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雇人收集签名


直接民主可以用金钱购买吗?


作者:Thomas Stephens


 另外1种语言  另外1种语言
历史回顾:在苏黎世,人们为“禁止越野车”动议收集签名。 (Keystone)

历史回顾:在苏黎世,人们为“禁止越野车”动议收集签名。

(Keystone)

在公民动议对政治举足轻重的国家,雇用专门人员收集请愿签名仍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您需要一定数目的签名吗?我们可以进行一次试验,看看到规定日期,我们是否可以递交足够数目的签名,事成之后您再付款。”

这是Büro für Politisches(政治议题办公室)-伯尔尼一家公关公司网站上的信息,该公司会派出一些专业收集签名的年青员工到公共场所,就一系列议题请求过往行人提供姓名与住址,每收集到一个签名,他们赚取1-2瑞郎(约合1.10-2.20美元)。

在瑞士,任何个人或者团体都可以发起动议,只要动议发起人在18个月之内收集到10万个有效签名,就可以促成全民投票来修订宪法(参见框内信息),2009年提出的“禁止修建伊斯兰尖塔”动议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事实上,尽管公民动议对国家政治的影响愈加深远,但是全民公投中通过的动议却屈指可数。在过去的40年里,约有半数左右的动议在规定时间内收集到了足够的签名,因此得以进行全民公投,但是在这121项有幸走到公民投票箱的动议来说,最终通过的只有11项。

挑战

实际上,收集到10万个签名不仅耗时,而且从经济角度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甚至对于各大政党来说也是如此。据估计,要想在有限时间内收集到足够的签名,所需工作时间就长达5’500个小时,耗资高达50万瑞郎。

因此,各个政党尽可能地自己收集签名,但是,当时间紧迫或者签名收集工作停滞不前时,他们就会考虑公关公司的帮助。

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绿党(Greens)、新自由民主党(Radicals)以及瑞士人民党(Swiss People’s Party)都曾雇用过专业收集签名者(参见框内信息)–尽管这完全合法,但是要想让政客们就此发表看法,那几乎和收集签名一样困难重重。

“大多数客户担心,如果人们知道动议发起人雇人收集签名,那么他们提出的动议似乎就不太光彩。”Büro für Politisches公关公司的一名职业收集签名者Lukas Hard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政客们]仍旧希望人们认为瑞士有世界上最好的民主,如果承认为收集签名而付钱的话,他们今后就不可能继续这样标榜。”

并非问题

苏黎世大学(Zurich University)宪法学教授、民主中心研究所(Centre for Democracy,总部设在阿劳)主任Andreas Auer表示,这对直接民主并未构成问题。

“直接购买选票是一种犯罪行为,如果我付钱给某个本来支持Z的选民,结果收了我的钱后他投了X的票,我的做法就负有责任。但是,如果雇用他人收集签名,这种购买选票就不可同日而语,这对直接或间接民主不会造成任何问题。”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人们通常不知道收集签名的人是受雇于人,但是即使他们知道,这也不会影响他们签与不签的自由。”

许多人愿意认为,直接民主凌驾于金钱之上:在当今世界,金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但是肯定买不到民主,他们的想法天真吗?瑞士的直接民主可以用金钱购买吗?

“金钱可能会起到一定作用,但很难起到决定作用。”Auer表示。

“但是,谁会挺而走险去证实金钱可以左右民主呢?不要低估了人们的智慧,如果公众意识到有人利用大笔资金试图操纵选举,结果很可能事与愿违……”

大量购买签名

然而,并非只有政客们去购买签名,排在Migros和Coop之后的瑞士第三大超市-折扣零售商Denner曾经承认,1997年,他们为两项动议大量购买签名,这引起了举国上下的关注。

