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历史学家、粉刷工


"学术自由是无价之宝"


作者:Sonia Fenazzi, 纳沙泰尔


Francesco Garufo - object (swissinfo.ch)

Francesco Garufo - object

(swissinfo.ch)

弗朗切斯科的职业生涯开始于粉刷。但利用业余时间,他获得了高中毕业证书,并完成了大学学业。这位历史学博士如今是位学者,业余时间搞搞粉刷。

“历史、足球、摩托车是我最大的爱好,”弗朗切斯科说,此时他正在纳沙泰尔大学自己的办公室里啜着一小口“晨间咖啡”。

这些热情缘自于他的个性,人们很快就能觉察到。当人们与他交谈时,他闪亮的、富有表现力的双眼明确地泄露了这一切。

他的职业生涯也显示出,这位41岁的人,有着钢铁般的纪律性。但在孩童时代,有那么一个时期,他的性格则刚刚相反。

弗朗切斯科(Francesco Garufo)出生于苏黎世,爸爸是意大利人,妈妈西班牙人。7岁那年,全家搬往纳沙泰尔州,他的义务教育,也是在那里完成的。首先他要学习法语,在掌握了这门语言后,他很快成为了模范生。

然而在小学的最后几年,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不再喜欢学校了,很无聊,我变得毫无纪律性,”他这样回想。然而他很喜欢给爸爸帮忙,那时他的父亲经营着一家小小的粉刷公司。因此在1987年7月小学毕业后,他在爸爸的公司里开始了作为粉刷工的实习。

工读生

尽管如此,乍一进入工场世界,还是“有些震惊”,“因为大部分时间我是自己一个人”。年轻的弗朗切斯科对此不太满意。“回到家里,我首先拿在手里的,就是一本书。我一读就读到夜深,大部分都是历史书。我发现,这是最吸引我的”。

因此结束学徒生涯后,他在伯尔尼的一家公司工作了一年,并自1992年起,开始定期在夜校高中上学,幸好他的工资足以支撑他这一时期的开销。

随后的3年,弗朗切斯科白天在纳沙泰尔父亲的公司工作,下午学习,晚上在洛桑上夜校。他总是午夜才回家,而早7点半,他又要出现在建筑工地。“那是很困难的一段时间,然而紧张的生活又让人兴奋。夜校的老师很好,很鼓舞人”。

1995年9月,他得到了高中毕业证书,并同年在纳沙泰尔开始了大学学习:历史、考古和政治学。与此同时,他也没有放手依然作为粉刷工工作着。他一直不停地工作到2000年,直到他在瑞士电视台比尔(Biel)视讯文本编辑部找到一份兼职的工作。

这份工作在2002年他结束了传统考古学学业后,也依然没有停止。在视讯文本编辑部又做了几年,新闻业并未让他信服。他更钟情于历史-一门可以让他“在已经消失的世界中遨游”的学科,并且引领他“就人类的意义进行思考”。

知识分子的幸福

2003年,弗朗切斯科得到了一个助理的职位,并开始准备写博士论文,其主题是1930-1980年瑞士的钟表业与外来移民。“我感兴趣的是,工业化和移民是如何相生互长的:是谁让他们从国外来到这里,如何招聘的他们,他们又是怎样来到瑞士的?钟表行业为我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兴趣的研究范畴”。

凭借瑞士自然基金会的奖学金,他在巴黎大学的社会学系学习了1年,用于深化、修改自己的论文。之后他的毕业论文为他赢得了一个奖项。

如今弗朗切斯科在纳沙泰尔大学研究历史,同时也授课。在成为移民问题专家后,他目前的主题是管理和劳动心理学。

即使他的工作额度时多时少,并非全职,而且工资也不高,但他依然很热衷:“学术自由是无价的。我可以把我自己奉献给阅读和研究。我不能设想还有比这更美、更让人高兴的事”。

与家人同乐

弗朗切斯科也为这样的幸福牺牲了许多,特别是他的家庭。家庭给予了他莫大的支持:他的父母、他的妻子安娜。她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人,他强调说,并且提到,自21岁起,他们就在一起了,如今养育了3个孩子。

如果在抉择时需要拿出点勇气,那么弗朗切斯科总会想起自己的父亲。父亲于2010年在60岁时猝死,但他依然活在儿子的心里。

“他很有勇气。他来到纳沙泰尔州,在2年内就成立了自己的企业。他去夜校学习法语、商务管理和会计,”弗朗切斯科说。他的眼里闪耀着赞叹之光。

“当我离开他的公司要去学习时,他很惊讶。他一直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接他的班。但当他看到,我是严肃认真地在学习,他也就释然了,很高兴,”弗朗切斯科说。

“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美好的时刻。2008年当我买了一所老屋时,他也帮我进行了修缮。”时至今日,如果自己或朋友有需要,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拿起刷子和滚筒。“这让我开心,是小小的乐趣”。

另一项乐趣则是他的摩托车:“我几乎每天都骑,从4月到11月”。接着他秀了一下他的钥匙和钥匙链。“这都是我爸爸的。他过世时,我继承了他的铃木550,80年代的。当我听到马达响,马上就会想起他”。

他对足球的热情还分享给了他的两个儿子,7岁的Pablo,和4岁的Tullio,大的已经开始踢了,小的也即将开始。爸爸弗朗切斯科之前也是一位积极的足球队员,现在依然是尤文图斯的球迷,还是一家足球学校的教练和负责人。“非常令人放松:整个早晨我都在足球场上,什么都不想”。

这是他的一剂良药,对这个自我要求严格、完美主义的历史学家来说,他很难把自己从工作中挣脱出来。“我总是在思考,即使是在夜里,”他这样承认道。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