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地区集会 寂静的村庄,沉默的村民 – 瑞士的民主怎么了?

Läden geschlossen, zu, aus: Wenn Restaurants schliessen, verarmt auch das soziale Leben. Gerade in einem Dorf auf dem Land.

在瑞士都市群的外围,随着酒馆、饭店、旅店一家家地倒闭,政治讨论也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公共空间,社会生活也因之日渐贫瘠。

(Imago/geisser)

瑞士的直接民主发源于乡村酒馆。在酒桌上,人们畅所欲言,在投票大厅里,大家达成决议。村子很小,大事小情都关系到每个人,由大家共同决定。但是,时代发生了变化:酒馆关了门,地方报纸失了声,人与人之间变得陌生起来,村民把村子的命运交给专业人士管理。作者对此深表忧虑。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去年,瑞典歌德堡大学(Universität Göteborg)的学者在史上规模最大的国际民主对比(英)外部链接中给瑞士以高分,令国人振奋不已。瑞士排名第4,仅落后于挪威、瑞典和冰岛。但是,也有批评的声音,瑞士总共有2212个城镇,公民的政治参与率较低,这令人们对瑞士民主的运行提出了质疑。

作者*

本文作者Claude Longchamp是政治学家、历史学家,也是瑞士最负盛名的政治分析家之一。 30年来,他为瑞士电视台的投票及选举节目做分析和评论。

他定期为#亲爱的民主系列 (#DearDemocracy)撰文。针对2019年10月即将进行的瑞士大选,他每月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撰写一篇专栏文章。

Longchamp是Forschungsinstitutes gfs.bern研究机构(德)的创始人、领导人,也是该机构的董事会主席。

(sda-ats)

乡村酒馆随风而逝

对此,观察家并不感到意外。2017年,瑞士酒馆的倒闭率破了历史记录(德)外部链接。瑞士每年都有千余家酒馆关门,影响了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小酒馆不仅是传统的村民社交场所,也是公民参与政治生活的重要公共空间。

比如说,村民对城镇行政部门不满意,就可以在小酒馆里发发牢骚。随着小酒馆的消亡,其社会功能也就随风而去了。

卫星城应运而生

居民是否关心他们居住的地方?答案是,越来越不关心,居民对居住地的认同越来越淡薄。2018年,瑞信公布的居民对居住地认同指数报告(德)外部链接显示,该指数已经连续6次下滑。2012年,有一半的被调查人员对居住地表示认同,到了2017年,这个比例下降到了四分之一。

这在都市群周围的卫星城尤为明显。白天,人们在繁华的都市工作,但是却不能在那儿投票。晚上,他们回家休息。对卫星城的居民而言,下班后休息远比参加社团、党派以及城镇政治生活重要。

公民失去话语权

结果就是,如果公民失去了对居住地的认同感,他们就会失去话语权,不再参与决策,也不去参加地区集会(德)外部链接。根据洛桑大学和苏黎世应用科技大学城镇显示器(德)外部链接的数据,瑞士每年大约召开4000个市民大会,总共有30万公民参与。

民主表现 Bassersdorf的地区集会

节日气氛、政治议题如年终报表、学校心理服务或者墓地/埋葬条例是不同的题目,这些都是地区集会的内容。当然集会之后少不了一起喝一杯,这是地区政府为参与集会的民众准备的一份奖赏。

学者总结出这样一个规律,城市人口越多,地区集会的参与率就越低。

其中,人口在250人到1000人的城镇,参与率下降得最为明显。大城市的政治参与率最低,只有2%到3%的居民参加地区集会。

洛桑大学教授Andreas Ladner致力于研究瑞士的城镇,他指出了这一突出的问题,但是他说,没有解决这一问题的灵丹妙药。

城镇合并,政治参与率下降

根据瑞士历史大典,1999年瑞士城镇数首次低于3000(德)外部链接。2019年,瑞士只有2212个城镇(德)外部链接。在20年的时间里,瑞士有四分之一的城镇失去了自治权,城镇消亡是残酷的现实,城市合并是主要原因。

(1)

城镇消亡是由诸多原因造成的。有些地方是因为缺乏担任公职的志愿者,有些地方是因为规划不当造成了财政失衡。

专业人士接手行政管理加剧了这一趋势,城镇为此付出了政治代价。研究显示,在城市合并后,公民的政治参与率进一步下降。

地方议会不是灵丹妙药

较大一些的城镇寄希望于市议会,这种模式在瑞士法语区和意大利语区站住了脚。2017年瑞士共有475个市议会,总共17339名议员。

本文是亲爱的民主#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外部链接特刊。在这个特刊中,有一些外邀记者的撰稿,他们的言论并不代表瑞士资讯。

信息框结尾

但是,这种模式也存在问题。议员的流动十分频繁。在德语区的市议会,平均每选上一名新议员,就有一名老议员离任。

但是,不是没有其他的可能性

卢塞恩州的小型城镇正在探索一条新路:它们让公民对所有事物进行投票表决,包括最细枝末节的事务。实行这种方法后,参加投票的公民比参加地区集会的人数增加了5到6倍。

年轻人和女性人数太少

许多政治学家对市民大会成员构成不均衡提出了诟病。在86%的市民大会中,年轻人人数太少。根据科学博客DeFacto 2016年的统计数字,32%的市民大会以老年人为主体。

市民大会中也缺乏女性和新迁入的居民。可喜的是,本地企业在地区集会中也能唱主角。

民主质量依然很高

政治学家Philipp Rochat在阿劳民主中心(Zentrum für Demokratie Aarau, ZDA)撰写以阿尔高州市民大会(德)外部链接为题目的博士论文,在论文中,他为市民大会辩护。

他的研究结果是,地区集会的合法决定被广泛接受,参与率低并不表示民主质量低。

报纸消亡,雪上加霜

阿劳民主中心的负责人之一Daniel Kübler认为,地方政治在未来将面临更大的困难。他在《地方报纸与政治参与》(德)外部链接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地方报纸的印数越多,媒体对当地政情报道得越多,参加选举的选民就越多。”

目前,情况正好相反。随着地方媒体的消亡,媒体对当地政情报道得越来越少,参加城镇选举的选民越来越少。

公众的监督作用

忧虑并非空穴来风。没有地方媒体,就没有公众。地方政治失去了公众,也就失去了监督,也就为一些人谋取个人利益打开了大门。

那么,该做些什么呢?至少还是有办法解决当地媒体这一问题的。联邦媒体委员会(德)外部链接主席Otfried Jarren提议,提供网上信息服务,并建立网上讨论平台(德)外部链接。项目的资金将由基金会和城镇共同承担。

民主正常运转需要公民的政治参与,而直接民主以公民对居住地的认同为基础。在瑞士,仅仅过了一代人的时间,公民对居住地的认同就大大减弱了。

地区集会是直接民主的细胞。现在,市民大会面临重重危机,而解决方案却少之又少。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