Denner曾雇用300人,在几周之内收集到25万个签名,他们发起的两项动议后来均被选民否决,但是辩论却由此拉开帷幕。

两年之后,瑞士工会联合会(Swiss Trade Union Federation)承认,他们为发起的一项动议所收集到的每个签名支付1.5瑞郎。

这一事态的发展引起了瑞士国会的注意。由于担心“直接民主受到购买”,2001年,联邦院委员会起草了一份动议,呼吁联邦委员会斟酌“在国家和州一级选举中,雇人收集签名是否应该受到惩罚。”

但是,联邦委员会对此却并未表现出担忧,“禁止雇用他人收集签名可以说是对公民动议权和全民公投法的一种约束,也是对公民行使合法权利的一种干预。”该委员会在报告中指出。

“强制禁止很难得以实施,”Auer补充说,“工会雇员或者是某个党派的秘书收集签名没有直接收到报酬,但是他们利用工作时间却领取薪水,这又怎么解释呢?”

政治信仰

Harder解释说,大多数签名收集者都很年轻–年龄介于20到25岁之间–但是他们的工作目标却是各个年龄段的公民。

“我们会尽力争取那些对政治不太在行的人,”他说,“这点听起来似乎自相矛盾,但是这在街上的确卓见成效。瑞士仍有许多人对政治不感兴趣,他们随手就会签名,而要想说服别人则浪费很多时间。”

收集签名的速度取决于动议主题、天气以及场所,“如果在人流攒动的地方或者在购物中心,那就远不如找一个公园,但是每小时我们大约会收集10-25个签名。”

那么他是不是所有动议的签名收集工作都会接受呢?“当然不是,我也是国民院(House of Representatives)的一名候选人[在下个月的选举中,我会作为无党派人士进行参选],我有自己的政治见解,我不能违背自己的信念,因此,对于有些动议的收集签名工作,我会说,‘很抱歉,这份工作我不能接受’。”

直接民主

选举对于瑞士人的生活至关重要,任何瑞士公民都可以提出一项动议来修订宪法,但是要想让全国人民对其进行公投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如果在18个月之内,能够收集到支持修订宪法的至少10万个签名并递交联邦秘书处(Federal Chancellery),发起人就可以促成全民投票对动议表决。

接下来,联邦委员会对这一动议进行讨论,在一年之内必须表明立场,然后将讨论的具体结果呈报给国会,国会对动议进行探讨之后,会向民众和各州提出通过还是否决动议的建议。

一项人民动议除了需要大多数选民的赞同票之外,还需要26个州中多数州的支持才能成为法律。

国会制定的法律出台之后,如果公民对其存有异议,只要在100天之内收集到至少5万个签名,就可就该条法律发起全民投票,和人民动议不同的是,全民公投只需要多数选民的赞同票就可取消该项法律。

各个党派的反应

中间偏左党派社会民主党发言人Andreas Käsermann证实说,他们曾经雇用一家公关公司为提出的“洁净能源科技”动议收集签名–本月初已经成功地将这些签名递交到联邦秘书处–但是,他坚称大多数签名都是党派成员自己收集的。

他还表示,在宣传活动接近尾声的时候,雇人收集签名十分正常。

几个星期以前,巴塞尔乡村州(Canton Basel Country)的绿党雇用了专门收集签名的人为他们提出的“支持可持续并且资源有效性经济”动议收集过签名。

但是,这种做法未能得到绿党总部的赞同,“雇人收集签名不是绿党的策略,”该党派秘书长Miriam Behrens指出,“如果我们付钱雇几个人来收集签名,那么我怎么能够鼓励我们的党员无偿付出呢?”

右翼政党瑞士人民党秘书长Silvia Bär也承认,“在极其个别的情况下”,曾经雇用他人收集签名,但是他不愿对此作出更多评论。

这种情况对于中间偏右党派瑞士新自由民主党也是如此。“在小范围内,我们会雇用几个人帮助收集签名,”该党派发言人Noé Blancpain说。

“新自由民主党人无意也没有资金雇用他人收集大量签名。”

中间偏右党派基督民主党(Christian Democrats)和自由绿党(Green Liberals)均表示,他们在收集签名工作中没有资金投入。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及通讯社



链接

×