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求职帮助


外国伴侣在瑞士就业难


作者:Jeannie Wurz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对于许多夫妇来说,追随因工作关系赴瑞的一方来瑞士生活应该是很开心的,但是时间长了就会感到不适。因为要想在瑞士找到工作,需要耐心和关系网。其实如果愿意付费,在这个非常依赖于外国高质量员工的国家,还是能得到越来越多帮助的。

4月里一个周三的下午,伯尔尼的玫瑰园成为一个热闹聚会地点。孩子们在小木马上摇来摇去;小年轻坐在公园的砖墙上,从这里可以俯览伯尔尼老城。饭店服务员们非常忙碌,他们将卡布奇诺端给坐在太阳下聊天的客人们。

“我有种感觉,我应该做点什么,”Kristina Held说,她是一位27岁的美国人,9个月前来到了瑞士,因为他的丈夫作为多国网购平台eBay的财务人员被调到瑞士。她英语语言文学硕士毕业,为了追随丈夫,她将自己在出版业的职业生涯暂时搁置了。

坐在她旁边的是48岁的Richard Davis,他点头表示同意Kristina Held的看法。2013年他妻子工作的美国3M集团迁到了伯尔尼的Burgdorf,250名员工和家属背井离乡来到瑞士。现在妻子成为挣钱养家的人,而Davis则正在忙于安装从宜家买回来的家具。现在3M集团的家属们组成了一个社交团体,Davis说:“我们中的一些,尤其是那些曾经工作过的人,开始感到如坐针毡。”

幸福的夫妻,幸福的家

对于那些从国外将员工带到瑞士来的企业来说,职工有个幸福的家庭非常重要,巴塞尔和苏黎世配偶就业指导中心(Spouse Career Center)的Sabine Binelli这样说。这个中心2001年作为一个试点项目成立,当时诺华制药公司的一些从国外来到巴塞尔的员工毅然决然地决定离开瑞士返回家乡。

“诺华为此感到非常吃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Bineli说。而如果询问那些离开的职员,原因不是他们“对公司不满意,他们都很快就融入了社会,他们还担任以前的职务,身边还是同样的人。”诺华最后确定,原来问题出在家庭成员上,跟过来的妻子或者丈夫无法融入。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越来越多的大企业和经济联盟推出一些为赴瑞工作外国员工的家属提供帮助的项目。比如相遇和相识(Meet & Greet)项目就是其中之一,该项目由索洛图恩州的经济促进机构发起,每个月在各地的企业中巡游并提供各种文化活动,帮助外国职员及其伴侣建立关系网。

Scintilla股份有限公司,是电动工具生产商博世(Bosch)在索洛图恩的一个子公司。该公司每年为那些随着伴侣来到瑞士的人提供3700瑞郎(约2万人民币)的补助,让他们参加进修、语言班、职业咨询或者其他形式的个人发展活动。

Andrea Rieger是Scintilla的人事负责人,她说:“有时候我跟那些家属说,这也是一个时机能为自己做点什么。我们之所以付钱,是因为我们想让外国员工全家都能安心。”

求职帮助

Rieger女士和这个地区其他公司的人事负责人经常会面,相互协作。自去年9月开始,他们每月聚一次,交换各自公司想找工作的外国职员伴侣的信息。

在巴塞尔配偶求职指导中心咨询4个月的费用约为10'000瑞郎。对比一个公司从其他地方将职员调动过来所要的费用,这笔费用其实并不多,Bineli说:“如果企业从国际劳工市场上招人,一般情况下要支付猎头公司的费用,再加上搬家、居住和学校的费用,数目会很大。而融入上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这是整体措施中的重要环节,可是资金相对较少。”

一位求职指导员到底能提供怎样的帮助?Diana Ritchie是瑞士法语地区配偶求职指导中心的负责人,她表示,求职者必须花很大功夫正确地认识自己。她首先会问顾客在来瑞士之前从事什么工作?想做什么工作?讲法语还是英语?是否愿意从志愿工作开始?

“谁、能做什么、谁感兴趣,是求职过程中三块重要的奠基石,”Ritchie说。

现在她和她的小组正在为一名曾在移民和难民领域从事律师职业的女性Lucia Della Torre找工作。这位女士去年9月来到洛桑,因为她的丈夫,一名材料科学工作者,在联邦理工学院得到一个职位,所以她随丈夫来到了瑞士。

Della Torre讲意大利语、英语和西班牙语,现在她又在努力地学习法语并且在找工作。

她在她的专业领域找到了两份没有薪水的工作,一份在洛桑,一份在日内瓦。她在完善法语的同时参与科研工作并从中积累人脉。“他们虽然不付我薪水,但我得到的是经验,”Della Torre说。

Richard Davis也在一名求职指导人员那里接受咨询,费用由3M集团支付。首先Davis要更新自己的履历表。“因为我很长时间一直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所以我的履历不再适用于在瑞士找工作。”

现在Davis正在写一份附加材料,并将求职所需要的所有文件都汇集在一起。他表示:“直到简历能在求职时派上用场,还需要费一些功夫。”

Davis也在学习当地用语言,他所在的地区是德语区,他的德语水平现在还很有限,要想能用德语日常交流,还需要很长时间,而讲英语的工作大多集中在日内瓦、苏黎世和楚格,而不是他生活的伯尔尼州。对于他来说每天长时间通勤,难以想象。

Kristina Held没有公司的资助,她自己在网上求职。她为一些美国的杂志免费工作。像许多在瑞士生活讲英语的女性一样,她正在考一张英语教师资格证书。

为了不丧失写作能力,她坚持写博客。她说:“这帮助我集中精力。这样我一早上起来就有事做,令我思维敏锐,我要让自己保持创造力,脑子里有东西。”尽管如此,每当到了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她还是经常问自己:“我一整天都干了什么?”

预期过高

在有些国家,人们“以工作作为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所以从这些国家来到瑞士的人,如果不工作就会感到不充实。“我真希望在我的生活里还能干些别的,而不是整天在家里坐着,”Della Torre无奈地说。

Scintilla人事经理Rieger女士就此表示,她经常建议那些刚来瑞士的外国人,不要预期过高。她说:“不要有太大压力,规定自己3个月内就得把一切搞定,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不会这样。”

对于Davis这样少数因为妻子工作调动而放弃职业来到瑞士的男性来说,这是一个新的经历-担当家庭主夫。经过半年的适应,他已经摸索到了规律。“我每天都很充实,”他说:“问题在于,我不知道最后我是否会觉得,我当初其实也完全可以做些什么。”

Kristina Held表示同意:“我很难找到平衡,那些问题经常出现:我今天到底做了什么,或者为别人,甚至为这个世界做了什么?我怎样才能成为这个社会中一名活跃成员?”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