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屠夫、政治家、俄罗斯


"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好事"


作者:Igor Petrov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他喜欢哼唱哥萨克民歌,得到过俄罗斯最高荣誉的嘉奖,他希望瑞士旅游地区安德马特(Andermatt)能够吸引更多的俄罗斯游客,费尔南德·穆海姆(Ferdinand Muheim)为拉近瑞士和俄罗斯的关系做了许多工作。

朔伦大峡谷(Schöllenen-Schlucht)著名的魔鬼大桥被浓雾掩映,高耸的山峰被埋没在白雾之后,从深谷下面传来罗伊斯河水从石块上湍湍流过的声音,这个地方似乎永远地凝固在18世纪。

费尔南德在安德马特等我(瑞士资讯俄罗斯编辑部负责人),这是圣哥达隘口往北几公里的一个小山村。他曾是这里的村长,在村里开了一家鲜肉店。他还是俄罗斯东正教教堂的成员,历史纪念碑的保护员,并作为“基本大使”为俄瑞关系做了许多工作。

“基本大使”这一计划正在变得家喻户晓:这一称谓用于那些投身加强两个国家关系的普通人身上。费尔南德就是这样一位“基本大使”。他在刚刚开门的“棕熊”饭店前的大街上接我,我们走进饭店,找了一个靠壁炉的地方坐下。

他的一句俄罗斯式问好“Privet”,立刻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刚从基斯洛沃茨克(俄罗斯南部疗养地)回来,现在必须得减几斤体重,”他自来熟地打破了初次见面的拘谨。

哥萨克类型

带着小胡子的那张脸及那种能让整个脸都发光的笑容,令第一次见到他的人,很自然地把他与俄罗斯南部的哥萨克人联系在一起。

然而费尔南德却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瑞士人。他1951年出生在安德马特,9年义务教育之后,在瑞士法语区Estavayer-le-Lac的商业学校中学习了两年,因此他也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之后他又完成了屠宰师和蔬菜交易的学徒学业,并在苏黎世学习了三年企业管理。

“我的根在安德马特,”他说。但是他也有过国外生活的经历。他曾在伦敦的瑞士中心担任总经理,在那里生活了一年。尽管安德马特是一个乡村地区,但却有着特殊的地位,这个小山村是连接欧洲南北的重要桥梁,也是瑞士德语和意大利语区之间的重要枢纽。

1985年他从父母手中接管了家族肉店。后来又被选为村议会议员,1996-2002年他曾担任这个村的村长。

“我们拥有很多国际关系,”他骄傲地说:“与日本的村庄结下了友好伙伴关系,我曾多次去日本。我们也一直很重视俄罗斯的存在,我非常清楚,作为瑞士人我可以向俄罗斯敞开大门。”

“他们是我们的好朋友”

作为村议会的议员,费尔南德负责修缮苏沃洛夫将军在朔伦大峡谷魔鬼大桥附近的纪念碑,他经常去俄罗斯,因为他,安德马特与俄罗斯北部的一座城市塔尔多姆(Taldom)自20年来维系了紧密的关系。

也是因为费尔南德,每年塔尔多姆的几名学龄儿童可以来安德马特度过几天愉快的假期,在这里呼吸新鲜的高山空气、欣赏令人震撼的美丽景色或者亲身感受历史的遗迹。

“我那时想资助塔尔多姆的一名小男孩,为此我必须成为东正教教堂的成员,因此我就入了教。我现在拥有一名精神辅导员。但是形式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好事。”

安德马特的历史并未停滞不前,埃及投资商Sami Sawiris正在这里兴建大型度假村。“如果有俄罗斯人成为新木屋别墅的主人,我将很高兴,”费尔南德期待地说。

这个项目有希望把沉睡的地区唤醒。费尔南德为这一变化感到振奋。“当然一切都会不一样了,但是我们觉得这一项目得以实施,是一场胜利。如果再来更多的俄罗斯人就更好了!”

最高荣誉

费尔南德的鲜肉店,在村里算是个大店铺。 他把其中的部分收入用于社会项目。尤其令他骄傲的是,挂在店铺橱窗里的俄罗斯国旗和两张奖状。一张是因为保护苏沃洛沃纪念碑,2001年由牧首阿列克谢二世在伯尔尼俄罗斯使馆的一个活动中亲手授予。

另外一个是友谊奖章,这是俄罗斯授予外国人的最高荣誉,得到这个奖章甚至需要总统的准许-当时的总统是普京。费尔南德于2006年因其促进俄瑞友谊的努力获得这一奖章,由当时的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维克托罗维奇·拉夫罗夫(Sergey Lawrov)亲自授予。

政治?算了!

在他的肉店中,这位俄罗斯朋友会销售一些来自俄罗斯的产品,这些产品受到当地顾客的欢迎,他对俄罗斯的偏爱在村中十分知名。“他是我们的俄罗斯人,”顾客们这样亲切地称呼他。对许多人来说他的店铺不光是一个肉铺,还是一扇通往未知和惊奇的大门。

那么他要不要重新参政?费尔南德摇手表示不会。虽然他知道在瑞士很多地区都缺少愿意从政的人,因为这意味着只干事不拿钱。“我马上要退休了,”今年62岁的费尔南德表示:“退休后我要去伏尔加河畔居住,”他拿出这一地区的一些照片,那里有着广阔的天地和美丽的夕阳。“几乎我所有的朋友都生活在俄罗斯,”他又补充了一句。

从饭店出来,费尔南德指着一所很不起眼的小木屋告诉我,那就是他的家,他说:“我住在那儿,可以闻到圣哥达山上白雪的味道。在那上面,如果你认真去找的话,你可以看到整个世界。”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