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崛起中的世界强国 瑞士正在寻找中国方案

Blick in den offenen Mund einer chinesischen Drachen-Maske.

瑞士必须找到办法,应对中国这条崛起的巨龙。龙象征着吉祥与和平,舞龙是庆祝中国新年不可或缺的节目。

(Keystone)

中国正在迅速崛起为头号世界强国。大国的崛起对其他国家产生了影响,包括小伙伴瑞士。因此,瑞士必须要找到办法应对新局势。在瑞士,批评政府在内政、经济和外交方面对中国做出太多妥协的声音愈加强烈。

国民院议员Barbara Gysi忧心重重。一些议员因对中国心怀畏惧而没有在今春她发起的一项提案(英)外部链接上签名。社民党议员Barbara Gysi说:“一些议员害怕会接到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的电话,他们不想与中国交恶。”这令她有些不太理解,因为其实这只是个无关紧要的提案。

Gysi在提案中要求,对瑞中两国从1991年开始的、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人权对话进行评估。联邦委员会应该评估人权对话的影响,并把评估报告公布于众。今年6月,瑞中两国进行了第16轮人权对话。联邦外交部的新闻公告称,对话为两国提供了机会,就国际和国内的人权问题展开坦诚且具有批评性建议的讨论。

瑞中自贸协定于2014年夏天正式生效。尽管缺乏保护人权的规定,瑞士还是批准了该协定。例如,无法保证,由强制劳工生产的产品不以优惠的进口条件进入瑞士市场。瑞士近几年来达成的所有其他自贸协定都强调保护人权并遵守联合国人权宣言。(来源: humanrights.ch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然而,人权对话是否成功是颇具争议的。非政府组织早就要求把更多的对话内容公布于众。而当有人批评瑞中自贸协定(2013年)中没有人权规定时,官方总爱说,我们还有人权对话呢。

中国大使馆是否会尝试对瑞士议员产生影响? “这可能发生,” Christa Markwalder说。这位自由民主党议员曾在8年前有过亲身经历。当时她是国民院外交协会主席,正在准备一个简单的议会请愿。“他们给我来了电话,要我不要管这件事。我向他们解释了瑞士的民主体系,并告诉他们,两国的体系截然不同。”

当涉及到西藏问题时,中国表现得尤为敏感。瑞士情报局在2016年的总结报告上也证实了这一点,该报告以日益强大的中国为重点,指出中国对待流亡藏人社区的态度,显得“自信与强势”。

“中国不再容忍官方以任何形式接见达赖喇嘛,如有发生,将采取各种后续措施给予惩罚。”

达赖喇嘛于今年9月第15次来到瑞士,参加苏黎世州Rikon市藏传佛教寺院成立50周年的纪念活动。这是在西藏宗教领袖的授命下,在亚洲以外地区成立的唯一一座藏传佛教寺院。联邦委员会自2005年以来就不再正式接见现年83岁的达赖喇嘛,对此藏人社区提出了多次批评。瑞士政府解释说,瑞方无意引起争执,也无意使达赖喇嘛的访问政治化。

信息框结尾

中国与瑞士的法治社会

不仅政治家感受到了中国对瑞士的影响:受威胁民众协会(Die 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 GfbV)与藏人组织不久前递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瑞士政府和议会更好地保护瑞士藏人的权利。非政府组织在今春发表的报告中分析了自贸协定对藏人社区的影响。分析显示,瑞士的藏人社区在自贸协定签订后更加强烈而直接地感受到了中国的强硬。

比如当中国大使在“2014 巴塞尔中秋节”上致欢迎辞时,有十几个“藏青会”欧洲分会的成员抗议中国占领西藏。中国安保人员扯掉了抗议份子手中的海报,还把一个女子按倒在地上。

“我们不想破坏节日,只想安静地抗议”,一位参与行动者在受威胁民众协会的报告中说道。我们的目的是,“给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告诉大家,当人们在这里弘扬中国文化的同时,藏族文化正遭到系统性的破坏。”

