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崛起中的世界強國 瑞士正在尋找中國方案

舞龍是慶祝中國新年不可或缺的節目

瑞士必須找到辦法,應對中國這條崛起的巨龍。龍象徵著吉祥與和平,舞龍是慶祝中國新年不可或缺的節目。

(Keystone)

中國正在迅速崛起為頭號世界強國。大國的崛起對其他國家產生了影響,包括小伙伴瑞士。因此,瑞士必須要找到辦法應對新局勢。在瑞士,批評政府在內政、經濟和外交方面對中國做出太多妥協的聲音愈加強烈。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國民院議員Barbara Gysi憂心重重。一些議員因對中國心懷畏懼而沒有在今春她發起的一項提案(英)外部链接上簽名。社民黨議員Barbara Gysi說:“一些議員害怕會接到中國駐瑞士大使館的電話,他們不想與中國交惡。”這令她有些不太理解,因為其實這只是個無關緊要的提案。

Gysi在提案中要求,對瑞中兩國從1991年開始的、在“親切友好的氣氛中”進行的人權對話進行評估。聯邦委員會應該評估人權對話的影響,並把評估報告公佈於眾。今年6月,瑞中兩國進行了第16輪人權對話。聯邦外交部的新聞公告稱,對話為兩國提供了機會,就國際和國內的人權問題展開坦誠且具有批評性建議的討論。

瑞中自貿協定於2014年夏天正式生效。儘管缺乏保護人權的規定,瑞士還是批准了該協定。例如,無法保證,由強制勞工生產的產品不以優惠的進口條件進入瑞士市場。瑞士近幾年來達成的所有其他自貿協定都強調保護人權並遵守聯合國人權宣言。 (來源: humanrights.ch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然而,人權對話是否成功是頗具爭議的。非政府組織早就要求把更多的對話內容公佈於眾。而當有人批評瑞中自貿協定(2013年)中沒有人權規定時,官方總愛說,我們還有人權對話呢。

中國大使館是否會嘗試對瑞士議員產生影響? “這可能發生,” Christa Markwalder說。這位自由民主黨議員曾在8年前有過親身經歷。當時她是國民院外交協會主席,正在準備一個簡單的議會請願。 “他們給我來了電話,要我不要管這件事。我向他們解釋了瑞士的民主體系,並告訴他們,兩國的體系截然不同。”

當涉及到西藏問題時,中國表現得尤為敏感。瑞士情報局在2016年的總結報告上也證實了這一點,該報告以日益強大的中國為重點,指出中國對待流亡藏人社區的態度,顯得“自信與強勢”。

“中國不再容忍官方以任何形式接見達賴喇嘛,如有發生,將採取各種後續措施給予懲罰。”

達賴喇嘛於2018年9月第15次來到瑞士,參加蘇黎世州Rikon市藏傳佛教寺院成立50週年的紀念活動。這是在西藏宗教領袖的授命下,在亞洲以外地區成立的唯一一座藏傳佛教寺院。聯邦委員會自2005年以來就不再正式接見現年83歲的達賴喇嘛,對此藏人社群提出了多次批評。瑞士政府解釋說,瑞方無意引起爭執,也無意使達賴喇嘛的訪問政治化。

信息框结尾

中國與瑞士的法治社會

不僅政治家感受到了中國對瑞士的影響:受威脅民族協會(Die 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 GfbV)與藏人組織不久前遞交了一份請願書,要求瑞士政府和議會更好地保護瑞士藏人的權利。非政府組織在今春發表的報告中分析了自貿協定對藏人社區的影響。分析顯示,瑞士的藏人社區在自貿協定簽訂後更加強烈而直接地感受到了中國的強硬。

比如當中國大使在“2014 巴塞爾中秋節”上致歡迎辭時,有十幾個“藏青會”歐洲分會的成員抗議中國占領西藏。中國安保人員扯掉了抗議份子手中的海報,還把一個女子壓倒在地上。

“我們不想破壞節日,只想安靜地抗議”,一位參與行動者在受威脅民族協會的報告中說道。我們的目的是,“給出一個明確的信號,告訴大家,當人們在這裡弘揚中國文化的同時,藏族文化正遭到系統性的破壞。”

