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的高端度假胜地-格施塔德


富人青睐,改变瑞士山间天堂


作者:Peter Siegenthaler, 格施塔德(Gstaad)


富人度假,喜欢把自己“藏”在格施塔德,而穷人的普通日子却因此变得“拥挤” ()

富人度假,喜欢把自己“藏”在格施塔德,而穷人的普通日子却因此变得“拥挤”

无论是明星还是普通人,无论是城堡的主人还是地产之王,抑或是山地缆车公司经理,滑雪教练、农民、女牧师,所有的人异口同声:格施塔德就是天堂。 然而为了满足少数人的愿望,格施塔德离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远,而这一明星胜地曾经令人钟爱的原因,正是它的随和亲近:可以让明星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我是天堂里的幸运儿,”年初麦当娜在推特上发表自己在格施塔德度假的感慨。这位流行歌后只是众多钟情于冬季度假胜地-格施塔德的明星之一。麦当娜、约翰尼·哈利戴,还有他们的朋友波兰斯基,都曾一掷千金在格施塔德购置别墅。

总共有180位外国人落户格施塔德,缴纳统一税,这其中有英国演员朱莉·安德鲁斯,在20年前,她就将格施塔德评价为“疯狂世界中最后的天堂”。

Alpina的酒店客人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天堂,”Judy Smith,Debbie和Victoria Swann异口同声。这些澳大利亚的姑娘们说,她们也去过自己国家的滑雪胜地,还有加拿大、意大利的,都在冬天去度过假。“那些地方总是乱糟糟的,这里很安静,就像在明信片里一样”。

这些远道而来的女士们,来到格施塔德并非为了滑雪。她们喜欢这里的软件:在阿尔卑斯山上享受舒适的生活。如今,她们住在格施塔德最新兴建的豪华酒店Alpina中。“工作人员很友善,一等餐厅,漂亮的房间,”房间中仅电视机就价值25000瑞郎。这一耗资3亿瑞郎的项目,于2013年,在开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荣获了Gault Millau授予的最佳年度酒店称号。

在这个略有些灰霾的一月的下午,匆忙,是不必的。滑雪拖牵把手孤寂地转着,没有乘客;只有Célia Dessarzin每隔几分钟拽着牵引把手爬上缓坡。这位年轻的日内瓦人冬天在格施塔德担任园艺师,现在正利用午休时间来几次滑降。今天她只能在初级道上过过瘾,因为通往海拔1900米的Wispile的缆车,停运了。Wispile是格施塔德众多山间度假村中的一座。

滑雪教练

在滑道顶端的雪吧中,几名滑雪教练是唯一的顾客。他们的学生太少了,所以这一个星期以来,他们天天下午都在教当地的孩子们滑雪,当然,要便宜一些。滑雪教练们也对格施塔德赞赏有加:这里的风景秀美、设施很现代化,等等。

在连问了几遍之后,Jos Zumstein终于开始抱怨所谓的“元月亏空”。因为大部分的别墅主人都是在度假时造访,因此这里只是在年度之交时热闹几天,还有就是二、三月份。

“近10年来,这里的山地缆车业奄奄一息”格施塔德滑雪学校校长Jan Brand说:“需要下一剂猛药,这里赶不上顾客的需求了,”这位土生土长的格施塔德人表示,他的滑雪学校,黄金时期曾雇佣过150名滑雪教练。

山地缆车经理

当地的山地缆车业确实在滑坡,最新营业报告显示:“流动资金不足,收益能力欠缺,高额投资需求,高负债”。缆车公司经理Armon Cantieni这样解释:“格施塔德附近,每座山上都修了缆车。但每套缆车系统的利用率都不足-哪里有那么多观光客”。

“必须精简,”Cantieni说。但这其中是否也包括通往Wispile和Rellerli的缆车呢?那些富有的客人们,并不都是滑雪爱好者,他们特别喜欢悠闲地乘坐缆车,到山上的度假村中进一顿午餐。