受威胁民众协会的Angela Mattli认为:“这明显侵害了言论自由的权力,而外交越界也不应被瑞士的法治国家原则所容忍。”报告也记录了限制行动自由权和侵害隐私权的案例。

中国也在经济上对瑞士施加影响。已有80多家瑞士公司被中国并购,到目前为止,中国已为并购瑞士公司支付了460亿瑞士法郎。其中,2016年国有企业中国化工以近440亿瑞士法郎的价格并购了巴塞尔的先正达集团是一个最大的例子。

中国对瑞士经济的影响力不断增大,一些人对此进行了批评。与德国、美国等国家所不同的是,瑞士没有用反对票反对并购具有战略意义的基础设施(比如电力行业)的措施。但是,目前议院的多项提案正试图改变这种状况。

Grafik Bundesratsreisen

向中国献殷勤:在过去的5年中,联邦委员出访中国愈加频繁。曲线显示的是3年来的平均数。2016年,联邦委员对中国进行了4次工作访问。2013年,联邦委员对中国进行了5次工作访问。

(swissinfo.ch)

而令政界愤慨的是,瑞士公司要想落户中国却面临许多行政困难。批评人士指出,中国阻止外国买家进入本土市场,而瑞士市场的大门却对中国投资商畅通无阻。

瑞士情报局在2016年的报告中指出:“中国通过并购瑞士公司及酒店,不仅购买了知名度很高的瑞士品牌,更获得了许多有用的技术诀窍。但是,瑞士与中国的合作不是建立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的。”

龚伟运是中国建设银行苏黎世分行的总经理。2015年,在建行苏黎世分行成立不久,龚伟运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时说:“从来没有一家银行是以这种速度在一年内完成一切的,中国速度在这里引起了轰动。”他坦言,与瑞士签订自贸协定对中国来说是一件好事。“瑞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是一座桥梁。” 自贸协定签订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及地方政府投资或并购瑞士企业。为支持中瑞两国的中小企业,“推进瑞士人民币离岸市场业务十分重要”。

信息框结尾

中国银行及问责

中国不仅并购瑞士的公司和酒店,而且也进入了金融领域。Paolo Bernasconi在反洗钱斗争中打出了自己的名头。这位前提切诺州检察官重点关注在日内瓦和苏黎世落户的中国银行。瑞士对中国特别具有吸引力,因为瑞士虽是西方国家,但是却既不是欧盟成员,也不是北约成员,而且也不必遵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策,Bernasconi说。

“中国需要瑞士成为它的银行枢纽。中国银行可以在瑞士用人民币结算中国与欧洲其他国家的贸易,” Bernasconi说。他自问,瑞士该如何控制这头全世界最大的“恐龙”呢。

因为中国银行是国有银行,所以银行负责人就是所谓的政治敏感人物。对这些人开展有效的监督并对他们可能的罪行进行调查,比如对洗钱嫌疑的调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与母国的合作。Bernasconi认为,瑞士可能会在这方面遇到问题。

“一带一路”与瑞士投资

现在让我们看看外交。有些议员认为,瑞士会在外交政策向中国妥协,特别是向投资额高达10000亿瑞士法郎的“一带一路”政策妥协,因为瑞士也想乘上“一带一路”的东风。

Carlo Sommaruga是政治家、律师。他是俾路支省(Belutschistan)政治家、独立斗士Nawab Mir Brahamdagh Khan Bugti的辩护律师之一,后者于2010年以政治难民的身份来到瑞士,此后一直在瑞士寻求避难而徒劳无获。

信息框结尾

社会民主党国民院议员、外交委员会成员Carlo Sommaruga说,“如果瑞士希望瑞士公司有机会参与“一带一路”项目,并在沿线国家投资,那么联邦委员会就不能再谈论这些国家的人权和民主问题。”

巴基斯坦就是一个例子。“我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中国是否向联邦委员会施加了压力,阻止瑞士接纳来自俾路支省的避难者,”他说。瑞士为什么要向巴基斯坦让步,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我想,中国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