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中医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我在瑞士担任了一年多的中医师工作,对瑞士中医药事业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与德国、法国等国家相比,瑞士的中医还处于起步阶段,虽然该国民众普遍对中医中药有兴趣,但接受中医治疗和理解中医的人还不是非常普及,还存在着相当多的问题。

在瑞士,因为没有立法,中医不受政府保护。

但具有行医资格的医生或医院可以开展中医的所有医疗项目。由于开设中医诊所投资小、效益高,所以近年来出现了不少由中国人和当地医生、当地医院合办的诊所。

这些诊所在中国大陆聘请来中医师、针灸师,每位医生每月可创造15000-50000瑞士法郎的效益,诊所支付的薪水每月为6000-6500瑞士法郎左右,可见办诊所的收益很大。正因为如此,目前诊所越开越多,犹如雨后春笋。

瑞士中医从业人员的的现状

目前瑞士中医队伍的组成大约有以下几个部分:

一是国内请来的临床医生,这部分算是瑞士中医队伍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般都是省、市中医院的医生、中医院校的教师。但是这些医师都达不到权威专家的水平,原因有两个:一是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很快,中医高级专家在国内的收入一点也不会比在瑞士少;二是国际性的中医热,不少国家都对中医立了法,专家即使愿意出国,当然会选择更有前途的地方;第三,瑞士诊所的老板多数抱实用主义的打算,只要能赚钱就行,不需要高级专家。由于这三个原因,所以目前瑞士的中医师的长处是看病。缺少理论、临床、教学、实验均有造诣的高级专家。

不过,瑞士人的疾病用中医技术非常好治(这是因为瑞士人没有使用中医治病的历史,他们的身体对中医疗法非常敏感,效果也非常好),因此,这些人完全能胜任当地的中医医疗需求。

这部分人当中也有不少是鱼目混珠者,例如,其中有不少人虽然是正规中医院校毕业出来的,但却长期脱离中医或针灸专业实践,在国内长期担任行政官员、医辅人员,或其他专业如药学系、基础课教师等等。

二是在中国(或台湾、香港、美国等地区)学过中医的人。这部分人大部分是当地人或拥有瑞士护照或永久居留证的人。外国人学习中医,绝大多数学不到中医精髓,很多人虽然拿到中医院校的博士、硕士学位,可是在真正在中国学习的时间也许只有几个月。但他们是本地人,掌握着丰富的人际关系和社会关系,受当地政府重视,语言、文化背景都比中国人深厚,因此,这些人是瑞士最神气、最掌握实权的人,虽然技术水平远远比不上中国专家,但却是瑞士中医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尤其是是那些学过中医的西医,更是能把握中医的命脉(虽然他们的中医水平只是肤浅的皮毛)。

三是以中医做幌子,打着中医旗号赚钱的人。这些人最糟糕,半点本事没有,但却最能损害中医形象。这批人的来源非常复杂,无法列举。但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却有规律可循,那就是办学、讲课、授徒。我们在稍大一点的城市都可以看到,各种气功、太极培训班的广告到处都是,有瑞士人办的,也有中国人当教师的。但很多都是摹仿录像带、挂图,比划几下,第二天就去教学生。有一些在瑞士的中国人,根本没有半点中医的功底,但精通德文,也会拉大旗做虎皮,以中医专家自居。有些人连最基本的中医理论都不懂,却到处开班授课。最具有欺骗性的,是那些拿着各种证书(外国人根本不懂中国医学界那些繁杂的体系,凡是盖着鲜红大印的证书都能蒙人,那怕是伪造的证书),自吹自擂的人。

对瑞士中医从业人员的现状,可以用“良莠不齐”来形容。如果瑞士政府不采取措施,对中医行业进行认证和清理,迟早一天,会像欧洲某些国家一样,中医行业会成为骗子横行的世界。

中医疗法和瑞士的常见疾病

瑞士是世界上健康水平较高的国家,人均寿命也很长。当地人常见的疾病,和这个国家的地域、气候有关。常见疾病有:过敏性鼻炎、关节炎、各种老年病、外伤后遗症(多半为车祸、滑雪摔伤)、不孕、更年期综合症、中风后遗症以及各种心理精神疾病等等。我曾经对当地人易患疾病的原因做过一些探讨。限于篇幅,这里从略。

