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特色 (15) 扳倒房地产商的瑞士倔老头

Rolf Käppeli和苏黎世湖畔老化工厂的领地,为此他斗争了整整20年-最终胜利

Rolf Käppeli和苏黎世湖畔老化工厂的领地,为此他斗争了整整20年-最终胜利(Stephanie Hess)

(swissinfo.ch)

在瑞士,最好、最昂贵的地皮要数湖畔一带,特别是住宅用地。不少富豪实现了他们的美梦,在湖边拥有一栋私人产权的别墅。然而依照法律,所有的湖边、河畔入口,都必须向公众开放。这其实是一场以“湖畔”为“标的”的“阶级之争”。在苏黎世湖畔的Uetikon,一家老工厂正堵住了湖畔之路。Rolf Käppeli为此抗争了20年之久,就为了让这块地皮回归人民,而且成功了!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我们的特邀作者在这里表达他们的见解,后者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在介绍这场伟大的斗争之前,先让我们了解点儿情况吧。90年代末,作为村报的记者,Rolf Käppeli为了写就《工厂与村落》系列,开始进行调查研究。

工厂嘛,这回就是化学和造纸控股公司CPH,就在苏黎世湖旁,它占了一大片地,以便存放要积肥的化学物质,或进行污水处理。

而小村,就是湖边的Uetikon,苏黎世湖畔的一个小社区。

人民不爱钱

Rolf Käppeli知道,工厂的地实际上是填湖造的地,也就是说侵占了湖水面积而占的地,这其实应该属于公共用地。曾当过老师的他坚信,这块工厂的地也属于此种情况。(见资料框)

湖畔属于所有人

瑞士民法(ZGB)规定,瑞士所有的河流湖泊属于公众。因此所有的河岸湖畔入口必须向公众开放。

然而现实往往是另一番景象,因为湖畔附近昂贵的地皮一般都已被出售,属于私人所有。

最大的、要求湖畔更多向公众开放的组织要数日内瓦的Rives Publiques联合会,目前在日内瓦湖地区积极活动。目前该组织在全国向各地方团体提供支持。Rives Publiques也曾在Uetikon的活动中出现。

信息框结尾

然而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Uetiker村委会都不能同意这种意见。因为苏黎世州政府确实将填湖造地的面积在土地局登记造册,而且同意将使用权交给物业主。现任的村长Urs Mettler坚信:“这块地就是属于工厂”。

以地方媒体开端

Rolf Käppeli在当地报纸发表了4篇文章。“村庄开始震动”,如今他回忆说。作为系列文章的结束篇,他组织了由社区政府、工厂,当然还有村民代表共同参加的专家论坛。“最终达成了谅解,”他说。

不过也正是这次活动,向化学厂的领导们发出讯号,坚定了他们留在Uetikon的决心。虽然放眼未来,CPH以瑞士作为生产基地的前景并不明朗。

工厂与村庄的共生

6年后,CPH已将一部分生产线自Uetikon搬往国外。这就腾出了地方,工厂所有人希望建点宏伟的:200套湖景住宅。在苏黎世湖畔的这一侧,地价高企,房子动辄卖出上百万瑞士法郎,或者以每月几千瑞郎的房价出租。好吧,欢迎来到名副其实的苏黎世黄金海岸。

“这刺激到我了,”Rolf Käppeli解释说:“人们怎么能用自己从未付过钱的土地赢利呢”。

但Uetiker村委会还是对扩建项目持支持态度的。村长Urs Mettler说:“当时那是唯一的机会,至少可以得到一部分地通往湖畔”。

村报不要大报要

于是,Rolf Käppeli又开始了他的研究。发表过几篇文章之后,村报对他的“编年体”不再感兴趣了-他对高级住宅项目所提出的问题太尖锐。

然而他的不懈努力戏剧性地敲开了大门,获得了更广泛的关注:Rolf Käppeli成为了《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的员工,《每日导报》是苏黎世地区最大的一份报纸。现在他可以向全国报道村庄的进展。“不带有倾向性,”他明确申明。

