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年过三十的瑞士女性选择堕胎者日增月益 生娃?谢了,我真不想

Index of calculation of pregnancy wheel.

“她们不再像20岁时那般乐观无惧、满怀希望,她们的生活经验告诉她们:孩子或许会成为经济负担。”

(Keystone)

据上周日出刊发行的瑞士纸媒《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报道,回溯往年数据,瑞士青少年堕胎者日渐稀疏,然而在年逾三十的孕妇群体中,却有越来越多的女性自愿堕胎,选择人工流产终止妊娠。莫非瑞士女性也有“生不出、养不起、带不了”的隐痛?

据瑞士全国发行的德语报刊《每日导报》援引联邦统计局数据,自2005年迄今,瑞士青少年堕胎率几乎骤减至当年的一半。

这一逐年下降的趋势,显然与社会上普遍认同的“孩子怀孕生孩子”、或者堕胎往往是年纪尚浅、未接受过良好教育、收入较低的单身女性提出的诉求等根深蒂固的成见背道而驰。

所有其他年龄段女性-30至40岁女性则是特例-均在自愿选择人工流产中断怀孕的比例上呈现出平缓下降之势。

在过去十年间,终止妊娠的30至40岁瑞士女性,在人次上由当年的3669人增至现今的4166人。

在苏黎世妇科门诊工作的Theres Blöchlinger医生证实了瑞士女性堕胎主体已由幼齿少女转为熟女的趋势。

在接受《每日导报》采访时她表示,这种堕胎主流群体年龄段的转变,或许是因为瑞士女性日渐倾向于晚育。

“职业培训也好、高等教育也罢,与过去相比都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所以对很多瑞士女性来说,30岁才成家也为时不晚,”Blöchlinger指出。

多轮产检对提高畸形检出率大有裨益,而这对于高龄产妇来说无疑是不容忽视的考虑因素,一旦筛查出较高的致畸率,产妇通常会自愿接受流产。

与旧有观念不同的是,在伯尔尼大学医院,逾三成的堕胎者为已婚女性。

伯尔尼大学性健康中心的负责人Silke Johann表示,这些孕妇所作出的堕胎抉择,并不受经济状况或教育背景的影响。

“当然,因一夜情怀孕而选择堕胎的女性属例外情况,”《每日导报》引述她的原话:“无论是医生还是清洁工,来自各个社会阶层的女性都有权自主选择堕胎。”

Blöchlinge还观察到另一大堕胎常见群体:已经离异或者结束了一段长期稳定关系之后才怀孕的女性。

虽然离开了昔日爱侣,但她们重新开始外出约会、借助Tinder等交友软件与异性见面,从而迈入了“第二青春期”。

在Blöchlinger看来:“她们以自主的方式身体力行地实践着性欲。”

而其中很多女性此前已为人母,因此,她们往往会作出相对明智的决定:舍弃腹中胎儿,选择人工流产。

“她们不再像20岁时那般乐观无惧、满怀希望,她们的生活经验告诉她们:孩子或许会成为经济负担,”Blöchlinger表示。

“她们很清楚:在个人自由和职业发展方面她们必须作出怎样的牺牲。或许她们也希望膝下有更多的孩子,不过时机尚未成熟,那也得等到晚些时候再说。”

瑞士资讯swissinfo.ch/ds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