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国际学生能力评估 瑞士霸凌事件真的在与日俱增吗?

scene of school bullying

一个男孩在校园里遭遇殴打

(Keystone / Martin Ruetschi)

根据最新出炉的全球教育水平衡量指标-国际学生能力评估数据,霸凌,尤其是肢体袭扰,似乎在瑞士校园里呈增长趋势。不过,霸凌问题在瑞士究竟有多严重?

本月初由经合组织(OECD)公布的2018年度国际学生评估项目全球教育调研(英)外部链接,对全球79个国家和地区的60万名15岁学生就数学、阅读和科学知识能力领域的学业表现进行了测评。正如我们此前所报道的,瑞士学生在不同学科领域的成绩不尽相同。

+ 2018年度国际学生能力评估·瑞士篇:擅长数学,阅读能力不尽人意

此次测评还考察了学生的身心健康状况。结果显示,瑞士22%(英)外部链接的在校学子坦言,自己每个月至少会遭遇数次霸凌,这一频率与经合组织统计得出的23%的平均值并无太大差距。

然而,经瑞士联邦和瑞士州教育厅长联席会议(EDK)委托编撰的针对2018年国际学生能力评估的瑞士国家报告(Swiss national report on PISA 2018,德)外部链接,对经合组织发布的数据进行了更深入的探究查证,与此同时,也展现出更为微妙的事态图景。该报告显示,自2015年上一轮国际学生能力测评结果揭晓迄今,瑞士校园霸凌事件增多,尤其是蓄意通过肢体手段实施欺负、侮辱的行为发生频率在瑞士学校里增长了一倍多。

总体来看,在8个可比参照比较的欧洲国家-譬如毗邻的德国、意大利和奥地利,也包括芬兰和卢森堡-针对霸凌现象的概貌调查中,“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的校园霸凌行为,都没有达到瑞士这么严重的程度。”在霸凌程度分级评估中,瑞士(霸凌指数1.38)“明显”领先于法国(1.32)和比利时(1.29)。

嘲笑,造谣,暴力

譬如,13%的瑞士学生坦言,平均每个月会多次遭遇被同窗耻笑或挖苦讽刺,这一比例比2015年高出了2%;11%的受访学生表示,自己就是周遭同学炮制和散布谣言的受害者(在2015年基础上增长了4%);与此同时,9%的学生声称,个人私有物品被同学强行抢走或者被暴力毁坏(增加了5%)。

瑞士教育 沉默的少数:瑞士校园霸凌,华人怎么办?

或多或少出于臆想的被种族歧视心理,又或许曾屡屡遭遇排斥与差别待遇,不少旅瑞华人选择谨小慎微、如履薄冰。融入瑞士,对成年人来说都绝非易事,遑论不经人事的懵懂孩子了。穿秋裤、啃猪蹄、丹凤细眼……任何一个理由,都可能成为这些孩子遭遇校园霸凌的成因。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

最让人揪心的是,坦言自己曾遭受同龄人身体攻击-比如推搡或碰撞-的瑞士学生人数,由2015年的3%骤升至7%,增幅高达一倍多。

在结语中,瑞士国家报告强调指出,学生们的经历带有主观性。话虽如此,针对自我判断遭遇霸凌的人数如此之多,报告提供了两个原因:一方面,在过去数年间,瑞士校园霸凌行为确有增多;另一方面,与过去相比,学生们从各方途径所接收到的关于霸凌的信息要丰富得多。

难题?

平日里,您想必会从报章媒体处获悉不少关于霸凌的故事(德)外部链接:无论是在校园里还是在上学路上,霸凌似乎无所不在。今年年初,瑞士联邦相关行政管理部门所进行的一项调查向公众提出警示:瑞士学童目前正暴露在令人忐忑不安的严重网络霸凌(德)外部链接环境中。

瑞士教师联合会(Federation of Swiss Teachers)秘书长Franziska Peterhans表示,在霸凌问题上,瑞士的调研结果“令人惊恐不安”,让人错愕的是,在增强青少年预防校园霸凌的意识的同时,实际发生的霸凌行为却有增无减。她在接受《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采访(德)外部链接时呼吁,家长和老师都需要保持警觉,留意孩子是否遭遇霸凌。

社交媒体

同样至关重要的是:为社会排斥或孤立提供了新型途径的社交媒体-整个班级的学生都置身其中,唯独负责任、有理性的成年人被排除在外。“所以就需要校方社工有所作为。这笔经费是不应该被轻易削减的,”Peterhans表示。

供职于瑞士青少年保护基金会“支持青年”(Pro Juventute)的Thomas Brunner则在接受瑞士新闻门户网站Watson采访(德)外部链接时说,孤独每每与青少年如影随形-尽管他们不断集结壮大为社交媒体不可或缺的部分,但孤独感给他们所带来的影响却绝不容小觑。霸凌行为,往往会以一种自我感觉成为某个群体一分子的方式出现-当你参与其中,你就真正有了归属。

“霸凌,并不会以一种绝对孤立、对外隔绝的方式发生在两个人之间。恃强凌弱,总是会在某个特定群体中出现,”Brunner总结道。

在他看来,社会不应对霸凌故意视而不见,相反,应该明确表明:无论是学校还是办公场所,都应对一切骚扰行为保持零容忍。

校园智囊团 受霸凌的孩子该如何绝地反击

全国重点小学中关村二小霸凌事件余波未了,又一则新闻让人叹惋:中国“听音神童”孙亦廷因天赋过人而被同学视为异类,屡屡遭遇校园欺辱,家长与老师多次干预未果后最终选择“逃离”,移民澳大利亚。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一名老师,本应受你呵护庇佑的学生们却身陷校园霸凌,你会怎么做?

SWI 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