受威脅民族協會的Angela Mattli認為:“這明顯侵害了言論自由的權力,而外交越界也不應被瑞士的法治國家原則所容忍。”報告也記錄了限制行動自由權和侵害隱私權的案例。

中國也在經濟上對瑞士施加影響。已有80多家瑞士公司被中國併購,到目前為止,中國已為併購瑞士公司支付了460億瑞士法郎。其中,2016年國有企業中國化工以近440億瑞士法郎的價格併購了巴塞爾的先正達集團是一個最大的例子。

中國對瑞士經濟的影響力不斷增大,一些人對此進行了批評。與德國、美國等國家所不同的是,瑞士沒有用反對票反對併購具有戰略意義的基礎設施(比如電力行業)的措施。但是,目前議院的多項提案正試圖改變這種狀況。

Grafik Bundesratsreisen

向中國獻殷勤:在過去的5年中,聯邦委員出訪中國愈加頻繁。曲線顯示的是3年來的平均數。 2016年,聯邦委員對中國進行了4次工作訪問。 2013年,聯邦委員對中國進行了5次工作訪問。

(swissinfo.ch)

而令政界憤慨的是,瑞士公司要想設點中國卻面臨許多行政困難。批評人士指出,中國阻止外國買家進入本土市場,而瑞士市場的大門卻對中國投資商暢通無阻。

瑞士情報局在2016年的報告中指出:“中國通過併購瑞士公司及酒店,不僅購買了知名度很高的瑞士品牌,更獲得了許多有用的技術訣竅。但是,瑞士與中國的合作不是建立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的。”

龔偉運是中國建設銀行蘇黎世分行的總經理。 2015年,在建行蘇黎世分行成立不久,龔偉運在接受澎湃新聞的採訪時說:“從來沒有一家銀行是以這種速度在一年內完成一切的,中國速度在這裡引起了轟動。”他坦言,與瑞士簽訂自貿協定對中國來說是一件好事。 “瑞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是一座橋樑。” 自貿協定簽訂後,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及地方政府投資或併購瑞士企業。為支持中瑞兩國的中小企業,“推進瑞士人民幣離岸市場業務十分重要”。

信息框结尾

中國銀行及問責

中國不僅併購瑞士的公司和酒店,而且也進入了金融領域。 Paolo Bernasconi在反洗錢鬥爭中打出了自己的名頭。這位前提切諾州檢察官重點關注在日內瓦和蘇黎世設點的中國銀行。瑞士對中國特別具有吸引力,因為瑞士雖是西方國家,但是卻既不是歐盟成員,也不是北約成員,而且也不必遵從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政策,Bernasconi說。

“中國需要瑞士成為它的銀行樞紐。中國銀行可以在瑞士用人民幣結算中國與歐洲其他國家的貿易,” Bernasconi說。他自問,瑞士該如何控制這頭全世界最大的“恐龍”呢。

因為中國銀行是國有銀行,所以銀行負責人就是所謂的政治敏感人物。對這些人開展有效的監督並對他們可能的罪行進行調查,比如對洗錢嫌疑的調查,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與母國的合作。 Bernasconi認為,瑞士可能會在這方面遇到問題。

“一帶一路”與瑞士投資

現在讓我們看看外交。有些議員認為,瑞士會在外交政策向中國妥協,特別是向投資額高達10000億瑞士法郎的“一帶一路”政策妥協,因為瑞士也想乘上“一帶一路”的東風。

Carlo Sommaruga是政治家、律師。他是俾路支省(Belutschistan)政治家、獨立鬥士Nawab Mir Brahamdagh Khan Bugti的辯護律師之一,後者於2010年以政治難民的身份來到瑞士,此後一直在瑞士尋求避難而徒勞無獲。

信息框结尾

社會民主黨國民院議員、外交委員會成員Carlo Sommaruga說,“如果瑞士希望瑞士公司有機會參與“一帶一路”項目,並在沿線國家投資,那麼聯邦委員會就不能再談論這些國家的人權和民主問題。”

巴基斯坦就是一個例子。 “我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中國是否向聯邦委員會施加了壓力,阻止瑞士接納來自俾路支省的避難者,”他說。瑞士為什麼要向巴基斯坦讓步,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中國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