中医对上述这些疾病的效果非常好。例如,中国国内视为畏途的过敏性鼻炎,在这里用针刺曲池、风池、迎香等穴位,就可以收到很好的效果。我经常采用药物敷脐和大椎拔罐进行治疗,几乎都能在很短时间内缓解喷嚏、流涕、目涩、流泪等症状。

因此,可以说,除了中药疗法以外,其余所有中医的临床方法都大有发展的空间。我认为,中医应该作为西医的重要补充,与西医相辅相成,取长补短,应该是大有前途的。

值得一提的是,中医诊脉、察舌的经验,在瑞士必须加以重新认识,这里人的肤色和体质,决定了传统中医的经验不能在欧洲套用。例如看舌质,欧洲人的舌质绝大多数是粉红色的,娇嫩无比,看起来就像是教科书上气虚、血虚的舌质,但往往他们的寒湿却很重。在脉象方面,他们的血管弹性很好,人的性格大都非常开朗,因此很少见到弦涩之脉。按照国内的经验,妇女脉滑大多是经期、妊娠或排卵期,如果按经验判断,就会出问题,这里大部分女性的脉象都是滑而流利的。因此,瑞士必须有熟悉当地民情的高水平中医专家。最好能有自己的中医高等教育机构,以培养自己的中医师。

瑞士的中药行业

瑞士和其他发达国家一样,对药物实行严格的监管。中药当然也不例外。开办一家中药店,不仅需要足够的资质(如执业药剂师资格),还要足够的资金和足够的客户,否则连检测费用都付不起(每批中药进口都要按品种检测其毒性、农药残留、重金属等等,无论进货量大小,每种都要付出较高的检测费)。

很多优秀的中医师在瑞士都会感到“英雄无用武之地”,这是因为用药受到极大的限制。首先,这里没有“丸、汤、膏、丹”等丰富多彩的中药剂型。我在瑞士一年多,所使用过的剂型只有两种:浓缩浸膏粉、滴剂。这里的浓缩浸膏粉是从江阴或中国香港等地方进口来的,也有自己从原药材中浓缩而成的。各种药物按处方剂量混合均匀,每次一小勺服用。这种剂型,没有煎煮的过程,自然产生不出中药神奇的功效。有的药房的浓缩粉,不知什么原因,病人服用后普遍感到腹胀,无法再用。而所谓的滴剂,就是将处方中药物制成极其浓缩的水剂,浓缩后的用量少到用“滴”来计数。我应邀为一位肠痉挛、多日不大便的患者医治,开承气汤加减的方子,大黄用到10克,被药房浓缩成“滴剂”,每服40滴,看起来只有5毫升多一点,服下去后毫无反应。

还有,缺药严重,动物类的药大部分没有(可能是动物保护的原因?)不要说犀角、虎骨,就是穿山甲之类,也根本不进货。稍有毒性的药也无法用到,例如白附子、草乌之类。还有一些需要炮制的药物(多数中药必须炮制,制过的和没制过的,产生的功效是不一样的),更加难以达到要求。

药价奇贵,也是影响中医药物治疗的因素之一。按有效治疗剂量计算,要比国内贵10-50倍。

可见,尽管瑞士的制药工业在世界上首屈一指,但中药行业却极不规范,给中医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制约。

瑞士中医行业存在的问题

也许是处于起步阶段,瑞士中医界有很多现象令人难以理解。我虽然是资深中医专家,在中国说话一言九鼎,但对于瑞士,我只是一个外国人,只能提出问题,至于如何解决,还需要当地管理机构去完成。或许,我是以中国人的观点看问题,在瑞士人看来,也许根本就不是问题。

首先是瑞士中医行业的准入制度。由于没有立法,中医师的执业管理由行业协会和保险公司担任。一般有两种方式,一是需要管理者认可的学习经历,经过考试,取得执业资格。另一种是具有中国(或部分其它国家)正规大学的文凭,不需考试,认证即可。

对于这两种方式,前者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目前欧洲对中医的认识还很局限,例如认为中医师就是针灸师,学满针灸的课时就可以行医等等;加上当地或周边国家的中医教育尚不完善,学生的知识面不够宽广。这种问题当然需要时间才能解决。而后者就存在比较复杂的弊端,需要认真对待。

