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世界各地的民主状况 瑞士在民主重灾区促进民主

Letzte Vorbereitungen in einem Wahllokal in Mandalay für die Wahlen in Burma 2015.

2015年曼德勒某选区正在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瑞士为缅甸25年来的首次大选提供物流支持。

(Keystone)

缅甸、老挝、泰国及台湾地区:瑞士在上述国家和地区促进民主。这听起来简单,做起来难,说实话,是件累人的体力活儿。那么,就让我们去看一看东南亚国家的民主状况吧。

开始的时候,这位优步司机还显得信心满满。但是,现在他实在是找不到手机显示给他的位于仰光北部的地址了。2006年以前,仰光一直是缅甸的首都,直到现在也还是该国的最大城市。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这一特刊是瑞士资讯讨论直接民主,广开言路的平台。文章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出租车司机多次问我,是不是要去挪威大使馆。我说:“不,去瑞士大使馆”。对照地图,我发现,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开错方向了。

这也不能全怪他。拥有六条车道的Pyay街上那幢簇新耀眼的玻璃宫殿是北欧国家的使馆所在地(挪威使馆也容纳了丹麦、瑞典和芬兰的代表机构),而瑞士使馆则坐落在一处庭院深深的古老别墅。虽然瑞士使馆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豪华官邸只有一箭之隔,但是却深藏在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的尽头。

每年出资近25百万瑞郎

瑞士是十分脆弱的缅甸民主制度的最积极支持者之一。

“在过去的5年中,我们出资1.22支持缅甸,”瑞士驻缅甸大使馆政治处负责人Agnès Christeler说。其中,15%的经费用于推动民主进程。

Agnès Christeler von der Schweizer Botschaft in Yangon, Myanmar.

一项艰巨、但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使命:Agnès Christeler推动缅甸的民主进程。

(Bruno Kaufmann)

基层工作

具体来说,Agnès Christeler及其同事以加强公民对话为己任。自从缅甸2015年大选以来,瑞士直接出资支持缅甸的公民社会组织,包括向非政府组织出计献策,以加强他们在公共讨论中的影响力。

Agnès Christeler及其同事的最终目的是,支持各政党把公民对话的议题纳入到议会及政府的工作日程中。

3年前,在首次大选的前期准备过程中,瑞士向缅甸各选区提供物流支持,包括投票箱、建立选民登记簿以及组织计票等工作。

让大家都参与进来

与其他东南亚国家一样,缅甸前军政府在维护人权以及公民参与政治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

“我们非常努力地同缅甸所有重要的政治力量保持联系,进行合作,”女外交官说。“但是,我们无法保证一定能够成功,”她又谨慎地补充道。

历史尚未终结

冷战结束后,美籍日裔政治学家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于1992年提出了“历史已经终结”的观点,并提早宣布民主的胜利,其实,此后民主进程在世界范围内曾多次严重受挫。

因此,直至今日,瑞士仍把促进民主作为其外交政策的最重要使命之一(德)外部链接。同时,加强民主也成为了瑞士国家交流的重点。

社会主义国家

在老挝的首都万象也是如此。因为没有派驻大使,所以瑞士国家发展合作属(DEZA)在老挝代表瑞士,这是瑞士外交部下设的一个机构。办公室主任Tim Enderlin说,“我们既不传教,也不布道,而是开展对话。”

同在缅甸一样,瑞士也是在湄公河流域其他国家促进民主的最重要,也是影响力最大的国家。“我们致力于寻求长期有效的方案,而不是急功近利”,Tim Enderlin说。

日内瓦的缅甸军人

听上去颇有道理,但是,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它有多种不同的含义。比如,瑞士与缅甸共同建立了青年政治家交流项目。再比如,缅甸军队的高级军官去瑞士访问日内瓦民主控制军队中心(Genfer Zentrum für die demokratische Kontrolle von Armeen,英)外部链接,这是一个敏感事件。

建立信任,困难重重

自从1975年废除君主制度后,老挝实行共产党一党执政。瑞士和其他欧洲国家共同支持老挝公民参政项目,该项目将进行到2020年。

“为了让政府参与我们的项目,首先要建立信任关系,奠定合作的基础,”设在万象的政府管理项目负责人Michal Harari说。

Harari把老挝的地图册、地图和统计表铺在桌面上,向我讲述建立互信的具体措施。伯尔尼大学的学者也参与制作了地图和统计数字。

“我们与政府开展密切对话,确定加强公民参与和加强公民社会的具体形式,”Harari强调说,他的团队中有许多当地人。

得到承认

尽管东南亚国家的民主土壤贫瘠,但是瑞士的努力还是得到了承认。“瑞士既耐心又谦虚,同时又很有抱负,”泰国记者Theewaporn Kummetha (英)外部链接在“民主的未来”圆桌会议上称赞道。圆桌会议由瑞士驻曼谷大使馆主办。在此,有必要做简略的背景说明:四年前军事政变之后,泰国一直在等待承诺已久的议会选举。

希望之星,台湾地区

几天前,瑞士同台湾地区进行了民主对话。

在这座位于中国、日本和菲律宾群岛之间的岛屿上,议会在几个月前通过了一项法律,加强公民的直接民主权利。该法律涉及到2300万人。

公民动议,类似瑞士

目前,岛上居民已经就10余种法律提案开始了征集签名的工作。

这样,人们就从下至上地把劳动法、同性恋婚姻以及核能等议题纳入到了政治日程。“在对话中,我们介绍瑞士在公民动议和全民公投方面的丰富经验,具有重要的意义,”瑞士驻台北代表 Rolf Frei说。

最近,他在府邸举行了晚宴,邀请瑞士专家、记者与台湾地区的倡议者、议员和政府代表聚集一堂。“我坚信,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中央选举委员会主任委员陈英钤说。

现在,选举委员会的工作不仅包括确定候选人名单和选举,还新增加了公证签名和咨询公民动议委员会的内容,这正是伯尔尼的瑞士联邦办公厅所做的工作。


东南亚民主路漫漫

民主在该地区面临困境的原因是:比如与欧洲相比,中国作为世界大国对该地区的影响更为直接。下面简要地介绍一下该地区的民主状况。

缅甸:在过渡到民主制度7年后,缅甸军方仍然拥有巨大的影响力。罗兴亚人的难民危机。

老挝:国家领导人的年轻化以及共产党的领导带来了缓和的社会氛围。重新准许公民社会组织 (非政府组织)活动。

越南:在执政的共产党划定的明确界限以内,享有更自由的氛围。互联网的使用也是如此。

泰国:对军政府的不满情绪日益加重,军政府一方面承诺组织新大选,一方面抓住权柄不放。

台湾地区:因为新近通过的直接民主权利,成为了东南亚的模范生。但在外交方面承受着来自中国的巨大压力。

香港:中国逐步收回了自主发展民主的承诺,年轻人日渐失望。

马来西亚:2018年8月将进行新的议会选举。在现任的伊斯兰教派执政党多年控制下,新的议会选举唤醒了民众对民主改革的希望。

菲律宾:民主制度充满活力。总统侵犯人权,饱受争议,欢迎度依然居高。 

印度尼西亚:这个拥有2.5亿人口的国家是东南亚民主进程中的又一颗希望之星,宗教对社会有很大的影响力。

柬埔寨:亚洲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府首脑牢牢握紧权柄,排挤所有的反对派。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