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特色(21) 直接民主让快车道变成了慢行道

Salaternte in der Magadinoebene

在Magadino平原收获沙拉菜:介于贝林佐纳和洛迦诺之间的这块地,纠缠了农业、自然保护、旅游业和交通业等众多利益。

(Keystone/TI-Press)

一条快车道,应该将旅游胜地洛迦诺和瑞士南北向的公路网最终连结在一起。这将是一条13公里长的公路,然而每公里却耗费了3年的规划时间。这就是直接民主所付出的代价。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这一特刊是瑞士资讯讨论直接民主,广开言路的平台。文章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洛迦诺,坐落在阿尔卑斯山阳光普照的南面,是瑞士最著名的旅游胜地(德)外部链接之一。该地区每年都有逾百万的留宿量。

坐火车抵达那里毫无困难,而乘坐汽车,可就需要点耐心了。因为司机在如今20公里长的南北向公路上,要起步停车无数次,才能够到达洛迦诺。

Magadino-Ebene

这里经常堵车:Magadino平原上通往洛迦诺的双向两车道。

(Keystone)

“洛迦诺是瑞士最后一个还没有被并入国家公路网(德)外部链接的大型人口聚集区”,提契诺州政府主席、建筑环境局局长Claudio Zali说。四车道的公路要收窄并入两车道,因而造成瓶颈。

典型的瑞士例子

事情很复杂,因为在很小的空间里,就有农业、自然保护、休闲、人员和物资运输、旅游业、地方和地区经济等各路利益相互纠缠摩擦-和在瑞士到处都会发生的情况一样。所以这条高速公路的故事也就折射出了瑞士的故事,在瑞士总是要尽力满足各方利益的。这也是直接民主的理念,它有许多优点,但还有一个缺点。它的进程是很缓慢的,有时甚至缓慢到让人一蹶不振。

Ascona

瑞士的明信片:洛迦诺湖滨和Ascona是非常令人钟情的郊游目的地。

(Keystone)

近10年来,洛迦诺地区的村镇社区要求修建一条通往贝林佐纳的快速道(意)外部链接,打开南北向公路的“大门”。

早在90年代,这一充满希望的项目就已被精心计划。然而2007年,提契诺州的选民将它送入了投票箱。

回到原点

发生了什么?这条贯穿Magadino平原的行车线路,位于贝林佐纳和洛迦诺之间,竟然受到了猛烈的批评-且不仅仅来自于好战的自然保护者。

反对者向公投发起了进攻,并且在投票箱里取得了成功。政府和规划人员拉长了脸,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意味着“回到原点”:选民在一个短短的有投票的周末,用一个“不”字将准备了多年的规划打入冷宫。

Karte

计划中的新支线公路部分建在隧道中(虚线部分)。


(swissinfo.ch)

相关负责人接受了教训,因为他们不想第二次接受溃败。重新开始规划道路时,他们将重点放在了“参与”程序上。如果公民从一开始就可以参与决定,那么针对新线路的反对呼声就会变小,他们是这么想的。

参议权也有其代价

然而,参与也有其代价。代价就是时间,你要付出的是:耐心。这里的重要步骤是两项规划:

2009-2010年间,规划者要制定新的可行性报告。

2012年提契诺州向伯尔尼的联邦公路局递交了3份行车线路规划方案用于进行评估。

2015年联邦政府选择了将隧道尽量打在半山腰的方案。

2016-2018年:提契诺州将隧道方案打造成新的总体项目(意)外部链接

到此时,距离2007年的投票已有10年之久。这条快速路的计划还只是落实在纸上。

又迈出一步,可惜还不是最后一步

鉴于民众也应参与到项目中来,今年夏天他们对该项目进行了听证。经过多次晚间信息沟通会,局势趋向明朗:位于计划兴建的隧道南坡的Quartino村,对此表现出很大热情。而北坡的Sant’Antonino则冒出了一堆顾虑。其主要在于,规划中的半边连接道路要侵入农田。一条试图连接的隧道,在这个地方却要将原本是一个整体的农田,分为两半。

Magadino-Ebene

空间狭小,就像在瑞士的任何地方一样:航拍Magadino平原。

(Keystone)

“我们对这些顾虑进行了非常仔细的研究,并且改善了项目,尽力满足他们,”工程师、该项目协调员Matthias Neuenschwander说。

这样的努力是有回报的:Sant’Antonio村对改动很满意。到年底,该项目的修改版将返回到伯尔尼的联邦公路局-又迈出了一步,总是在向前。

长呼吸还是必要的

然而规划的程序还望不到尽头。至少有2道障碍需要逾越:首先是一系列的审批手续,还有最重要的-筹措资金。

提契诺州难以负担这一造价145万瑞郎的工程。联邦必须为此买单。因为到2020年,联邦将接手该项目。可这还是需要时间:瑞士政府首先要做出判断,这一交通线工程是否具有优先权。即使是最好的情况,联邦委员会也要于2021年作出抉择。之后,提契诺政府和联合会才能够获得申诉的权利,才有重诉的可能。

鉴于自然和环保组织对隧道方案持肯定态度,这一政治程序可能会进行得很快。

什么叫很快?该隧道的预计完工时间是8-10年。也就是说,最早在2035年,才会有第一辆车驶过这条快速道。而专家称,更可能是在2038年。

让我们来总结一下吧:为了这条13公里长的快速道,几乎花去了半个世纪的时间。相当于每3年修1公里。

无论如何:一项针对此的全州投票不会被再次发起了,因为快速道成为了联邦管理的事宜。2007年民众说“不”的炸裂一幕,不会再重演。交通规划员Matthias Neuenschwander看待这一时间历程充满了哲学意味:“大教堂也不是几年就能建成的”。

基础建设项目和瑞士的直接民主

按瑞士的传统来说,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是与直接民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现成的例子就是Gotthard和Lötschberg之间新的铁路隧道,它们分别是2016和2007年开通的。这同时也为圣哥达(Gotthard)公路隧道开辟了第二条通道。到2027年底,隧道应交付使用。

这样的一种联系使得大部分基建项目都能够获得选民的支持。

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1898年关于铁路国有化的一次全民投票。那时瑞士选民的支持,不仅造就了瑞士的联邦铁路(SBB),也成就了瑞士的一致-整合性政治策略。

公民应通过宣讲会和听证会等活动,早在项目计划之初就参与进来。顾虑和批评一般都会被计划吸纳,最后,大部分项目会得到选民的支持。

当然也有例外:1990年时,瑞士选民就同意了10年间暂停在瑞士修建新核电站的计划。


(翻译:宋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