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的人民團體 摩托車上行俠仗義的現代騎士

摩托車騎士們也有俠客急公好義的精神

摩托車騎士們也有俠客急公好義的精神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春暖花開了,在瑞士騎摩托車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瑞士人Uwe Knopf說著他不只在瑞士境內騎車兜風,也騎出了瑞士到了德奧等鄰近的國家。認識了許多騎車同好,更不可思議地在車旅程中他離開了舒適圈,更看到了許多需要幫助的人,感受到的生命熱情,於是發願:我每一年都要靠自己的力量募款,在金錢上協助在為難中的人。

騎乘之間,他們這群因摩托車而相聚的騎士們,成了現代仗義行俠的現代騎士。

騎出人生的意外旅程

2011年10月Uwe Knopf購置了他人生第一輛偉士牌(Vespa )摩托車,隔年他參加了蘇黎世近郊Meilen小鎮的車友聚會,享受共騎的樂趣。之後他更加入了瑞士全國偉士牌車隊俱樂部Vespa Club Schweiz (德)外部链接,2015年他成為該會的副會長,積極組織車友之間的活動,擔任重要職務為團體付出,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極致表現。

Uwe Knopf:一個外冷內熱的壯漢。

(本人提供)

Uwe Knopf表示:「對許多愛車人來說,騎車是一種個人的享受,並不需要與他人共享。而我喜歡與車友共騎,加入一個協會也代表對一個團體的義務,必須繳年費,出席會員大會。而我們是一個非政治性的團體,就是同好們共享騎車的趣味和分享摩托車的知識。」

俱樂部的協會會員們在聚會裡交換騎乘心得,機械知識等等資訊,同好們在活動間增進了友誼,也對團體產生了歸屬感和向心力。

人民團體形成與議題發酵

人民團體是直接民主的關鍵條件,如何形成團體培養出關心議題,並付出實際行動的人民,民主得以維繫其價值。若參與民主的人數過少,則徒留形式,是瑞士近年的隱憂。

人民團體的形成不一定有政治上的目的,也可能是出於同一個愛好或是地方性民俗活動的集結,如此而所形成的團體在瑞士多不可數。在組織發展中,也間接培養了瑞士人組織活動和參與討論的能力,「結社、互助與社團發展」成為一種瑞士特徵。從最初的無政治性的團體,進而走入社會運動的也有。集結人民,就能成為力量。

在瑞士長久以來,有一個容易讓人民形成團體,形成力量的制度,即是培養關心公共事務人民的土壤。在瑞士三個人加上一個組織精神與章程,即可組成一個協會(Verein),也因此以協會的形式存在的人民團體非常普遍與多元,細小而遙遠的議題,總有人關心。各個團體間,彼此也尋找合作的切入點,結社與意見溝通在瑞士的生活裡很常見。

瑞士的偉士牌俱樂部Vespa Club(德)外部链接成立於1952年,在蘇黎世成立之時還上了報,是當時熱門的話題,發展至今,全國大小分會超過50個,約有1100個會員,具有相當規模。尤其在夏天,車隊出動時,民眾們可以欣賞到不同年代的偉士牌機車結隊成行,是不同時代機械進步的巡禮,隊伍壯觀。

信息框结尾

長期參加五、六個協會,出錢出力,以休閒時間投入公益或政治,這也是瑞士人的一種典型。從關心自己的小地方開始,監督地方公有設施的修繕、學校孩童的午餐、或是是否開築新的聯外道路,從實際的生活到全國性的事務,每一個公民的都有力量,每一票決定共生的大環境。

合作產生的公益效能

協會之外,另有一種形式 IG (Interessengemeinschaft),筆者稱為共行團,不需要章程,也無須友誼或人際關係的牽繫,只需要一群人有同樣的理想和行動,他們自行成會,以IG共行團的名稱對外宣傳,集體行動。這樣的團體也沒有會長這樣的頭銜,彼此的看法相互激盪,為團體共同的目標付出。

Uwe Knopf提到:「三年前我認識了一個患有肌肉痙攣疾病的男孩,他的家庭情況非常困苦。於是我開始為他募款,也得到朋友們的響應。能為受苦的人做一些事,為社會而付出讓我非常快樂。」更積極地,自2017年起他和會裡的幾個同好,在協會之外他們一起成立了一個新團體IG Vespa Friends of Switzerland瑞士偉士牌之友會(德)外部链接,他們發願:不只一起騎車逍遙,也發揮團體助人的精神,每年協助一個在困境中的孩童,度過難關。

Uwe Knopf與慈善車隊

Uwe Knopf與慈善車隊

(本人提供)

Uwe Knopf說:「我們的協會太大,也不是每個人都支持我行善的這個計畫,和我有同樣的理念的騎車同好,我們決定另組新會,來實現這個發想。」目前有15人加入,一起朝募款助人的慈善目標前進。

一年一個項目,為不同的孩童尋找資源,他們一起走到了2019年。今年瑞士偉士牌之友會的公益項目是為Theodora兒童基金會(德)外部链接募款,讓全瑞士34所醫院和29個醫護機構中的孩童,得到治療時也有充滿希望的歡樂藝術活動陪伴。病童們在病痛中有毅力對抗病魔,也對未來保有信心。

積少成多,從個人到團體的社會服務

開口向人募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Uwe Knopf坦承,有求於人,找人贊助對他和共行團的夥伴們都是很大的挑戰。他們成立臉書專頁、發起活動,利用每次騎車同好們的聚會,擺攤宣傳。此外,他們也拉贊助獎品,舉辦騎車比賽,號召同往共同騎往一個地點,吸引更多人的關注與加入。

今年他們並沒有設下募款金額的具體數字,但這15個人的小團體自己的力量和人際關係拉到可能的贊助,目前成功地獲得一些私人公司、公家單位或社會團體的響應,比方一個小地方的麵包店、咖啡廳、Frauenfeld小鎮的鎮公所(德)外部链接保險公司的區域性營業所(德)外部链接等等。大筆捐款令人振奮,而5瑞郎、10瑞郎不等的小額捐款,不分金額高低,對他們來說都是贊助。在年底他們會寄上捐款收據與感謝函,答謝贊助者對公益的熱心,積少成多,集成力量。

現代騎士的遊俠精神

人類社會許多美與善的事蹟,都是由小小的意念而起,從個人到一個小團體,都能有無限的發揮。瑞士的社會體系中,自由結社的風氣盛行,更有利於眾人們將想法變成可行的計畫,一同為共同的目標前進。小團體間的協力合作,可以是穩定社會的力量,長遠來看,更是瑞士直接民主議題的推手。

摩托車隊行進時,簌簌的風飛馳而過,沒有人想到騎士們原來也有俠客急公好義的精神。Uwe Knopf堪稱是現代遊俠,在摩托車騎乘之間,散播他對社會的關懷,以互助的友誼拉住人與人之間的聯繫。

Vespa偉士牌摩托車

1946年4月Vespa以輕型動力、小輪徑摩托車款,在羅馬首度公開亮相。第一年就售出了2’484台。1947年第二批次量產的Vespa 98共製出16’500台,市場反應熱烈,因而產生黑市交易現象,黑市成交價甚至是廠方標價的兩倍。

偉士牌在引擎、外型款式與顏色上不斷推陳出新,從1946年至今生產了多種全球典車型,最初的車型是98cc,發展至今日50cc至200cc皆有。全球愛好者高價以收藏古董車,在瑞士也不例外。這一產品在今日所代表的不僅僅是一種行動方式,更是輕鬆自在生活方式的表現。

信息框结尾

作者:方常均 Facebook外部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