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黄思泓作品 海之恋

(黄思泓)

夕阳下,远在瑞士千里之外的红海正值暖冬,海滩上没有了游人如炽的景象。爱琳早在圣诞节前就来到了这里,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她总是在海边静静地坐着,默默地注视着远方,夕阳下红海显得格外的美丽和宁静,远处不时看到一叶风筝在晚霞染红的海面上飘荡,爱琳忧伤的心也随之而飘荡。这里曾经有过许多属于她的美好回忆,然而今天,自从半年前她把罗尔夫的骨灰撒在这里以后,红海便成了她一个挥之不去的痛,一个魂牵梦绕日夜思念的天堂。

爱琳是先生的姐姐,是个高大而热情开朗的女人,喜欢剪着一头酷酷的短发并染上炫炫的颜色。罗尔夫则是个温和腼腆的男人,个子不高,精瘦,脸上常常挂着阳光般的微笑。记得初次见到他们是在五年前的一个秋天,那时候的我刚拿到旅行签证第一次到瑞士看望当时还是男朋友的夫君。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罗尔夫和爱琳热情的邀请我们去做客。进门的第一件事他们按照了瑞士人的习惯带我一一参覌了他们的房子,那是一个布置得极其温馨的家,家里还有个鸟语花香的庭院,庭院有个传统的木炭烤炉,那天他们就用烤炉给我们精心制做了意大利风味披萨,印象中这是我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的披萨,香脆的薄饼配上浓郁的马苏里拉奶酪和各种馅料,那特有的香味,至今偶尔还会在心中飘起。

爱琳和罗尔夫是一对没有血源关系的远房表戚,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据说当年他们曾经很相爱,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无奈地分了手并各自先后有了家庭,然而他们婚后各自的生活都不如意,若干年后,俩人先后离了婚.

离婚后的爱琳用她微薄的收入艰难的抚养着两个年幼的儿子,前夫据说是个自私吝啬而毫无责任感的男人,离婚后除了支付一点可怜的抚养费外,对前妻和孩子不再有任何过问,形如陌路人。凯琳在家开了个理发店,同时还接些缝补裁剪的活儿,但收入还是很微薄,她面临着经济和孩子的抚养教育问题,为此她常常感到内疚和力不从心,尤其是对大儿子凯特。凯特在出生时因脑部缺氧导致一系列后症状最终造成了严重脑瘫和肌肉萎缩,生活不能自理,没有任何语言思维能力;因咀嚼和吞咽问题,只能靠输营养液来维持生命。尽管如此,在爱琳眼里,凯特和别的孩子没什么两样,她甚至觉得他应该比别的孩子得到更多,所以她总想方设法为凯特做到最好。我到瑞士的这些年,几乎每年都和先生去参加爱琳为凯特举行的小型生日趴,受邀的家人和朋友会给凯特带来一份小礼物和生日卡,未了轻轻在他耳边送上几句温馨的祝福,还有一个小小的拥抱和亲吻,这时候人们的眼里满满是爱意,而非怜悯。好几次一瞬那,眼泪会从我眼中夺眶而出。这是一个何等脆弱而不堪的生命,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只能永远躺在床上度过他一生,但这并不影响他享有一个正常孩子应有的快乐幸福和尊严。在他们的眼里,每一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去尊重,哪怕是一只流浪猫流浪狗;对待越是弱小无助的生命,他们越是有一种以生俱来的怜惜与关爱,他们会毫无吝啬的奉献出自己的爱,这就是传说中的瑞士人,高冷孤傲的外表下有着一颗高贵的心。

罗尔夫与前妻也育有一女,但离婚后偏执的前妻就带着女儿消失无影无踪从此不再有任何音讯,罗尔夫为此曾经很消极很颓废。但他知道爱琳也在困境中挣扎时,他决定振作起来,他觉得有必要去为爱琳做些什么,于是他去探望她们,并倾尽全力去帮助她们…  渐渐的,两颗孤寂而相爱的心在几经磨难后又重新走到了一起。

