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心理治疗还是通灵


"一个人的能量里没有秘密"


作者:Luigi Jorio, 于Collex- Bossy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克劳蒂-安妮·伊罗戴乐(Claudie-Anne Irondelle)一直觉得自己很奇怪,她曾想过,自己是不是疯了或者被魔鬼附体了。但有一天她忽然知道自己是一个有特殊功能的人,并认识到能读懂人的思想是上天赋予的本领。今天她利用这种通灵的能力帮助其他人走出困境。

“当我利用通灵功能与人相通的时候,我就是变成了这个人,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惶恐与痛苦,那种感觉就像找到了正确的频道,”克劳蒂-安妮说,这位38岁的女性穿着牛仔裤,长袖衬衫,从外表看再正常不过,她并没有刻意地打扮成先知和大仙的样子。

沿着一排篱笆树穿过一条小窄路,然后顺着一个楼梯走下去就到了她的诊室-一个在日内瓦州小乡村Collex-Bossy的地下室中。室内既没有水晶球也没有幸运物,用克劳蒂-安妮的话说这是一种“纯通灵”,不需要任何辅助工具,一个名字或者一张照片就足以,她只需要一个记事本,“我把感受到的一切都写下来,因为一个人就像一本打开的书,人的能量是没有秘密的。”

帮助他人

她不喜欢“超出寻常的力量”这个说法,因为这需要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而这是她所不具备的。她宁愿管它叫“潜力”,利用这种潜力她可以把一个人的过去和现在想象出来,“我只希望能帮助人们,度过难关。但是我不会告诉他们该怎么做或者该接受什么:每个人的未来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克劳蒂-安妮结婚了,有两个孩子,她走上了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虽然对她来说成为一个通灵之人,把自己的天赋变成职业,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丧门星

克劳蒂-安妮生在日内瓦,在沃洲长大:曾是一个问题儿童,因为她与朋友和亲戚的关系令她的父母感到难堪。“我能马上感觉到我在和什么人打交道,我知道谁不能相信,尽管大家都对我很好。我能预感到不幸的事,比如死亡、事故等。因此我被当成一个丧门星。”

“大家都说我不正常,我也曾想我是不是疯了,”克劳蒂-安妮这样回忆道,她的祖母是一个非常虔诚的教徒,她断定克劳蒂-安妮被魔鬼附体,把她带到了教堂,但是未起到什么作用。12岁那年,在克劳蒂-安妮身上发生了一件奇特的事情,她认为这是她人生的转折点。

“我和我的朋友正在我的房间里,当我们听到隔壁房间的脚步声时,我说,这是我死去祖父的脚步声。就在这时,忽然间我感到一股无法相信的能量来到我的身体里。我的朋友离我有一段距离,但她都感到我手上发出的热量。她很害怕,就在这时,我妈妈进来了,并问:‘你们在房间里干什么了,这里为什么这么热?’这证明这不是我的凭空想象。”

祈祷疗法

祈祷疗法是拥有那种通过祈祷治病的功能。这是一种很古老的疗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甚至更早。

通过一些法术和祈福法令去除疾病或者舒缓病状,比如:烧伤、疣、扁桃体炎及某些精神疾病。

这一疗法在汝拉地区尤其普遍,其他瑞士地区也不乏见,特别是天主教地区,如弗里堡、瓦莱州、阿彭策尔及瑞士中部。

医学对另类疗法的认可程度很难衡量,但瑞士很多医院根据病状提供另类治疗是的电话簿。

2012年在汝拉州和弗里堡州,这种祈祷疗法被列入瑞士“活着”的传统名单。

瑞士2008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保护精神文化遗产传统的协议上签字,因此有义务收录“活着”的瑞士传统并定期更新档案。

(资料来源:联邦文化局)

33岁时的转折

9年义务教育结束之后,克劳蒂-安妮回到了日内瓦,在那里读商业学校,她学了医生助理职业,毕业后在一个“早日识别癌症”的诊所里工作了几年。“我为了过正常的生活,选择了一份再正常不过的职业,”她这样说。

转折发生在33岁产假之后,“我当时有两种可能,要不然就再找一份普通的工作,要不然就做真实的自己。”在丈夫的建议下他选择了第二种可能并去考了一个灵气按摩证书。“我告诉自己,我需要这么一张纸,来让顾客‘放心’,”克劳蒂-安妮多少有些无奈地说。

现在她每周要接待十几个病人,每次谈话长1.5小时,费用130瑞郎。来她这里的人带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有抑郁症、过劳症,也有人是因为感情问题来找她,大多数情况下,她的病人根本不需要开口。

当理解停止的时候

“只需要给我一个名字或者一张照片我就可以工作,我会直接把我知道的说出来,有时候会令人很恼怒。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正常思维是处于‘关闭’状态的。”通灵的运行方式与现实生活中的完全相反,就好像让正常思维“暂停”一样。

克劳蒂-安妮的目的不是对病人产生什么影响。她帮助他们把问题描述出来,找出造成问题的原因。“我把人内心的东西调出来,但是我不能帮他们重新开始,所以我会建议我的病人,去求助于专业人士:医生或者心理治疗师。”

人们想从先知那里知道的事情各种各样,有人想知道赢六合彩的数字,难道这也可能吗?“赢六合彩是可能的,但是只有当命里有时才行,”她笑着这样说。

医药与通灵的结合

克劳蒂-安妮把通灵作为自己的职业和情感看待。“许多人想像我一样,”她说,但是任何事情都是两面的,“有些人处于个人的兴趣找到我,他们不能区分那个在诊所为人诊治的克劳蒂-安妮和现实中正常生活的我。为了回避这种不必要的打扰,我往往会让自己躲入孤单之中。”

她的职业也为她招致了很多误解。因为真正的诊疗师和骗子确实不好区分。人类学家Magali Jenny在一本关于这个题目的书中提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求助于“先知”。传统医疗也不再排斥这些“另类”的医疗手段。有些医院甚至提供这些另类医师的名单。

“医学界现在变得开放多了,至少在精神上是,”克劳蒂-安妮表示,“但许多人还是不敢迈出这一步来找我们看病,可能还是有许多消极的传言存在。这很遗憾,因为我觉得医生和通灵人应该是能很好地互补的。”

在离开之前,记者忍不住问,在她的记事本上有没有关于采访记者的记录?克劳蒂-安妮给以肯定,这令记者很新奇,她拿出了她的笔记,上面有一些一般性的标注,还有一些针对记者性格的特殊说法。这是心理学的常识还是一种超自然的能力?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