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观点 种族歧视:见证歧视时,请仗义执言

airport crowd

在苏黎世机场等候登机的人们。

(© Keystone / Ennio Leanza)

苏黎世居民安德鲁·弗里曼认为,瑞士人在面对日常生活中的种族“微歧视”(racial microaggression)时,应该仗义执言。

外部内容

Grégoire Barbey

Christine Worrell在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上发表(多语)外部链接了她作为一名黑人女子生活在瑞士的亲身经历。我阅读过这篇文章不久之后,便问一位黑人朋友,他是否也有过类似的遭遇-是否曾经因为肤色而被特殊对待过。


他笑了,说这种事经常发生。 他还说自己已经习惯了,对于在瑞士居住的非白人来说,这只不过是生活里的一部分。

我又问他,受到这样的遭遇时,有没有人曾经替他站出来说话,或者出来表示反对。 朋友惊讶地看着我说:“你在开玩笑,对吧?”

安德鲁·弗里曼(Andrew Freeman )来自美国,在苏黎世生活了近20年。他因工作移居至此,并出于对自行车骑行的爱好而留在了瑞士。在对瑞士美丽郊野道路的探索之外,安德鲁还是一名专长于保险和风险管理领域的作家。(由作者本人提供)

(courtesy of Andrew Freeman)

令人不安的经历

几周后,我在苏黎世机场等候搭乘飞机。在出差人士、学生群体、情侣和家庭等这些常见乘客类型中,还有一名中年黑人和一名可能是他女儿的年轻女子。对我来说,他们看起来就与其他普通的中产阶级游客别无两样。在这个出发航班休息室中,他们也是唯一的有色人种。

然后我注意到,一名航空公司员工走过登机口区域,检查准备出发的乘客。我感觉她有些专横,但对于在这种环境中工作的人来说,这种态度并不少见。然而,令我惊讶的是,她突然向这对黑人乘客冲过去,要求重新测量他们的随身行李来确认是否超过尺寸限制。但是,他们的随身行李看起来与其他人的行李并无不同。

那个男人尽责地遵从了要求。他既没反对,也没闹事。他只是把行李带到休息室的另一边去接受检查,然后安静地回到座位上。

他坐下时,那名航空公司员工经过我的座位。我惊讶地听到她用英语清楚大声地自言自语:“人就是得自觉!”

现在的我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我不愿意插手任何与我无关的事情。而且,作为一个衣冠齐整的老年白人,我可以轻松地融入这个环境里,我也从未遇到过这种偶然的敌意。

然而,那一刻我仍然对朋友的评论以及Christine的文章记忆犹新,这让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质问她:“你为什么要选择这里唯一的黑人?”

她的反应很震惊:“什么!绝对没有!我一直都在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打交道......”我直视她说:“那为什么是他们?他们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们是这里唯一的黑人。”

我让自己到此为止,我已经表达了观点,并且看不出与她继续讨论下去的价值。这名航空公司员工边走开边发牢骚:“......简直是神经病。他怎敢这样说我!“

我还应该说明一下:当时我与黑人乘客分别坐在休息室的不同区域。在我与航空公司员工对抗时,他们是背对着我的。据我所知,他们并不知道我与这名工作人员的对话。

现象普遍但鲜有报道

很难估计在瑞士这样的事件有多普遍。根据联邦反对种族主义委员会(FCR)和瑞士人权门户网站hunmanrights.ch(德)外部链接,2017年有301起涉及黑人的歧视或暴力事件报告,这比2016年报告的199起有所增加。

2018年瑞士联邦统计局(英)外部链接进行的调查显示,24%的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五年中,他们至少经历过一次歧视事件,其中15%的人将此归因于他们“与众不同的身体特征,比如肤色”。不过,调查报告并没有说明受访者中有多少黑人。

欧盟基本权利署(多语)外部链接也收集了有关欧盟种族骚扰问题的大量数据,其第二次欧盟少数民族和歧视调查(EU-MIDIS II,英)外部链接中显示,“在欧盟禁止歧视法律通过了近二十年之后,非洲人后裔仍要面对普遍且根深蒂固的偏见和排斥”。

该项研究是建立在对12个国家的5803名非洲人后裔所进行调查的基础上。总体而言,30%的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五年中至少经历过一次种族歧视骚扰。在个别国家的调查结果中,这一比例介于63%(芬兰)到20%(马耳他)之间。与瑞士相邻的德国和意大利均为48%,奥地利为37%,法国为32%。

欧盟基本权利署还指出,“极少人会向任何政府机构报告此类事件”。有30%的人表示在调查前五年内曾遭遇过种族歧视,然而只有14%的人曾向有关部门报告他们最近一次经历的此类事件。

不管出于种族主义的嘲讽或歧视行为,在瑞士出现的频率如何,实际数据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肯定了我朋友的观察结果--此类事件并非少见。

仗义执言

根据我的经验,当典型的保守瑞士人发现有人违反了社会规范时,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指责那些人。随意乱扔垃圾?或者,忘记把烘衣机的过滤网清空?很可能有人会因此打电话给你,而且理直气壮!

而另一方面,我的黑人朋友和同事的经历也表明,当瑞士人观察到所谓的“种族微歧视”(英)外部链接事件时,他们作出反应的可能性较小。种族微歧视是指“通过有意或无意的短暂交流,某个目标人士收到了带有敌意、贬损或者负面的信息,而原因出于他属于某个遭鄙视贬斥的群体”。

为何瑞士人对于乱抛垃圾与微歧视的反应之间存在着如此明显的差异?我猜测这可能有许多社会、文化和历史原因。我并不是指瑞士人比其他国家的人更加种族歧视,正如前述EU-MIDIS II研究发现的那样,欧洲各地的种族歧视状况都是令人沮丧的。

此外,文献表明,像瑞士这样富裕、教育水平高的国家,微歧视行为更有可能是无意识的。它们通常是隐性偏见的产物,是人们在不由自主的情况下产生的,并不带有个人意识。我无法想象,那位苏黎世机场的航空公司员工自己会意识到,“我整治黑人的机会来了”。

正因如此,我认为,无论那些传递敌意或贬损言语的人是有意还是无意,重要的是我们要仗义执言。在机场那件事里,对于那名员工为何挑选出两名黑人旅客,我看不出这里面存在着客观原因。

或许有些天真,当时我希望,我们的简短对话能够促使这位每天面对各类人士的航班员工反思她对非白人的态度,并且将来能在三思之后,才去找那些毫无异常之处黑人的毛病。

在准备这篇文章时,我在网上发现了关于如何应对不同形式的微歧视和偏见的大量内容。读过这些内容之后,我希望自己能以不同的方式来处理机场的状况。这名航空公司员工觉得我的批评完全是毫无来由,她的言行让我感到很吃惊,所以当时我挑战她的方式可能太严厉了。

  • 使用冷静且中立的表达:“对不起,我注意到......”
  • 勿将意图与影响混为一谈:“我觉得你没有意识到,但......”
  • 促进同理心:“如果......,你会感觉如何?”

幽默或轻微讽刺往往有所帮助,例如,“你说黑人懒惰是什么意思?就像塞雷娜·威廉姆斯(或Tidjane Thiam,瑞信的黑人CEO)比不上罗杰·费德勒(或Sergio Ermotti,瑞银的白人CEO)勤奋么?“

因此,如果你看到了歧视行为,请用轻柔但坚定的语气说出来。这可能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但这会减少对有色人种的部分蔑视或怀疑行为,在这个美好的国度里,他们不幸地经常会遭遇这类事情。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观点。


(翻译:谢静雯),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