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政治权力


发起全民动议需不需要加大难度?




公民动议最重要的阶段:收集10万个有效签名 (Keystone)

公民动议最重要的阶段:收集10万个有效签名

(Keystone)

瑞士是一个讲求民主的国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享有这么高的政治参与权,任何人、任何组织都有可能通过收集签名的方式,发起公民动议,从而促成全民投票。

这种方式是直接民主的重要支柱。但是想要发起动议,首先要赢得足够人的支持,也就是说发起人要在18个月内收集到10万人的签名。

近些年由民众动议促成的全民投票数量不断增多,从而也引发了争议-是否应该提高发起动议的难度。目前支持率最高的建议是增加所需签名数量。但是放眼各州的类似情况,似乎这种方法不一定能减少动议数量。

周六的下午,在伯尔尼熊广场(Bärenplatz)-瑞士首都最活跃的地带,动议发起者希望在这里能如愿以偿地收集到很多签名。在这个抬眼就能看到联邦大厦的地方已经为各种各样的事宜收集到过许多签名。

Andy Tschümperlin对此非常熟悉,他也曾是收集签名者中的一名。“这其实是我涉入政坛的第一步,那是为我居住区的一个动议来收集签名,”这位国民院委员、社会民主党派成员这样说。

公民动议

公民动议权,赋予瑞士公民修改宪法的权力,要想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发起动议,针对该动议在18个月内收集10万个有效签名上交瑞士联邦秘书处。

动议递交到国会,国会可以直接接受、拒绝或者提出一个反建议,但无论如何该动议都会成为全民投票提案,呈现在国民面前。

在全民投票中,一个动议被通过,必须得到大多数选民和大多数州的赞同。

动议潮?

尽管每个动议的花费可能会高至20万瑞郎,但这也未令那些动议发起者望而却步。近年来全民动议的数量逐年都在增加。

“最初的250个全民动议几乎用了100年的时间,而如今已经多达400个,”《1891-2012年瑞士的全民动议集》书作者Bruno Hofer这样写道:“全民动议成为一个侧面出击的政治手段。”

他在书的前言中写道:“对于党派和联邦委员来说,时不时地投递个签名表格似乎能获得赞许之声,因为这样做好像就是对‘活着的民主’的拥护。”

包括智囊团“瑞士未来”(Avenir Suisse)也认为:“动议应该少而精,”至于动议数量增多的原因,应该与人口的增长有关,因此智囊团建议:“应该将所需签名数量提高1倍甚至2倍。”

三个建议

这个建议受到前国务秘书Jean-Daniel Gerber的支持,在接受《新苏黎世报》(Neuen Zürcher Zeitung)采访时,他曾提到加大“发起动议”难度的三种可能性。

第一,将达成动议所需签名数从10万上调到20万,因为瑞士的人口从1977年的明显增长之后,再次迅速增长;第二,将收集签名的期限从18个月缩短到9个月;第三,在国会设定一个数额限制-只有当一个递交上来的动议受到国会内足够数额的支持时,才能送入投票箱。

递交签名的时候常常会有些出其不意的举动,1992年6月1日,汝拉州为“不要战斗机的瑞士”动议从天而降。 (Keystone)

递交签名的时候常常会有些出其不意的举动,1992年6月1日,汝拉州为“不要战斗机的瑞士”动议从天而降。

(Keystone)

但是这一限额受到政治家和观察者的批评。“这扭曲了全民动议的基本特征,”Bruno Hofer说:“因为将一件事宜通过国会带到国民面前才是这一民主方式真正的意义所在。”

Martin Landolt,公民民主党(BDP)主席也认为:“这不一定是民主的基本原则。”他认为:“国民不受任何限制地参与政治是正确的。”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担心“这会为国民权力带来过分负荷。”

签名限额呈下降趋势

自1830年起,在瑞士一些州就将公民动议权纳入州宪法。

1848年当瑞士联邦成立之时,联邦宪法规定,全国范围内的公民动议需要5万有效签名,约相当于当时选民(只有男性)总数的8%,1891年第一个全民动议被递交国会,签名数量占总选民的7.6%。

