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全民投票


工资动议-瑞士人与资本主义制度的一次交锋?


作者:Sonia Fenazzi


近几年来,瑞士大企业里的高管们发给自己的薪酬可谓是个天文数字,现在他们应该接受直接民主的抉择了 (Keystone)

近几年来,瑞士大企业里的高管们发给自己的薪酬可谓是个天文数字,现在他们应该接受直接民主的抉择了

(Keystone)

突然之间,一系列关于薪酬的动议先后成为瑞士全民投票的主题,这是人们反对高管们天价薪酬的一次“起义”。但是,市场经济的方针不会因此受到破坏,两位大学专家对此看法一致。

2013年3月3日,“反对过度高薪”动议在公投中以绝对优势得以通过,这一结果引起了巨大反响,但一切并未到此为止。今年11月24日,瑞士人民将就另一动议–“1:12–支持公平工资”进行投票,该动议旨在限制高管人员薪酬过高的现象,规定所有企业内部的最高工资,不能超过该公司最低工资的12倍。明年,公民们将就立法规定最低工资的动议进行表决。

围绕薪酬问题,各种动议接二连三的跃入人们视野,按照过去的惯例,这样的提议总是来自左翼党派,但最近几年,出乎意料的是,这些动议在其他选民那里也深入人心。

一些数据

根据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2010,瑞士全日制员工的月平均毛工资5'979瑞郎

私企领导层的月平均毛工资为10'195瑞郎,国企(隶属联邦政府)领导层的为16'526瑞郎私企高管的为22'755瑞郎,国企高管的为21'548瑞郎

工资不足3'953瑞郎的雇员与工资超过10'833瑞郎的雇员各占员工总数的1/10

对舶来品的排斥

“在过去20年里,由于全球化,瑞士从英语国家引入了一套工资体系,公民们对此意见纷纷。”Rafael Lalive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介绍。这一体系着眼于“发展金融产品,如认购期权(又称看涨期权、买进期权),这些都使公司高管们的薪酬过于丰厚”,这位洛桑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解释说。

在瑞士,这一体系不仅让人民抱怨不已,而且造成了“本地企业一方与大银行以及跨国出口企业一方之间关系的紧张。”苏黎世、卢塞恩和巴塞尔大学的经济史学教师Tobias Straumann指出。

薪酬差距前三甲

根据瑞士工会组织Travail.Suisse起草的年度工资等级报告,2012罗氏制药(Roche)在瑞士薪酬差距对比中独占鳌头,该企业首席执行官舍维林·舒旺(Severin Schwan)的年薪为1579.1万瑞郎,是总部设在巴塞尔的这家医药集团里员工最低工资的261

排在第二位的是雀巢公司(Nestlé),其首席执行官保罗·薄凯(Paul Bulcke)的年薪为1260.8万瑞郎,相当于该食品巨头企业内部员工最低年薪的238

排在第三位的是ABB公司,其首席执行官乔·霍根(Joe Hogan)年薪为1015.8万瑞郎,相当于该企业内部最低年薪收入者的225

瑞士企业的传统模式建立于社会责任的基础之上。本土的企业老板“有这样一种观念:大企业的精英们在瑞士获益匪浅,在此工作、生活、赚取巨额工资,但是他们对于瑞士这个国家却漠不关心,本土的企业家们认为这种做法令人难以接受。”

他们质疑的不是财富本身,“如果一位企业家非常富有,但是人们有这样一种印象:他关心自己的企业、自己的员工,并且和瑞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他的财富就被看作是一种权利。”这位专家明确指出。

今年三月份,小企业家托马斯·明德尔(Thomas Minder)发起的动议在全民公投中通过,该动议反映了薪酬差距问题。然而,这并非质疑自由市场经济原则,两位专家对这点都进行了强调。

“明德尔的动议纠正了过去没有底限的某种自由:剥夺大型企业里高管层自行决定自己薪酬的权力,将此权力交与作为股东的企业业主。这可以促动自由市场经济更好地发挥作用,因为企业业主可以根据高管的业绩好坏实行奖惩制度,力求使工资体系更加注重实际,但是国家不会干涉私企内部事务。”Rafael Lalive证实说。

游戏规则的巨变

与“1:12–支持公平工资”动议相比,明德尔的动议有着本质的不同,“1:12”动议提出立法规定薪酬差距的最大限度,政府应该监督各个企业的实施。正因为政府对私有化经济进行这种干涉,两位专家认为,在今年11月24日的公投中,瑞士社会民主党青年党(Gioventù socialista)发起的这项动议不会赢得多数赞同票。

该动议“将会改变工资调节手段以及经济原则,这并非大多数瑞士人想要的结果,他们宁愿选择自由经济。”Tobias Straumann说。

瑞士经济形势一片大好,失业率也很低,而且不存在严重的社会问题。因此,不存在改变经济体制的必要。

“尽管在过去20年间,瑞士的工资差距也拉大了,但是并没有离谱。瑞士不象美国或者英国,这两个国家的财富不均状况激增,不仅贫富两极分化越发严重,而且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也急剧下降。”这位大学教师指出。

持续成为政治议题

“在瑞士,社会仍十分安定,不象美国或者英国民众那样,不满情绪日益严重。因此,社会民主党青年党人开出的‘良方’不会赢得多数选民的支持。然而,我确信,在这次投票过后,薪酬话题仍不会烟消云散,一段时间内,仍会处于政治讨论的‘风头浪尖’。”Straumann预言。

在Rafael Lalive看来,“为了解明德尔的动议是否足以限制薪酬激增,其结果要等到该动议实施3至4年后方能知晓。如果高管的薪酬并未减少,我认为,瑞士会有超过微弱多数的民众同意将权力交与政府,让政府限制薪酬差距。然而,现在还为时过早。”

同样,对于预测通过立法规定最低工资动议的命运也还时机未到,最低工资动议是由瑞士工会发起的。然而,与“1:12”动议带来的巨变相比,人们需要认识到这一举措的重要意义:“在许多国家,最低工资标准都已经得到实行。”Lalive提醒到。

在瑞士,汝拉州(Jura)和纳沙泰尔州(Neuchâtel)已经立法规定最低工资标准。但是,在沃州(Vaud)和日内瓦州,这一动议却遭到了选民们的否决。上述结果打了个平局:2 : 2,从联邦层面上看,这似乎预见了拥护者与反对者之间的较量。然而,有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因为到目前为止,这四次投票都是在瑞士法语区进行的。

三项动议简介

小企业家托马斯·明德尔提出了反对过度高薪的动议。2013年3月3日,瑞士选民及所有州以约68%的绝对多数票通过了该动议。这一动议特别规定,上市企业董事会、顾问委员会以及领导层成员的薪金应由股东大会每年投票决定,此举完全排除了离职补偿以及预支工资。

1:12支持公平工资动议是由瑞士社会民主党青年党发起的,瑞士选民将于2013年11月24日对此进行投票。该动议规定,在瑞士所有企业里,企业内部员工最高薪酬不能超过员工最低薪酬的12倍。薪酬指的是“企业里发放的金钱、实物或者福利待遇的总和。”

保护公平工资的动议是由瑞士工会联盟(USS)发起的,目前国会仍在审查中。该动议要求将每小时22瑞郎的最低报酬引入法律,相当于每月约4'000瑞郎的工资收入。这一额度应该根据工资与物价的浮动而定期作出相应调整。


(译自意大利文: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