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扑朔迷离


廓清气候变迁的谎言


作者:宋婷


瑞士并没有完成2012年的减排目标 (Keystone)

瑞士并没有完成2012年的减排目标

(Keystone)

地球正在变暖,科学家如是说,政府如是说, 是真的吗?当中国大雨倾盆,当欧洲阴雨连绵,气温陡降时,谁都可以察觉,今年的平均气温似乎不会高于去年。

然而个人的感受以及短短几年的气温变化观察,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对气候变迁妄下定论。在全世界倡导“环保”,在中国倡导“低碳”,因为地球难以承受变暖时,有些科学家却秉着科学的态度,唱起了反调。

“仅本世纪以来,人类就向大气中排放了4000亿吨的二氧化碳。而温度近15年以来却一直保持稳定,这怎么解释?”著名德语媒体《明镜》周刊在6月17日向颇有名望的德国气候学家Hans von Storch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就这2度

在气候变迁的研究及宣传中,2度阈值是一个被广泛引用的“专业词汇”。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四次评估报告(2010年)指出2℃是人类社会所能忍受的最高升温限度,也就是2度阈值。

这一阈值得到政府的普遍接受,也被认定为气候变迁的限定值,也就是说:人类的活动,一定要限定在让地球平均温度不能增高两度(自工业化算起)的范围内。大部分政府都承认了这一认定。因为不少科学家称,地球平均温度如果再升高2摄氏度,那么地球将遭遇严重环境灾难,遭遇沿海洪涝、饥饿、疟疾、水短缺的人数将大大增加。由于近几年来异常天气状况频出,如持续高温、水涝灾害、飓风频仍等,不光是普通人,连不少科学家也将气候异常归咎于地球变暖。

妖魔化?

可事实上,喊了许多年的气候变暖,并没有成为现实。美国阿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根据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卫星数据整理出的全球低层大气温度每月异常值,2012年2月的异常值为零下0.12摄氏度,仅略低于自1979年卫星开始记录气温以来的平均值。这在统计学上,不具备显著意义。

这在一定程度上,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预言,提出了质疑。普林斯顿大学的物理学教授William Happer甚至在《华尔街日报》上发文,称IPCC 及其支持者在把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气体妖魔化。二氧化碳是化石燃料燃烧时释放出的气体。化石燃料的燃烧是使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从工业化前的约280 ppm(parts per million,百万分率)升至约395 ppm的一个原因。

Hans von Storch在接受《明镜》采访时也谈到:“目前人类排往大气的二氧化碳值还在加速提高,按照现有的气候变化模型,近10年来,气温应该升高0.25度。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近15年来,气温仅提高了0.06,接近于零”。

如果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妖魔化”二氧化碳,那么又是为了什么?

二氧化碳的罪中罪

气温并未升高,“目前没有人有确凿的答案,为什么气候变迁会陷入停顿,”Hans von Storch说。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地使用石油、燃气,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7月3日,《自然》杂志刊登了瑞士伯尔尼大学Oeschger气候研究中心Marco Steinacher博士、Fortunat Joos教授和Thomas Stocker教授的合著文章,他们提出用气温衡量气候变迁“既不全面,也不合适”。

“海平面上升、大洋酸化以及珊瑚暗礁受到威胁、海洋生物保护壳变软、农业减产等,”是比气温升高甚至更严重的问题。仅仅将地球温度控制在“不继续升高2度”,不足以保护生物及物种多样化不受到气候变迁的负面影响,“我们要双倍地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Stocker教授说,他也是IPCC第一研究组副组长:“目前大洋酸化很严重”。

模型的更新

伯尔尼科学家们的研究显示,二氧化碳大量排放导致的后果,比人类目前想象的还要严重。该研究采用了新的“Bern3D-LPJ”模型,加入了重要的物理及生物地理化学变化因素,并考虑到地区发展,之后模拟了地球的发展变化。研究结论指出,保持不增加“2度”,仅仅是我们应该达到的第一个气候目标,我们应该加入更多的目标:如控制大洋酸化等,才能让我们的环境得以平衡发展。

该模型仅用数周时间,就对65000个模拟式进行了演算,并计算出达成各气候目标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大部分地球系统模型还难以达到此项标准。未来,研究者还希望加入高温、洪水等极端气候条件的考量,但目前的计算机技术,尚难以实现如此复杂的地球系统模型演算。

科技的发展给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可能,把极端气候条件简单地归咎于气候变暖,这或许是一种偷懒的行为。而仅因为气温没有增加,就大松一口气,也是一种推卸。“如果海洋生物的壳或者骨骼难以长好,那么就会搅乱食物链。这更令我忧心,”Von Storch说。

除了气温,还有更多的衡量标准,如果全部摆在人类面前,我们才会知道,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有多么可怕。可还是有专家表示:对地球来说,人类只是“弹指一挥间”,地球要做什么,我们管得了吗?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及通讯社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