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烟草种植


瑞士的烟田正在消失




很早以前就被预言即将消失的烟草作物,至今依然繁茂地生长着。 (swissinfo.ch)

很早以前就被预言即将消失的烟草作物,至今依然繁茂地生长着。

(swissinfo.ch)

很长一段时间种植烟草都是瑞士的一种传统。但是现在烟农的数量急剧下降,放眼未来瑞士的这一传统农业作物在一步步走向死亡。

1680年在巴塞尔地区种植了瑞士第一片烟田,如今只有在汝拉的Ajoie、卢塞恩和阿尔高州的个别地区还能看到烟田。

但是瑞士烟草的重要种植地其实是在西部沃州的Broye地区和弗里堡。80%的烟草来自这两个地区。

烟草种植区最大的特征是挂着烟叶的高大烟棚,为了让空气循环,烟棚的墙上到处都是细细的垂直缝隙。

夏天是烟草收获的季节。因为采集工作必须手工完成,因此需要大量的帮工。

烟草的播种要在春天进行,秋季对风干的烟叶进行筛选和分类。“种植烟草需要很大的工作强度,只有每年12月到次年3月期间,才能做些其他事情,”弗里堡州烟草制造商Jean-Jacques Läderach说。

逐渐衰退

然而尽管有着繁忙的景象,但是实际情况却是瑞士的烟草种植就像春天的雪一样在在慢慢消失。

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阶段,是瑞士烟草的繁荣期。那时候瑞士有6000名农民,专门种植烟草,烟田达1450公顷。在那一段时期,瑞士曾是唯一一个烟草不需要配额的国家。

但是战后的年月,瑞士的烟田便呈现持续缩小趋势。如今仅剩区区198名种植烟草的农民,烟田也只剩468公顷。

在Domdidier地区尤其明显。“很早以前这里有110名种植烟草的农民,现在我是唯一的一个,” Jean-Jacques Läderach说:“50年前,种烟草是女人们的事,她们在一小块地上种上几株烟草,这样在年底的节日里能有点额外的收入。”

小农户的理想作物

烟草种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证了小农户的生存。“这种农业活动在小面积内带来不错的收益,与小麦相比烟草每公顷的收益要大10倍。”

这点可以得到Jean-Jacques Läderach的证实。他的父亲1974年开始种烟草,如今他与儿子一起经营烟田。“我们没有很多土地,但是我们需要第二份收入,因为光靠农作物我们的不能维持农场的生活,” Läderach说。

农民数量一再减少的问题,在瑞士被称为结构变迁,这对烟草种植产生了更大的压力:2014年瑞士的农场数量是54000个,比前一年减少了2.1%,空出来的土地分摊给剩下的农民,这就令情况更加严峻,因为这就需要更多的人手。

Francis Egger认为这主要是经济原因造成的。他说:“现在很难再找到一个农场,在收获的繁忙季节能够雇佣10个人手,供吃供住。因此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农民夫妇有一人出去上班,挣一份额外的收入。”

难民下地?

7、8月份人手非常紧俏。大多帮工是暑期打工的青少年或者来自东欧,尤其波兰和罗马尼亚的临时工。

虽然帮工的工资按照瑞士的标准相当低-每小时不超过10瑞郎,但是还是有足够的人愿意来当帮工。Jean-Jacques Läderach主要雇佣波兰人,他说:“来瑞士工作对他们很有吸引力,在这里工作几个礼拜挣的钱相当于在波兰几个月的工资。”

瑞士公民2014年2月份反对“大批量移民”的投票结果,令烟农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但是签署3个月以下劳工合同的外国人应该不被算在被限制的移民之列。

但是瑞士农民联盟还是防患于未然,于今年春天开启了一个三年为期的试点项目,计划将瑞士的难民申请者派上用场。

宽敞通风:等待进入晾干棚的烟叶。 (swissinfo.ch)

宽敞通风:等待进入晾干棚的烟叶。

(swissinfo.ch)

需要工业的支持

在瑞士烟农的低谷时期,来自国际烟草工业的支持至关重要。菲利浦·莫里斯(Philip Morris)、英美烟草公司和日本烟草公司JT是世界三大烟草巨头,它们都在瑞士设有烟草制造企业,从而保证了本土产品的延续- 尽管瑞士人抽的烟中只有4%的原材料来自瑞士本国。

而就算大一些的瑞士烟草企业也无法在国际市场上立足:瑞士的生产费用过高。“瑞士与其他国家的价格差,现在靠一个基金来补差,”Egger做出这样的说明,每支在瑞士被消费的香烟,烟农从国际烟草公司那里得到0.13瑞郎的补贴。

因此瑞士烟农的命脉掌握在国际烟草公司的手中。尽管在补助额度上依然存在分歧,但是2014年底双方还是签署了一项直至2019年有效的协议,至于这之后什么情况尚无从知晓。

“十年后瑞士是否还有自己的香烟企业,确实是个问题,”Egger说,但是追溯过去,反而令他不无信心。“早在20年前就有瑞士烟草企业终将灭亡的预言,但是直到现在这都是一个错误的预言。”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