:“针对一个会导致民众分裂的重大话题,每个人都必须表明态度,要么支持伯尔尼州,要么反对。”

开始时对话集中于,“身份”对于汝拉人的意义,后来对话在种族、文化、语言和宗教等各方面深入发展。

“对于分裂者来说,汝拉人是一群有着共同身份标志、带着一段百年历史的民众,而对于反对分裂的人来说,汝拉人的想法出于地理、文化和宗教差异原因,并不现实。”

1960-1970年期间矛盾愈发激化,分裂派和反对分裂派之间出现了挑战性行为和暴力活动。

分裂派将象征着瑞士联邦的几所房子点燃,占领瑞士大使馆并在伯尔尼国会的入口修了一堵墙。

房子上、马路上到处都是“汝拉自由”的条幅。瑞士出现了第一名政治难民,前往西班牙弗朗哥独裁者那里寻求庇护。

自主权

汝拉问题也引起了外国媒体的关注,将其与北爱尔兰、巴斯克地区和科西嘉岛的问题相提并论。 

“汝拉并未发生像发生在其他国家冲突地区那种规模的暴力活动,但是汝拉问题在地方政治运动历史中写下了鲜明的一笔,这些运动是非殖民化之后,人民要求自主权的运动,”弗里堡大学时代历史系讲师Claude Hauser这样说。 

长时间以来,瑞士联邦一直将汝拉问题视为伯尔尼州内部矛盾,二十世纪60年代后期,决定开始插手干预。但找到解决办法并不容易,因为汝拉问题几乎可以追溯到瑞士联邦成立的年代-1848年。

汝拉问题

1815:在维也纳大会上,汝拉被指派给了伯尔尼州。自1793年汝拉一直是巴塞尔主教管辖地区的法语部分。

1950:伯尔尼州公民在投票中通过了一项宪法变更,法语成为瑞士的第二官方语言,汝拉区在州政府中获得两个席位。

1974:汝拉民众决定成立自己的州,南面的三个汝拉新教地区留在伯尔尼,Laufental山谷归属巴塞尔乡村州。

1978:瑞士选民在全民投票中以82.3%的赞同票同意成立一个新州,由Delémont、Porrentruy和Franches-Montagnes三个地区组成。

  

1979:汝拉州独立出来。

1994:当汝拉问题再次尖锐起来的时候,联邦委员出面成立了“汝拉间调停委员会”,旨在为汝拉问题寻找答案。

2009:5月4日,汝拉间调停委员会向司法部长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递交了有关汝拉问题解决方案的报告书。

  

2010:12月17日联邦院议员Dick Marty被联邦委员指定为委员会主席。

2012:2月,伯尔尼州与汝拉州签订了一个意向书,其中规定了两州就汝拉未来问题投票的形式。

2013:11月24日将在伯尔尼汝拉区域的管理层面进行一个投票,决定汝拉的未来,同天,投票也在汝拉州进行。

传统原则、历史、文化和语言上的平等,一直被视为瑞士现代社会的支柱,汝拉问题动摇了这一支柱。

“近些年汝拉的状况成为考验瑞士联邦制的一块试金石。汝拉问题的出现,令瑞士的联邦制受到了危及,这促使瑞士不得不开始反思并寻找解决办法,”Hauser说。

轻松的氛围

新的解决方案在1970-1980年间的一系列投票中具体化,这样,1979年汝拉作为第26个州独立出来。

北部三个地区同意成立新州,而南部三个地区则愿意留在伯尔尼州,因此汝拉分裂问题实际上只得到了部分解决,汝拉人成立一个“大州”的愿望尚未实现。

2013年11月24日汝拉人将再次来到投票箱前,南部三个地区会表明什么态度,他们会投奔汝拉州吗?

与1970年间的投票相比这次即将举行的投票在轻松的氛围中进行着。这主要归功于汝拉间调停委员会所做的工作,为了这个投票他们花了20年的时间。

这次投票也受到了国外的关注,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来自黎巴嫩、东欧国家的代表团来到瑞士,就围绕汝拉问题的民主程序进行考察。

“许多国家的这种问题都由国家来决定,而瑞士将决定权交由民众。重新运用这一民主方式也可能带来很多问题,”Dick Marty这样表示。

汝拉州

汝拉州是瑞士第26个也是最年轻的州。

1978年9月24日全民投票之后,1979年汝拉州成立了。

汝拉州面积为839平方公里,共生活着70'000居民,首府是Delsberg (Delémont)。

未来的试点

对于这位自由民主党的提契诺州联邦院议员来说,汝拉公民投票对于瑞士是一个试点,他认为瑞士各州都面临着重新划分的问题。

“目前州正在失去政治意义,紧密的国际关系,会令越来越多的决定在联邦层面定夺,”Marty说。

“对于公民来说,从属于哪个州也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许多人在一个地方居住,却在另一个州上班,我相信在今后的10-20年中会出现很多针对州合并的投票,最后可能约有7或8个州保留下来。”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