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臨終關懷 有尊嚴的死去

醫院的黃色走廊和護士背影

小島醫院臨終關懷院-天鵝苑是許多病人的人生終點站。

(swissinfo.ch)

秋天是收穫的季節也是感懷的季節,在伯恩州立醫院小島醫院(Inselspital)急救中心對面山坡上的尖頂小教堂裡正在舉行一個儀式,這是小島醫院臨終關懷院-天鵝苑(Swan Haus)舉辦的追思會,來者是故人家屬及曾經照顧過病人的臨終關懷院中的工作人員。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傍晚十分,外面清涼的空氣絲毫沒有影響到教堂內的靜謐和溫馨,豎琴和吉他交織出輕柔舒緩的音樂,蠟燭上的火焰隨著音樂的節奏跳動搖曳,女牧師Simone Bühler正在主持這場小典禮,她讓每個人點燃一支蠟燭,用燭光寄託對逝去的親人的哀思。

小教堂中的懷念儀式現場。

小教堂中的懷念儀式現場。

(Dahai Shao, Swissinfo.ch)

“我們每個季度都舉行一次這樣的儀式,為了紀念在天鵝苑(Swan Haus,德外部链接)中去世的病人,也為了讓我們的員工有機會與他們曾經照顧過的病人有一個告別儀式, “這是一個與死亡打交道的工作,這樣的儀式非常有必要。在天鵝苑離世的人,他們的親屬會收到四次參加邀請。 ”

臨終關懷

“臨終關懷是指對罹患絕症的人最後時光的照顧,這個階段的醫護工作,宗旨不再是治癒,而是緩解痛苦,“Annette WochnerWochner醫生說:”臨終關懷不僅是針對病人,還包括對病人家屬的心路歷程的陪伴。“天鵝苑就是這樣一個地方,死亡在這裡顯得無足輕重,而重要的是活著的質量和尊嚴。

天鵝苑是小島醫院下屬的臨終關懷機構,其工作人員都是經過臨終關懷培訓的專業人員,他們是一個跨學科團隊,除了專業醫務人員之外,還有康復訓練師、牧師、社會工作人員和音樂理療師等。

離世前所有的事宜,這裡都會面面俱到地受到關照。 “比如有人有自己的公司,需要安排身後的事宜,社會工作者會提供幫助,“Wochner醫生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或者有人需要精神上的支持,牧師每週來一次與他們談話。“

特殊的病人

天鵝苑的病人60%-70%是癌症病人,也有人患神經性病痛,慢性肺病、腎病,他們大多從小島醫院的其他科轉來,或者通過護理人員介紹過來,個別也來自私人醫生的推薦。

窗口的桌子上擺著鮮花

天鵝苑病房中鮮花不斷,病人家屬隨時可以來看望親人。

(swissinfo.ch)

 “有些病人因為生理病痛而痛苦不堪,可能容易急躁,也容易疲倦,對聲響特別敏感,因此需要很大耐心,這就需要我們設身處地地為病人著想,理解他們,並適應他們的節奏滿足他們的個人需求,“Wochner醫生說。

 “對於生理的疼痛,所有病人都會直接表達,因為他們希望我們能盡快找出解決方案,減輕痛苦。而精神上的痛苦、無助和恐懼,可能需要時間,贏得信任以後才會敞開心扉。“

主治醫生Wochner在天鵝苑中每天與生死打交道。

主治醫生Wochner在天鵝苑中每天與生死打交道。

(swissinfo.ch)

Mustafa來自土耳其,他在瑞士生活了近30年,在瑞士學習了護理專業,在他身上依然可以找到那種自來熟的熱絡。他以他特有的方式與病人聯絡感情,比如為他們剪指甲、刮鬍子,跟他們開玩笑,他說:“不同文化背景的病人,需求也不一樣。我會根據病人的情況,提供幫助,遇到比較冷漠的病人,我會慢慢贏得他們的信任。“

天鵝苑會盡量滿足病人的需求 ,他們為病人家屬準備了附加床鋪,在需要的時候家屬可以過夜。

誰來承擔費用

“一般情況下,來天鵝苑的人在這裡過度的時間是2週,但是有些病人情況複雜,可能會在我們這裡住上2-3個月,“Wochner醫生說。

30%-40%的病人在這裡度過了最後的時光。 60%-70%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病情相對穩定後,天鵝苑會召集相關人員,包括醫生、家屬、社會工作者、一起開一個圓桌會議,討論下一步的護理措施,是否轉院或者回家,可以回家的病人則尋求瑞士的上門護理機構Spitex外部链接的幫助。

