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合法入境打黑工


中国黑工在瑞士


作者:Luigi Jorio和邵大海


 (Keystone)
(Keystone)

黑工、伪造护照、低廉的工资,以及对警察的恐惧:这就是非法移民的日常生活。即使是在瑞士,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非法入境,并且生活在社会的边缘。一名年轻的中国移民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讲述了他的经历。

胡先(化名)拥有葡萄牙国籍。他1981年出生于的澳门。在他赭红色封面的欧盟护照上,是这样注明的。签发日期:2007年。

这只是官样文章,现实另有一番模样。胡先来自福建,如今30岁不到,一句葡萄牙语都不会说。他只去过澳门一次。“护照上所有信息都是有据可查的。但它属于另一个人,”这位年轻人说。

胡先身着白色运动鞋、牛仔裤和衬衫。他下班了,穿着光鲜,头上还摸了一点摩丝。我们坐在伯尔尼州的一家餐厅外,离他的住地不远。在那里,他和另一位中国人住在一起。

胡先会说一点点德语,但他更愿意用中文。5年前,他来到了瑞士:“纯属偶然”。

3000瑞郎买本护照

胡先是乘汽车从匈牙利来的,匈牙利是他在欧洲的第一个落脚点。“我在那儿只待了3天。之后有人说,瑞士有工作,我就利用了这次机会。那时我还有申根签证,作为游客,我可以合法地进入瑞士”。

签证过期了,他需要一份新的证件。“我和一个人通了电话,我从未见过他,没人知道他的名字。规矩就是这样,”他说。

2个月,在交了3000瑞郎之后,胡先有了一个新护照。封面上有烫金的大字“União Europeia - Portugal”(欧盟-葡萄牙)。“护照是从中国来的,那儿的人懂得如何造假,”我们的谈话对象这样说。

中国人有葡萄牙护照比较普遍。因为当初的殖民地澳门的居民,如今归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而作为欧盟公民,只要能找到工作,就可以依据人员自由流动政策在欧盟内部的其他国家定居。

在全国展开的侦缉行动

2013年6月初,瑞士9个州联手参与了一项由联邦警局负责协调的打击人口走私犯罪的行动。

这其中有阿尔高州、巴塞尔乡村半州、伯尔尼、弗里堡、卢塞恩、纳沙泰尔、沃州、楚格和苏黎世9个州的执法机关。

通过检查,瑞士执法机关希望摸清将中国人作为非法劳工带入瑞士的偷渡网络的结构和关联。同时,他们也想知道,瑞士的雇主在何种程度上参与了非法劳工的引入。

行动共对349位嫌疑人进行了问讯、调查和入室搜查。57人被暂时拘留,并搜查出多份伪造证件。

大多数人在中国餐馆里非法工作。但不仅如此:“自2012年以来,我们观察到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现在卖淫业。我们知道,偷渡中国人的费用很高,因此在短时间内难以回本儿”。

“因此他们对东道国形成了很高的依赖性,”瑞士联邦警局人口贩卖和偷渡部(KSMM)协调人Boris Mesaric说。

在西班牙和法国展开的侦缉行动也证实了这种观察到的现象。

经过多方调查,偷渡的轮廓渐渐浮出水面:将中国人非法输入欧洲或美国的价格是4-5万欧元。据西班牙警方证实,有些移民要被迫提供性服务。

在中餐馆的工作

自打胡先到瑞士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工作。“我就是为了工作才来的。我做过不同的工作,”他说到,但是没有提及细节。他从未签过工作合同,当然得到的也都是黑色收入。

起初他在一家商店里工作,“从早干到晚,每周7天”。不算加班,只要老板叫,胡先就要乖乖地随时赴命,例如为聚会做饭。他觉得,工资还不错:差不多一个月1600瑞郎。尽管这只有平均最低工资的一半,但比500瑞郎就要多多了。刚到瑞士时,他的工资只有500。“我觉得挺幸福的,我还认识光干活儿拿不到钱的呢”。

