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人眼中的中国


在中国滑雪


作者:Elisabeth Tester


崇礼万龙滑雪场的雪道示意图 (Elisabeth Tester)

崇礼万龙滑雪场的雪道示意图

(Elisabeth Tester)

2022年的冬奥会将在中国举办,还等什么,快来看看这个高速发展的冬奥会举办地吧!性急的人,现在就可以尝试一下中国的雪道。

我是瑞士格劳宾登州的人,对滑雪有着从骨子里带出来的热情。而且,我对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非常感兴趣,特别是2022年的。因为就在几年前,我的故乡达沃斯(Davos)为此而爆发了多场激烈的讨论!瑞士的两座小城达沃斯和圣莫利茨(St. Moritz)希望可以举办这届冬奥会,但被当地选民拒绝了。最后,国际奥委会于去年夏天将举办权授予了北京,而举办地就是崇礼-隶属于张家口,在北京西北200公里处。好吧,难道这样的理由还不够充分、让我去趟崇礼、试试当地的滑道吗?

在上海,凌晨4点我们就要起床了,这样才能赶上航班。每天只有一班飞机飞往张家口,而它的起飞时间是7点。2个半小时后,我们在张家口的军用机场着陆了。这里只有两个很小的登机口供乘客使用,不过这样的存在自有其道理。因为大部分去崇礼滑雪的游客 ,都是从北京乘汽车而来。

因为没等到公交车,所以我们打了个出租去崇礼。司机看上去兴致勃勃很是开心,因为我们是机场唯一的游客,他往窗外吐了一口痰,然后打转方向盘,径直驶入了下一个加油站,然后就让我们下车。到此时我们才发现,我们打的是一辆使用清洁能源天然气的“绿色”出租车。看来张家口是很重视环保的,因为触目所及,所有居民区的楼顶上都矗立着太阳能电池板,这同空气严重污染、拥有多个燃煤发电站的城市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反正这个城市的环境让人无论如何也联想不到冬季运动。

作者:Elisabeth Tester

经济学家,记者

前《金融和经济》(Finanz und Wirtschaft)驻中国通讯员

在上海和苏黎世生活,《从事实到故事》(From facts to stories)的经济评论家

中国专家,主攻宏观经济和大宗产品

政治和滑雪运动的混搭

然而就在通往崇礼新修的、很棒的高速公路上,我们看到了6年后将举办这次冬季运动盛会的首个讯号:高速公路被巨大的广告牌所簇拥着,上面书写着“崇礼雪之都”、“ 2022我们自己的冬季运动会”、“让中国梦成真”等字样。奥运会其实也是个政治指令。广告牌上那些面带笑容、脸颊上画着中国国旗的滑雪的人、滑单板的人和越野滑雪的人,更烘托出这种气氛。而崇礼街头冬季运动的气息确实触手可及。难以计数的滑雪板、单板商店随处可见,挂着中外品牌,而且每个街角都会有火锅餐厅,类似于我们的瑞士火锅店。

随便逛逛这个城市,我们就会知道,我们已深入到中国腹地:小卖店里除了可口可乐没有任何舶来的西方产品,而且没人懂英文。我们可能是整座城市唯一的西方人。崇礼正在经历巨大的变革,而且已经取得了进步。过去10年间,甚至在中国还未获得2022冬奥会举办权以前,该地区的旅游业就开始急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这一趋势愈演愈烈。奢华酒店拔地而起、对度假公寓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到处都在扩建,希望能变得更舒服更体面。买家大多是来自北京的富人,也有来自上海和深圳的客人。

现在“滑雪”在中国很时髦,因为它糅合了冒险、奢华、身份象征等种种格调。对中国这个拥有13.8亿人口的大国来说,即使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人喜爱冬季运动,那么也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了。和其他的种种发展一样,滑雪也是在政府的导向下发展起来的,无数的投资因此涌入了滑雪旅游业。中国的中产阶级和富人们开始重视业余活动,北京对此表示庆幸,因为这也意味着可观的消费,而且与正在推行的经济结构平衡发展并行不悖。

令人吃惊的陡峭雪道

不过我们来这里还是为了滑雪的,不是吗?我们去万龙,这是崇礼5个滑雪场中唯一一个已在2015年11月中旬就开始营业的雪场。山上庞大的基建设施、停车场、换衣间、餐厅、摆满西方品牌的雪具商店,还有租赁商店,都让人联想到北美的滑雪胜地。我们买了张天票卡,然后告诉服务人员我们想租什么样的雪具。凭着这张卡,我们马上拿到了合适的滑雪靴、雪具和头盔,全部是萨洛蒙(SALOMON)牌子的。设备并非全新,但保养得还可以。不过令人不解的是,与我们的愿望相反,雪鞋的扣绊绑得很紧,不像是按照30公斤标准调试的。

雪道上的雪混合着自然和人造雪。这里不仅有初级道,还有陡峭和较长的中高级道,这让我们有些惊讶。一些中国人在雪道上灵活且迅速地转弯,滑得很好,还有些则比较紧张。万龙的缆车和吊椅有点老,但是运行顺畅。不过压雪机却是崭新的。我们非常喜欢这里,很多中国人也来和我们攀谈,而且想知道,在瑞士滑雪是怎么样子的。在中国,也可以享受滑雪的乐趣!到了晚上,我们的宾馆充斥着来自北京的青年权贵,他们都是开着卡宴保时捷和吉普大切诺基来的,身着最摩登的滑雪服,配备着最先进的雪具或滑板。今晚将是喧闹的,因为只有夜生活玩儿好了,周末才算过得好。

巨大潜力

第二天,我们去了多乐美地,一个由意大利人投资的滑雪场,还有云顶。云顶是当地最大、挑战性最强的一座山,和Klosters的Madrisa一般大,有些竞赛项目就设在这里。崇礼骄傲地被称作是中国的达沃斯,如今确实有几分相似,而且它的巨大潜力已经初露头角。虽然现在云顶只是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建设,其他四段将陆续建成,但我敢断定,到2022年云顶将成为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大型滑雪场,因为它的基础设施和雪道质量都很好,而且绝对不会逊于国际上的其他雪场。

那么面对即将到来的冬奥会,当地民众又持什么意见呢?有些对此很是兴奋,而且踌躇满志地打算利用这个经济发展的机会,但我们的出租车司机则对此颇有怀疑:“再有5年,北京到张家口的高铁就会通车了,到时候行驶时间会由3个小时缩短到1个小时。而房地产价格现在就已经涨了,我们这儿的很多年轻人都买不起房了,因为北京人把房价炒高了。这啥时候是个头儿啊?”

这样的问题,我们格劳宾登州也同样要面对。

*本文为嘉宾供稿,文章内容由作者本人负责。文章原文已于2105年1月在iconomix(德)网站发表。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