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怀孕与堕胎


瑞士低堕胎率的秘密


作者:Clare O'Dea


 (RDB)
(RDB)

放宽人工流产条件十多年后,瑞士的堕胎率始终保持稳定,还是世界上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瑞士是怎样做到这一常被誉为“安全、合法、稀少”方案的?

多丽丝·阿加齐(Doris Agazzi)是少数肯公开自己堕胎经历的女性之一。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自己从亲友那里得到的既有理解也有恶意信件。

“我从未感到羞耻,或是认为一定要保守秘密,不过我知道许多女性确实有这种感觉,”阿加齐透露。

瑞士法律于2002年作出修改,允许在孕妇要求下,结束3个月以内的妊娠。这种较自由的做法得到72%选民的赞成(见右栏)。当初为了对放宽法律进行宣传,阿加齐曾在电视上露面,讲述自己的故事。

此后,堕胎比例逐年下降,并趋于稳定,而瑞士每年会以炫耀的口吻公布人工流产数据。

2011年,15~44岁女性的堕胎率仅为6.8‰。同英(17.5‰)、法(2009年为15‰)、美(2008年为16‰)等国相比,这个比例相当低。

荷、比、德等几个国家的堕胎率则接近瑞士水平。世界育龄妇女的年均堕胎率为28‰。

计划生育

低堕胎率与意外受孕率低息息相关。在生育控制方面,到底是什么令瑞士女性占了上风?

性健康专家提到3个主要因素:教育、避孕,与社会经济水平。

据瑞士性与生殖健康联合会(Swiss Association for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的雷纳·坎伯(Rainer Kamber)介绍,瑞士的性教育虽非强制,但其接受程度却相对较广。

“瑞士几乎所有公立学校都开设了这门课程,通常由老师与外面聘请的专家来教授,而且达到了很高标准,”坎伯表示。

当年轻女性和少女进入性成熟期,去看妇科医生了解避孕知识已经成了惯例。

巴塞尔大学医院主任医师和妇产科主任约翰尼斯·比采尔(Johannes Bitzer)在女性生殖健康方面已有30多年经验。

“这个领域其实属于初级卫生保健,我国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妇科医生数量相对较大。在某些盎格鲁撒克逊国家,这项工作由全科大夫承担,”比采尔指出。

无预防措施的性行为

2002年,女性购买在房事后服用的紧急避孕药不再需要医生处方。

这种形式的紧急避孕药也起到重要作用。据行业估算,每年销售的这类避孕药超过10万盒。不过瑞士能购买到的唯一紧急避孕药品牌的制造商山德士(Sandoz)未曾公开销售数据。

令意外怀孕率保持低水平的所有其它因素的基础,是一个国家的相对财富。

“虽然各种社会经济状况下的所有育龄女性都可能终止意外怀孕,可最重要的风险因素仍是较低的社会经济状况,”坎伯解释。

反对力量

每年一万多人次的人工流产案例(或每千名15~44岁女性有6.8人次堕胎),久而久之,就相当于瑞士的每5名女性中,有1名曾在一生中作过一次人工流产。然而并不是人人都把终止意外怀孕看作“生活现实”。

 

在那些曾于2002年前反对堕胎完全合法化的人的推动下,新一轮反对努力通过瞄准堕胎的资金筹措,质疑对这一问题的普遍接受。

“堕胎是件私事”动议将于明年由全民公决。该动议的目的,是要划掉基本医疗保险报销病症清单中的堕胎一项。

作为选择,动议提出一套办法,让女性要么对可能希望终止意外怀孕另外购买保险(附加险),要么从自己口袋里掏堕胎的钱。

根据右翼瑞士人民党议员、动议委员会联合主席彼得·费恩(Peter Föhn),这即是个道德问题,也是个节省成分的措施。

“我个人不打算资助堕胎,也不希望反对堕胎的人被迫买单。”动议也允许一些例外情况,例如孕妇存在生命危险,或是因强奸造成的意外怀孕。

伦理

在理想世界里,费恩希望看到瑞士的堕胎率减少至零。“每夺去一个未出生的生命,跟杀害任何人一样,都是多杀害了一条生命,”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如果做不到,他相信就有必要采取行动,即使只在小范围内。“无论如何,国家或社区都不应使堕胎方便化和鼓励堕胎,或是像瑞士这样,由基本医疗保险来买单。”

在前堕胎宣传者安妮-玛丽·瑞(Anne-Marie Rey)眼里,该动议是反堕胎宣传者想要开倒车的花招。

“这只是他们想重新讨论整个堕胎问题的借口,唯一会受到影响的是些贫困女性,这既不道德,也有歧视性,”她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申辩。

至于比采尔等医疗工作者,他们仍会不断努力和改善避孕的普及率与功效,并为面对怀孕危机的女性提供护理。

“我们手中仍会有意外怀孕的情况,我认为,伦理讨论还会继续,而且永远也解决不了,”他表示。

2011年避孕数据:

80808个婴儿安全出生

10万多盒紧急避孕药售出

11079人次人工流产(瑞士居民占10694人次)

此外据估计,约12%的妊娠最终自然流产。

瑞士的人工流产

2011年对居住在瑞士的女性进行的人工流产,相当于占15~44岁女性的6.8‰,或是132人次人工流产相对于每千名安全出生的婴儿。该数据与2010年比例几乎持平。

瑞士75%的堕胎发生在妊娠头两个月里。

妊娠超过3个月,出于健康原因的人工流产是被允许的,这包括严重脑疾,且不需要医疗复诊。在实际操作中,瑞士只有4%的人工流产是在妊娠12周后进行的。

去年瑞士施行的人工流产中,有4%左右是为外国的女性。

2011年做过人工流产的女性中有近三分之二(64%)使用了药物疗法(堕胎药),相比2004年的49%有较大提高。

瑞士的少女怀孕与堕胎率非常低。寻求堕胎的16岁以下少女可去专门办公室接受咨询,并有权力在不通知家长的情况下作人工流产。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