他还希望可以把占地补偿金的价格降下来。如今他们每年要上交100万瑞郎,或5.8%的营业利润,用以补偿当地人因修建雪道及其附属设施而遭受的地产损失。“这比瑞士的平均值高出一倍以上,”在格劳宾登州出生的Cantieni当然也知道,他的这项节俭计划在Saanenland这块土地上,不一定会受欢迎。

最近几年,只实施了一项整顿计划,而其他的因触犯个人利益而搁浅。最新的整合计划也要做出适当修改,这份企业报告中写道。

地产之王

要想给当地的缆车业“下一剂猛药”,格施塔德“不差钱”。如果这一富有地区不想为缆车业整顿买单,那么它一定可以找到几个私人老板投资。这也并非第一次了。

“我和两个朋友一起经营滑雪场'冰川3000',”Marcel Bach说,他出生于当地农民家庭,却被当地人冠之以“格施塔德之王”的名号,因为他是靠地产发家的。

2005年,他和方程式赛车Formel-1的老板Bernie Ecclestone以及农业工业企业家Jean Claude Mimran一起,购入了临近冰川地区Les Diablerets的附属设施,并进行了翻修。如今Bach和Mimram投资兴建的奢华酒店Alpina,又登上了国际媒体头条。

到底是什么,吸引了格施塔德的客人呢?Marcel Bach认为,是生活质量:文化及体育项目众多,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大自然以及较短的交通距离。“我们关心该地区的发展,而且避免了走克莱恩蒙大拿(Crans Montana)和圣莫里茨的老路,没有一拥而上过度开发,也是因为这里严格的建筑规范,”这位房地产经纪人说。

至于有人说,富人对格施塔德的巨大需求,推高了当地的房地产价格,将众多收入微薄的人“挤出”格施塔德的说法,并未得到Marcel Bach的认可。“2、3年前,这可能是一个较大的问题,现在已经正常化了。社区政府修建了许多自住住房,不少私人用户都可以缴纳低廉租金租住。我就知道有一套3居室的房子,月租1500瑞郎,已经6个月了,还没租出去呢,”Bach说。

冬季运动胜地-格施塔德

这一世界闻名的度假胜地位于海拔1000米以上。

在其所处Saanenland地区,共有至少53条索道,遍布几乎每一座山头,其中14条缆车道;17条座椅道;还有22条牵引索道。自Zweisimmen到代堡(Château-d’Oex)之间,雪道总长220公里。大多为人工供雪,可以保障雪场自12月到次年4月的运营。

大部分雪区位于丛林覆盖的前阿尔卑斯地区,有不少蓝道及红道,深受家庭及初学者欢迎。

缆车,也就是“Mountain Rides”所能到达的最高峰顶,是Rougemont山上的Videmanette峰,海拔2150米。

驱车20分钟,可以到达沃州Les Diablerets的冰川3000缆车道,那里自10月底-次年5月均可从事冬季运动。

被挤出去的

Klara Weibel一家,就是从“天堂”中被挤出去的。她在格施塔德长大,也是在格施塔德结识了自己的未婚夫Bruno。Bruno在Saanenland担任建筑机械工头。这俩人已在格施塔德生活了14年,和他们的孩子一起,住在一处廉价的老式格施塔德农舍中。但2009年,农舍的主人要在此兴建新房,而且将房租提到了每月1800瑞郎。外加附加费用,这可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他们一家难以承担。“8个月的时间,我们一直试图在Saanenland再找到一处便宜点的租屋,可惜是白费力气”。

5年前,他们一家搬到了距离格施塔德15公里远的Zweisimmen。从此以后,Bruno Weibel加入了通勤的行列,一早一晚被裹挟到Saanenland的汽车大潮之中。

城堡的主人

“这里建了太多的别墅,我们在出卖自己的家乡,”Andrea Scherz在格施塔德Palace酒店大堂遗憾地说,这家百年酒店伫立在一座小山丘之上,犹如童话中的城堡。和他的父亲和祖父一样,Andrea也在这里接待着来自全世界的显贵政要。Andrea Scherz和他的团队认识每一位客人,很多客人也认识他们。酒店营造了一种家庭式的气氛,这位城堡主人强调,他把他的“王国”也称作是一座“小城市”,因为在这所“宫殿”(Palace)里,什么都有:餐厅、酒吧、水疗、理发馆…