那时的文章显示,尽管Rolf Käppeli作为作者在努力地保持中立,但为了维护湖畔的公共利益,他毫不畏惧地在斗争着:采访、排版、检验事实,在这份报纸中他依然呕心沥血。

人民大会

为了实施高级住宅项目,工厂所有人必须得到当地居民的认可。没有居民许可,不能开工,这可是瑞士地方民主的特色。

2007年3月,就此召开的大会是该村历史上最盛大的:805人出席,比一般会议多出5倍。

村民最后以56%的大比重否决了该项规划。工厂方面大为恼火,宣布这块地还将用于工业生产。然而已经开动的车,是无法停下来的。

Rolf Käppeli,他如今已不再担任记者职务,与其他反对者共同组建了“湖畔的Uetikon”联合会。他们组织了信息之夜,收集请愿签名,并向社区机关递交了与湖岸建设有关的人民动议。

然而社区政府对此不太感兴趣,Rolf Käppeli继续说:“他们依然在生我们的气,因为我们阻止了住宅计划的实施。” 村政府眼睁睁地看着新的滚滚财源化为流水,这可都是流向税收金库的钱啊。

村长Urs Mettler回应说:“Rolf Käppeli确实找过村委员会几次,希望村里能自己规划这片地。不过被我们回绝了。因为如前所述,这块地是私有产权,我们不能剥夺别人的财产”。

州政府带来转机

就在一年前,州政府的一纸招标为事情带来了转机。他们计划在该地区建一座新的高中。Urs Mettler说,他很快就尝试和工厂负责人进行对话。

厂方同意与村里一起为在当地建造新中学而竞标。这还需要与州里进行谈判。最后的成交价是5200万瑞郎,村里赢得了这块地。这样的价格是极便宜的,因为村里还要负责土壤的危险废料清除和翻修改造。

热度在继续

同样的努力还在全国的政治层面上进行着。2009年,有一份投向瑞士议会的人民动议要求,每座湖都要修建一条直接临湖的行人道。相关委员会一直没有放弃努力,“由熟悉情况的州、社区机关贯彻执行湖岸的基本规划,这非常有意义,”该委员会这样回答说。

各州也经常收到要求沿湖道路公共化的提议。苏黎世州已于2016年通过了“苏黎世湖属于所有人”的修改动议。自此,每年要为修建湖岸道路投资600万瑞郎。在博登湖,也有“为了一条湖岸路”委员会为了公众能够更多地享用湖岸而努力着。

信息框结尾

Rolf Käppeli认为自己和他的联合会在这场事件发展中扮演了先驱者的角色。“我们意识到,我们的联合会并不是反对村政府的”。因此他们通过许多新的不同的渠道向州政府反应了对湖岸进行改造的计划。他们只是想让更多的人关注Uetikon的处境。

“与村委员会相比,我们更兼听则明,”Käppeli说。村长Urs Mettler却说:“他们与州里在这儿建中学的决定毫无关系。他们最多在谈判过程中起到了干扰的作用。”

州政府也否决了联合会的作用,苏黎世建筑局公关部的Markus Pfanner表示:“反对者与我们在该地修建高中的决定毫无干系。”

提升所有人的生活质量

一个公园、游泳池、住宅,热闹的花园餐厅-这些都可以在湖畔的高中旁边变为现实。“湖畔的Uetikon”联合会也是这么设想的。还有许多村民也同此一心。(见视频)

2017年11月,Rolf Käppeli和副村长Andreas Natsch,以及其他对此感兴趣的村民,希望呈上要求协理的建议,州政府促成了这一行动,并起了一个颇具和解意味的名字“机遇Uetikon”。

如今,这块湖滨之地向所有人敞开大门。无论赞成也好、反对也罢,可以说没有Rolf Käppeli和其他斗争者的努力,这一切都无从谈起。

但是在这一过程中,Rolf Käppeli抗争的痕迹处处可见。“生活在民主制度下,有时也是磨人的。路上乱石横生,就需要你有耐心、硬脖梗、能量和斗争精神。”

一场斗争,终于可以为村子正名了,“湖畔的Uetikon”叫得名副其实-而且湖畔是对所有人开放的。


(翻译:宋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