臨終關懷醫院中的費用一般情況下由醫療保險承擔,但是保險公司支付的費用有一定限度,“情況比較複雜拖得比較長的病人,超出的費用則由小島醫院承擔,”Wochner醫生說。

天鵝苑中大多數病人是癌症患者。

天鵝苑中大多數病人是癌症患者。

(swissinfo.ch)

天鵝苑裡的病人來自世界各地,語言溝通是一個大問題,這裡的員工中有西班牙和意大利人,可以擔當這兩種語言的翻譯。而其他語種,如中文、日語、阿拉伯語等,則依賴於病人家屬的翻譯。

“但是有時候這對病人家屬是一種負擔,畢竟醫學術語需要專業的翻譯,“Wochner醫生說。專業翻譯天鵝苑會找翻譯公司,費用由醫院負責。

安樂死

天鵝苑中的一小部分病人會選擇安樂死。 Wochner醫生告訴瑞士資訊:“我們會支持病人做出自己的選擇,但輔助自殺不能在天鵝苑裡進行。這是伯恩州的明文規定。“

我們只安排見面,病人可以自己與安樂死機構定下日期,自己或家人在家中做好準備。 “直到病人離院,我們會照顧好他們,“Wochner醫生說。

臨終關懷醫院-天鵝苑

伯恩小島醫院(Inselspital)的臨終關懷中心於2012年成立。

身患重病或不治之症的病人在這裡不僅接受醫治,還會受到精神上的支持,他們的恐懼、憂愁在這裡得到關心,傾聽和分憂解難在這裡比治療更重要。

除了醫護人員,臨終關懷中心的團隊中,還有康復訓練師、音樂治療師、心理治療師、牧師、社會工作者、營養師及止痛治療師等。

病人家屬也同樣會受到關注。

信息框结尾

對於死亡的文化衝突

天鵝苑的病人中不乏來自異國文化的病人。在這個不得不談論死亡的地方,也要面對文化衝突。

天鵝苑中曾經有過一個中國病人,因為語言障礙,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病入膏肓,而他的家人為了照顧他的情緒並未將真實情況告訴他,因為在中國文化中,面對臨終的親人有著太多的不忍。

對此Wochner醫生說:“在瑞士可以談論死亡,因為我們認為,每個人都有權利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將結束。“而且作為醫者,向病人隱瞞實情,相當於欺騙,”這樣容易讓人心存幻想,“Wochner醫生說。而且有些人還有事情要料理;還有未完成的心願,他們需要知道實情。

而在一些其他文化,比如伊斯蘭文化中,與長輩談論死亡是禁忌,因此Wochner醫生說:“我們在臨終關懷領域也會考慮到不同文化的因素,做出相應的配合。有時候換一些比較柔和的詞彙來說,往往容易被接受。“

天鵝苑位於伯恩大學附屬醫院小島醫院主樓後面,入口處很不起眼。

天鵝苑位於伯恩大學附屬醫院小島醫院主樓後面,入口處很不起眼。

(swissinfo.ch)

三場婚禮

天鵝苑中的工作,是一份艱苦的工作,有死亡就有悲哀。怎樣分割生活與工作?對此Wochner醫生最有感觸,她說:“我們會經常和團隊中的同事交流,說出來會好些。“

然而有時候,悲哀是揮之不去的,”我不可能完全忘記,但是我知道我為那些離去的人提供了幫助,得到他們及他們家人的認可,這令我很開心,讓我得到力量,可以第二天再去幫助其他人,“Mustafa說。

許多人在天鵝苑走完人生最後的一段旅程,這裡可以感受到百味人生。洞房花燭,人生大喜之一,而對於一個臨終前的人,這又是怎樣一種幸福?

“今年在天鵝苑裡舉辦了三場婚禮,”Wochner醫生說的時候滿臉是笑。一個原本悲傷的地方出現這樣的喜事,“這大概就是這份職業對我們的獎賞吧!”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外部内容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