这些明星客人所钟情的,并不仅是格施塔德的奢华和“可爱的阿尔卑斯风光,而是可以触摸的简单的普通人生活,”Scherz说:“可如今这份‘本真’正在逐渐失落,”这位五星级饭店的老板抱怨说:“以前,村子中心的林荫道两旁,有肉铺、小食店、花店,还有一家铁匠铺,农民们经常出出进进”。现在在格施塔德最著名的一条大街上,昂贵的餐厅和奢侈品店比比皆是,每年有那么几天,人迹全无。“当地人没有必要去那里,”Andrea Scherz说:“古琦、爱马仕、普拉达,这些都不属于日常购物的范畴”。

为了给他的客人们“还原”一个传统的格施塔德,Andrea Scherz在海拔1700 米的地方租了一间小木屋,“只用5万瑞郎勉强装修了一下”。那里只有茅坑、冷水,没有网络,手机信号也很弱。却“绝对是个热门”,这位饭店老板沉醉地说:“有些客人非常喜欢,”显然,他们是爱上了这种接近大自然的经历。

山地农民和滑雪缆车公司职员

Fritz Müllener的土地并未被划归为建筑用地。这位生产有机产品的农民也没有出售过任何1公顷土地,他的每一寸土地,都用于了农业生产。是什么,让他的人生变得富有呢,在方言自传《我回首》(E Blick zrugg)中,他这样说:

他的大儿子和大儿媳慢慢接手了他的产业。就算是在Müllener家,割草机也早就取代了山羊。“马匹,雪橇、钉子鞋,农民们上路取而代之用的是厢式货车、吉普车和斯巴鲁,”Fritz Müllener在他的小书中写道。

女牧师

每天早上,当Andrea Aebi透过牧师公馆的窗户,望向被深雪覆盖的风景时,她也感觉到,如同是生活在伊甸园中。年轻的女牧师自2013年夏天开始在Saanen-格施塔德改良教区工作。在她的教堂里,亿万富翁和贫寒的当地人共处一室。这就是天堂吗?“我并不这么看,我认为这是一种平衡,”Andrea Aebi说。

“我也问过自己,有那么多钱,是怎么活的。金钱在这里是很私密的,但我可以觉察,这些富人是很受欢迎的,因为他们在这里过夜、购物,在各种景点消费。许多格施塔德人为那些富人工作,并且赢得了信任”。

就在不久前,还有一位手工匠人问她,是否应该接受一位巨富的金钱赠予。“我们每个人都要用钱,但我不想用这来评判,谁是更好的基督徒,”Andrea Aebi说。

她的教区里不仅有富有的格施塔德,还有例如偏远的小村Abländschen,就在Jaun隘口身后。去年秋天,为了上宗教课,她组织村里一群14岁的学生参观伯尔尼。在这群人之中,有的是平生第一次走出Saanenland地区,这位牧师讲到。

贵族学校校长

被誉为“国王学校”的萝实(Le Rosey)寄宿学校,已有百年历史,每年冬天他们的400余名学生及200多教师及教职员工都会从沃州迁往格施塔德,在自己的别墅中住上10个星期。除去学校教育以外,该校还提供丰富多彩的文化及运动课程。这所精英学校在来自60多个国家的每3.5位候选人中,才会挑选一名入学。而学生家长则要每年为此给付10万瑞郎的学费。

“我们是精英中的精英,”校长Philippe Gudin说:“格施塔德欢迎学校的到来,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他如此评价这个高端度假胜地和精英学校之间的关系。

当地的旅游办公室曾经做过统计,格施塔德一半以上的客人都和萝实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这并不奇怪,萝实每年招收80-100名新学生,因此他们衣冠楚楚的父母们很快就会发现这块度假宝地:因为他们总是会在冬季学期到这里探望他们的孩子。

“精英”的称谓,是名副其实的,萝实的学生名满天下。很多成名后还是会回到这里,到这个地方再次体会一下,当时的经历和当时的友谊。几十年来,萝实在向格施塔德源源不断地输送着未来的贵宾。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