1976年,在1971年女性拥有投票权之后,这一比例只剩1.3%,因此1977年政府将签名数额提高一倍,规定为10万个,相当于选民总数的2.6%。

2000年因为人口的增长,下降到2.1%,如今已经低于2%。

(来源:瑞士历史词典)

缩短收集签名期限对于Landolt来说不会起什么作用,他说:“期限上的限制可以用机械化营销手段来克服。”而Hofer则提出,如果前三个月不能收集到大部分签名数额,那么最后能达到所需数额的机会就会大大减小。

高自动调节性

所以现在只剩提高签名数量这一选择,这里Hofer支持‘自动化’的做法,就像日内瓦州今年引进的做法-要想针对一个动议进行州内公民投票,收集的签名数额必须达到选民总数的4%。Hofer将这一数字调整到2.5%,也就是说全国范围内的投票,要收集到129'000个签名才行。目前瑞士有约520万选民,100'000的签名限定数额约为2%。

这种方法对于Landolt来说也有尝试价值,因为这样可以与未来的人口发展相适应。他说,提高签名数额目前正在公民民主党内讨论。

影响难断

Andy Tschümperlin反对提高签名数额,“因为执政党有时候也不能针对自己所需要的事宜按时收集到所需数量的签名。”

Landolt也同意,提高动议所需签名数额,“有可能把自己的路堵死,”而且“那些将动议和投票作为市场营销手段的势力,依然有能力达到他们的目的。”

2002年9月22日,所谓的金子动议正在数票,该项动议提出将瑞士过多的金子储备用于养老保险-最后被以相差不多的票数拒绝。 (Keystone)

2002年9月22日,所谓的金子动议正在数票,该项动议提出将瑞士过多的金子储备用于养老保险-最后被以相差不多的票数拒绝。

(Keystone)

目前这些都是尚需党内讨论的问题,“一方面我们看得到,改变的必要性,另一方面我们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是否真会如我们所愿。”

《新苏黎世报》最新报道,Landolt最近与其他39名国民院议员联合向联邦提出了一个请愿,要求联邦对“针对公民动议的有限管理机制”进行检验,同时希望联邦拿出有创意的新方法。他们的建议之一是,以后收集到的签名不再上交到联邦秘书处,而是递交到地方政府秘书处,这样加大了收集签名的难度。

动议作为体温计?

对于在伯尔尼大学研究直接民主,也是瑞士政治年鉴作者的政治家Marc Bühlmann来说,提高签名数额不是解决办法。

为了进行一项调查,他仔细观察了各州的情况:瑞士州与州之间规定的签名比例区别很大,根据Bühlmann的数字,所需签名的数量占州选民总数的0.8%至5%不等。

注释:苏黎世、乌里、格劳宾登和巴塞尔城市四个州在核审阶段变更了所需签名的规定数字。日内瓦从2013年开始将法定数字固定在4%。内阿彭策尔和格拉鲁斯的投票在所谓的地方社区举行。 (swissinfo.ch)

注释:苏黎世、乌里、格劳宾登和巴塞尔城市四个州在核审阶段变更了所需签名的规定数字。日内瓦从2013年开始将法定数字固定在4%。内阿彭策尔和格拉鲁斯的投票在所谓的地方社区举行。

(swissinfo.ch)

“但是这并未影响到动议的数量,”他强调说:“有的州规定的签名比例很高,动议的数量却依然很多,而要求数量不多的州,动议却很少。因此这两者之间没有很明显的关联。”

Bruno Hofer最后强调说,被成功递交上来的公民动议数量不仅仅与“这一民主手段的框架条件有关,瑞士有些地区面对很多急需解决的问题,公民利用动议来表达自己主张的动力也就比较大。”

粗略估计

一个公民动议所需的费用根据官方网站ch.ch的数据约为150'000瑞郎。

经济成本和国会为之付出的工作量,没有具体统计。

联邦办事处的一个粗略估算:组织和进行一个联邦级全民公投需要700-800万瑞郎,瑞士每年发起最多4次全民投票,其中至少有一个是针对联邦级投票动议。

而国会准备工作的费用却相当少,每个动议约需200'000瑞郎,但是如果需要拟定直接或者间接反建议,费用就会迅速提高。


(翻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