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包容性民主 瑞士议员靠抽签产生?

目光柔和、语调坚定、充满热情,GeNomi组织的协调人Charly Pache走近过往行人,解释以抽签代替投票选举国民院议员的提议。

目光柔和、语调坚定、充满热情,GeNomi组织的协调人Charly Pache走近过往行人,解释以抽签代替投票选举国民院议员的提议。

(Helen James)

Generation Nomination (GeNomi)运动组织准备发起一项公民动议:以抽签取代投票选出瑞士议会国民院(Conseil national)议员。这个点子是否太过荒谬?在弗里堡的大街上,该组织的两名代表向过往行人进行宣传,大多数驻足路人认为,这一想法引人深思。瑞士资讯swissinfo.ch跟踪纪录了他们的宣传活动。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系列

信息框结尾

“50%的工作量,年收入12万瑞郎,您想试试吗?”:这是GeNomi(德、法)外部链接组织协调人Charly Pache和此项运动的活跃分子Nicolas Locatelli向行人分发的各种宣传卡片上的宣传语之一。他们在弗里堡主要商业区Python广场上进行宣传。

通过诙谐幽默的方式,这些卡片介绍了一项未来动议- “为了拥有一个更具代表性的国民院”这一严肃主题,每位公民都有可能当选为国民院议员,这是GeNomi运动组织希望发起全民公投的动议内容。

50%的工作量、12万瑞郎的年收入相当于国民院议员的平均工作量与薪酬收入(包括报销费用),这些待遇保持不变,只是根据动议计划,国民院议员应该通过抽签代替投票方式选出。

机会均等具有真正代表性

广场上每周一次的集市令这条街热闹非凡。两名活跃分子极力向行人进行宣传,他们直接进入动议正题。怀着热情和信心,他们阐明自己的理由和目的。他们解释说,在他们看来,如今的瑞士国民院并不代表人民,也不符合民主面前人人平等的目标。

春天的气息似乎也促使人们对瑞士政治体系变革的这次机遇进行思考:许多行人不禁停下脚步,和GeNomi的活跃分子(照片中的前景人物是Nicolas Locatelli)就未来动议- “为了拥有一个更具代表性的国民院”交流意见。

春天的气息似乎也促使人们对瑞士政治体系变革的这次机遇进行思考:许多行人不禁停下脚步,和GeNomi的活跃分子(照片中的前景人物是Nicolas Locatelli)就未来动议- “为了拥有一个更具代表性的国民院”交流意见。

(Helen James)

“国民院议员一般需要符合下列条件:男性、50岁左右、受过高等教育、获有军衔。许多阶层的人民因此被排除在外。或者说,大多数人干脆就不具备参选资格,比如说,年轻人和女性都被‘拒之门外’,”Charly Pache对两个20来岁的女孩说。

动议:国民院议员的产生-抽签取代选举

“为了拥有一个更具代表性的国民院”的动议计划要求,国民院议员应该以抽签形式进行指定,任期为4年。

国民院议员将在所在辖区、即州内登记的所有选民中以抽签形式选出。200个席位继续根据各州人口按比例进行确定,如同一直以来的做法一样。

为了避免议员缺乏经验,200名议员不再每四年全部进行更新,而是每年50名为一组进行更换。

所有抽签中选者都有权放弃委任权,但是,接受任命者将会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在此期间的薪酬待遇等同于议员收取的工资,津贴也会与选举制度下现行的标准保持一致。

瑞士国会仍旧保持两院制:联邦院(Conseil des États)议员继续通过投票选举形式任命。

信息框结尾

接着,这位宣传者还保证道,通过抽签,所有公民都享有平等权利:每个人都会有某一天成为国民院议员的均等机会。因此,他们可能更能代表不同团体,对于现实问题和整个社会的利益更能处事公正。他们的席位既不得益于某个党派,也不得益于某个利益集团,因此,在寻求有利于整个社会的解决方法过程中,议员们拥有自主决定权,不需要考虑个人或者特定团体的利益,Charly Pache表示。

“你们如何看待这一想法?对此你们早有耳闻吗?你们感到我们的提议枯燥无味还是你们有意在此项动议上签名?”最后他问这两个女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个女孩回答说,脸上带着明显的惊愕。“我们对政治不感兴趣,”她的朋友补充说。两个女孩带着困惑的神情匆匆离去了。