我们知道,中国正处在一个变革的时期,一切都在逐步完善,中医高等教育也不例外,拿到中国或某国正规大学的文凭,并不表明其具有相应的水平。因此,对待持文凭来认证的中医师,瑞士的管理者必须知道,同样的中医文凭,有多种取得方式:1. 认真苦读获得。真宗的中医博士学位,需要整整十一年的时间。2. 速效获得。中国几乎所有的中医药大学都在招收外国人,条件非常宽松,只要具有大学本科文凭,无论原来学习什么专业,都可以去读硕士学位;无论什么专业的本科学历,只要毕业7年以上,都能直接攻读博士学位。但前提是交出足够的学费(攻读博士每年6000美元)。更可怕的是,三年硕士或三年博士,根本不用整天在学校上课,每年只要去一两次,第三年交出论文就可以拿到学位!每年去多长时间,那就看你自己了,真正想学点知识的,多一些时间,想混一张文凭的,几天也可以。像这种学位,中国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钱,也没有宽松的政策。只有富裕国家的人才能做到。不幸的是瑞士就是富足的国度。3. 假文凭。这是一种国际现象,在瑞士的中医师也不会没有。

瑞士人工作认真而严谨,一丝不苟,这很好,可是过于死板的工作态度,加上对中国国情的不了解,所以,瑞士的中医从业人员良莠不齐,鱼龙混杂。至于如何认证学历,对上述的1. ,我不置可否。而对于第2. ,我认为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对待,我建议瑞士的管理者不仅要认证文凭,更要认证经历,从高中毕业开始,认真审查整个从业经历,中国来的医师,更要审验他们有没有中国的医师资格证书和执业资格证书。至于第3. 假文凭,这个问题很好解决:中国已经实行学历登记制度,是不是假文凭,上网就可以查证。当然也可以通过中国使馆,或者直接和颁发文凭的学校联系认证。

在瑞士还有一个规定我无法理解:中医师没有中药处方权。保险公司规定,中医师必须有学习过中药专业的经历,才能报销他开出的处方药费。对这个现象,我百思不得其解!这就好像一个医学院培养出来的医生,却要求他必须学习制药专业的课程!中国的中医大学,也毫无例外地要开设中药、方剂课程,这和西医大学一样!可见,瑞士保险公司制定政策的人,根本就不懂中医大学培养人才的常识。

正是行业准入制度存在很多不合理的现象,因此,瑞士中医师的构成十分复杂,对该国中医事业的发展十分不利。

也正是对中医的认识存在着偏差,所以瑞士中医的收费也非常不合理。

众所周知,在瑞士针灸的收费最高,达100-150瑞士法郎,其它像开药、推拿等远远低于针灸。这就非常不合理:针刺治疗的技术含量和设备成本和其它技术类似,收费最高,而最需要医学经验的治疗处方反而较低,最需要力气和技术的推拿反而低于针灸。因此,针灸毫无例外第成了瑞士所有诊所的主打项目,也无论是否需要,所有病人毫无例外都要被扎上几针,而其他的中医疗法反而成了陪衬。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由于篇幅,难以一一列举,有机会我还会做进一步的分析。

瑞士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国家,我非常喜爱它,也愿意在那里推动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同时也发展自己的人生道路。在瑞士,中医药事业的前途非常广阔,还有很多未曾开拓的处女地。例如:中医药已经成为瑞士非常普及的医学技术,可是所有的正规医科学校还没有相应的学科;瑞士国家管理机构还没有专门的组织;瑞士得天独厚的科学研究机构还没有系统的研究中医;瑞士享誉天下的制药行业也没有把中药的开发放在重要的位置……我希望这篇文章能被有关部位所重视,把中医药事业在瑞士发扬光大,让这个神奇的医学为瑞士人民的健康长寿贡献力量。

作者:南京中医药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 王旭东

作者介绍:王旭东,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著名中医学专家,全国政协委员。从事中医工作30年,曾在美国、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家担任过中医顾问或技术指导。

相关文件

«中医药文化遗产必须得到有效保护»--王旭东教授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发言全文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