罗尔夫和爱琳重新在一起并没有再婚,而只是同居了。这种情况在瑞士相当普遍,许多伴侣同居一辈子却不结婚,一方面是因为在瑞士结婚和离婚有着同样昂贵的代价,据说结了婚的伴侣很多时候税收会增多而养老金会减少…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许多超然脱俗的瑞士人眼里,他们认为爱情不需要用一纸婚书来维系,他们只要爱就会爱得很纯碎,不带一点世俗的东西,一如罗尔夫对爱琳的爱。虽然他们分开了多年,虽然她已不再年轻,虽然她还带着两个孩子,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她的爱,罗尔夫对爱琳的爱仍然一往情深,他喜欢她的真与善,乐观与坚强。罗尔夫对爱琳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致,他把她的两个孩子也视为己出。常常的在天气好的时候,他会带着爱琳和孩子们去户外散步,有时还特意租上一辆大大的房车带着母子仨去邻国旅游,家人常常收到爱琳在旅途中发回来的照片,照片中只见罗尔夫时而在抱着凯特上车,时而在推着凯特和小儿子艾伦有说有笑,而爱琳则在一旁用幸福的微笑看着他们。

这样相依相伴的日子他们走过了十年。这期间艾伦已从职业学校毕业并有了工作,凯特也进了护养院享受特有的护理和照顾,爱琳和罗尔夫只需要在周末和节假日的时时候接他回家就好了,相对的他们的日子比以前轻松了许多,他们开始在规划他们的未来。罗尔夫在3年前受先生的影响接触到了风筝冲浪,这是一种充满了挑战和刺激的水上运动,罗尔夫在红海上了一节课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这种运动。罗尔夫很久享受在大海驰骋冲浪的感觉,他对大海有着一种莫名的归宿感。在他的影响下爱琳和艾伦也对冲浪很感兴趣,他们甚至计划若干年退休后带着孩子去红海定居。

对于未来,罗尔夫和爱琳充满了期待与憧憬。

那年今日,愿做双筝比翼飞。

那年今日,愿做双筝比翼飞。

(黄思泓)

然而不幸再次降临到这个家庭。有一段时间罗尔夫总感到身体不适于是去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是他患上了肾癌!那是一种罕见的恶性肿瘤,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医生断言他的生命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面对突如其来的噩讯,爱琳痛不欲生但她知道她必须坚强,她必须全力以赴和罗尔夫一起对抗病魔。而那时候的罗尔夫已经极其淡定,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他甚至和爱琳开玩笑说,如果上帝让我先走一步,那一定是它认为我该去天堂好好挣钱了,等以后你们来了也就可以衣食无忧了。爱琳则笑着答他,是的,我不会让你逃掉,下辈子你还是属于我的。… 有一天先生回家告诉我,罗尔夫决定去红海冲浪,他不想让自己最后的生命耗尽在无望和没完没了的治疗中,他要去冲浪,直到生命最后的一刻。… 先生告诉我这番话时眼圈是红的,他说他理解罗尔夫,如果是他,他也会那样做的。听完,我只有嘘唏,只有无语。

生命的尽头,如何走得更有意义更有尊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不同的选择。在瑞士,在我们的身边有着这样一群的朋友,他们喜欢冲浪热爱冲浪并把冲浪视为他们生命重要的一部分,他们会用生命去谱写他们的梦想,一如罗尔夫。

然而很遗憾的是,罗尔夫这个愿望没能在生前实现,癌细胞在他身体不断的扩散并且势头迅猛,他不得不留在医院接受一次次化疗,化疗的结果不仅杀伤了癌细胞,同时也让他元气大伤,他变得更加脆弱不堪,在和病魔顽强地抗争了近9个月,罗尔夫离开了人世。

两个月后,爱琳带着罗尔夫的骨灰来到了红海,她把它撒进了大海,罗尔夫实现了他的愿望,他在大海长眠了。

这世间有一种爱叫情深似海,它犹如大海热烈而奔放,深沉而宽广。

之后的半年,爱琳三度飞往红海,她找到了罗尔夫的冲浪教练上了几节课后便开始了她的冲浪生涯,她用的那套风筝,正是罗尔夫生前用过的。

远方的海面,依稀还飘着几许风筝,红的蓝的,绿的紫的,忽远忽近,恍若隔世。

(黄思泓)

*本文中的人物均属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海之恋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