一位70岁左右的老者只听了片刻Nicolas Locatelli的论点,就拒绝接过他递上的卡片,而后他走到我们面前说,“又一个不可思议的荒唐动议,到底他们在想什么?”老人口中咕哝着渐渐远去。他是唯一一个如此直截了当表示反对的人。

也有人表现出不安和疑虑,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明显表现出好奇和兴趣的人占绝大多数。大部分听到他们宣传的行人都停下脚步,进行提问,甚至和两位宣传者展开讨论。

希望采取行动或者进行思考

“在我看来,你们提出的抽签制最为合理,因为其中也规定,对于抽签[详见信息栏]选出的人进行培训。实际上,选举一些不了解现实问题并受到经济巨头摆布的人,一切仍会如初,什么也改变不了。”一名男子表示,他猛烈地抨击瑞士国会,“游说集团和大型企业手握实权。在貌似民主的体系中,实际上,没有经济实力的人根本无法成为候选人。”

这名男子笑着走开了,几分钟之后,又折身回来,询问是否可以留下自己的地址。其他人也纷纷表示希望参加宣传活动,“您可以再多给我几张宣传卡吗?我认识一些对此可能感兴趣的人,我想让他们也了解一下这一计划,”一名年轻人说。

一名男子表示早已听说过该想法,但是还没有自己的观点。人们向Nicolas Locatelli连连提问。有个行人认真倾听了很久,也就某些观点提出反驳意见,后来终于透露自己曾是弗里堡市前议员。在离开时,这位前议员指出:“这一提议十分有趣,我应该好好考虑。”

双语城市弗里堡-同名弗里堡州的首府-约有4万居民,位于瑞士法语区和德语区的交界处,是提出以抽签方式取代投票选举选出瑞士国民院议员动议的发源地。

(Keystone)

对参政能力的质疑

“归根到底,我同意这种说法:如今的国会议员考虑太多利益关系,这是个问题。然而,我仍认为,拥有知识底蕴十分必要,议员应该对一些复杂议题有决策能力,并非所有人都具备这些能力,”一名年青人提出异议。

通过引证抽签制取得成功的试验性实例,Charly Pache予以反驳。此外,在瑞士的直接民主中,公民们已经习惯于就复杂议题作出表决。如果他们拥有作为选民的洞察力,为什么就没有作为议员的辨别能力呢?而且,抽签选中的议员会接受一年的培训学习,在作出决策之前,他们也应该咨询不同党派专家们的意见。

一个年轻女孩也进行了类似的批评,她认为,“这一想法非常有趣,但是有点太过空想。”在她看来,动议提出的为期一年的培训期并不够。“我个人认为,选举产生的议员即使不代表我所在的党派,但是我相信,他们都具有必要的能力,”她肯定地表示。“您对此深信不疑吗?”动议发起者再问。思考片刻后,女孩笑着说,“可能我的想法太不切实际、太过幻想了。”

漫漫长路

在街上直接与市民交换意见,这对于GeNomi的活跃分子来说还是首次。他们必须在18个月内收集到10万个公民有效签名,才能令提出的动议有机会进行全民公投。Charly Pache和Nicolas Locatelli对于人们的反馈十分满意。

然而,没有任何党派或者大型组织的支持,瑞士直接民主历史上最为轰动的公民动议之一是否最终能够走到公投的阶段?这一事业可谓任重而道远,对此积极分子们心知肚明。正因如此,在2017年里,他们会加大宣传活动的力度。

GeNomi的活跃分子在为提出的动议铺平道路,传播思想,开展各种宣传活动,但是他们的工作并不足以收集到动议要求的足够签名。他们要靠支持者们的慷慨解囊,才能覆盖收集签名的成本。

GeNomi的活跃分子在为提出的动议铺平道路,传播思想,开展各种宣传活动,但是他们的工作并不足以收集到动议要求的足够签名。他们要靠支持者们的慷慨解囊,才能覆盖收集签名的成本。

(Helen James)

各位读者,在你们看来,抽签选出国民院议员比投票选举真的更为民主吗?和选举选出的议员相比,抽签选中的议员真的会更体现全体公民的利益吗?请告诉我们你们的看法!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