李京(化名)在伯尔尼高原地区有一家小小的餐厅。而他认为,黑工是来挽救瑞士亚洲餐馆儿的。“如果我按行业最低工资给每个员工发钱,还上保险,我早就活不下去了,”他说得丝毫不加掩饰。

他有4名员工,其中一个是黑工。“他每工作8小时,拿70瑞郎。每个月最多1500瑞郎。”其他的正常员工也都是中国人。正式的工资在3200-3800瑞郎之间。这是净工资,李京强调说。他自己经营餐馆的年收入在5万-6万瑞郎之间。

现代形式的奴隶制

弗里堡州工会组织UNIA秘书长Xavier Ganioz将非法的中国劳工问题归咎于“心怀不轨的雇主”。“这是一种现代模式的奴隶制,”他对法语区日报《La Liberté》说。

对瑞士来说,非法的中国劳工现象尚属新鲜事物。可能有1000人属于此列。“中国移民在全球都具有重要作用,例如在美国、加拿大、荷兰、意大利。在瑞士的规模还很小,”瑞士联邦警局人口贩卖和偷渡部(KSMM)协调人Boris Mesaric说。

“当局正在着手对此现象、规模及其运作方式进行研究,”他说。“我们的调查立足于前一段时间警方行动时所搜集到的材料”。

6月初,几个州的警局共同展开了打击人口走私网的行动,这一犯罪网络涉嫌非法引进中国劳工。共有400多人接收了警方的调查和入室搜查;57人被拘留。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现象,我们也会吸取国外的经验,他们已破获多个人口贩卖及伪造证件的团伙和个人,”Mesaric说。

黑工?“不,只是一个朋友”

李老板却有着另一套逻辑。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剥削者。当他听到偷渡、团伙等词时,开始大摇其头。“还从没听说过。我只是帮助那些找工的人。欧洲正处于一场危机之中。所以最近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非法进入瑞士”。

在餐厅里,黑工大多被任命为大厨。对中餐馆来说,找到好大厨是件很重要的事。“这样你才能吸引顾客、才能生存。竞争如此残酷:你一份卖10郎,就有人卖9郎”。

当然,从中国直接雇一个厨师,也是可能的,但需要官方出具工作许可,李老板说。“但官僚手续太繁琐了,想拿工作许可,变得越来越难”。

这位中餐馆老板50多岁了,已婚。他懂法,也知道雇佣黑工要面临的风险。“罚款最高可能有2万瑞郎,”他说。但如果遇到检查,他已经准备好了托词:“我会说,这是我的一个朋友或者顾客,只是来帮忙的”。

“我就是想工作”

胡先对警察也是充满了恐惧。他一直在捉摸这事儿。“如果他们逮到我,那我可能马上就进监狱了。但他们不能长期拘留我:我又没做什么严重的事”。无论如何,坐监也比被送回福建好:“在那儿我没得吃、没得睡。我其实只是想安心工作,赚点钱,别惹麻烦,”这位年轻的中国人说。每天,他都想方设法攒几个钱,为了给爸妈寄回中国去。他是独生子。“这是我们做子女的义务,赡养老人。”他说。

业余时间,他还会揽些小活儿,或者光是睡觉。一般来说,他会留在自己300瑞郎一月租来的房间里,或者,他也和其他中国移民一起聚聚。医疗保险,他是没有的,他的药直接来自中国。“挺值的,”他说。如果身患重病呢?“我还从未想过,但我决不会去医院。我会注意照顾自己的”。

对未来,胡先没有什么特别的期许。他没有梦想。“我就想安心工作,保持健康”。那护照过期了怎么办?再找一个。“要想搞到一个假护照,还是挺难的”。

在喝了一杯啤酒抽了几根烟之后,我们辞别了胡先。他向我们表示感谢,因为有人倾听了他的人生故事。“都是真的,”他说。他再次表示,他只不过是想活得更好。

他起身离开,街道空无一人。但走到人行横道时,他还是左右看了两遍,然后穿街而去。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